-

“我去!”

柏耀陽嚇得臉色慘白,手忙腳亂。

男人本想將車移開,結果忘記換擋。

超跑的引擎聲嗡嗡響起,車輪打磨地麵冒起了白眼,然而車子卻一動未動。

“你乾嘛呢老公,快開車,開車啊!”

溫靜怡都快被嚇死了,抓著男人的胳膊劇烈地晃動著。

“這他媽的,溫寵兒真是不要命了,她就是個瘋子瘋子!”

男人被溫靜怡晃回幾分理智,鬆開油門,調換了檔位。

可惜,一切都來不及了。

“Dua

g”地一聲,勞斯萊斯撞上超跑的側身,嚇得溫靜怡瘋狂喊叫:“老公,老公,快救我,我還不想死啊!”

“這他媽的,這他媽要怎麼辦?”

男人嚇得手足無措,徹底慌了神,連油門和刹車都分不清了。

勞斯萊斯車內,寵兒目睹一切,淺淺彎唇:“繼續,陪他們玩玩。”

“是!”

負責開車的司機重重地踩下油門,勞斯萊斯頂著超跑一路向前。

金屬摩擦金屬產生了火花,超跑車內的兩人嚇得狂喊亂叫。

“停下,你們他媽的給我停下!”

“老公,老公,我們是不是要死了,我還不想死啊,你趕緊想想辦法啊!”

“我他媽能有什麼辦法,她溫寵兒就是個瘋子,你他媽的就會給我惹事!”

“我怎麼惹事了,你怎麼不說你慫呢,你剛剛要是把車開走,就不會發生這事了!”

“你他媽還來勁了,要不是你去招惹溫寵兒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!”

車內的兩人就快打起來了。

可超跑依舊被頂著向前移動。

勞斯萊斯車內,負責開車的保鏢見前方冇有多少路可走了,不得不詢問道:“溫小姐,把他們堵到牆角嗎?”

“當然不,撞翻它!”

寵兒毫無猶豫地做出迴應。

換成當年柔弱無助的她絕對做不出這麼狠絕的事情。

可是現在,她絕不會心軟。

對付這些人渣也不需要手軟!

“好的,你們坐好了!”

負責開車的保鏢換上倒擋,將車倒出兩米左右的距離。

超跑車內的兩人還以為得到瞭解脫。

溫靜怡拍著胸口歎息:“嚇死我了,真是嚇死我了。”

“怎麼他媽的不把你嚇死!”

從來冇有如此驚慌過,柏耀陽瞪著女人恨不得把對方掐死。

都是因為她,我才丟失了顏麵。

“哐——”

就在兩人互望的時候,勞斯萊斯再次撞了過來。

車內的兩人隻感覺一陣天旋地轉,超跑被掀翻在地。

溫靜怡被卡在車門處動彈不得。

柏耀陽還壓了過來,差點壓斷她的肋骨。

“你滾啊,你滾開啊,你壓得我好疼!”

女人驚恐無邊的尖叫著,差點震破男人的耳膜。

柏耀陽氣得破口大罵:“你他媽給我住嘴吧,我他媽要往哪裡躲,我現在動都動不了!”

“可是你不挪開,我會被你壓死的!”

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

車內的兩人交疊在一起,根本分離不開。

安全帶勒在柏耀陽的腰間,幾乎要將他攔腰截斷。

勞斯萊斯車內。

負責開車的保鏢看向寵兒詢問:“溫小姐,我要離開嗎?”

“走吧,好戲該散場了。”

寵兒將視線瞟向車窗外,眼底一片冷漠。

當年溫靜怡命司機撞她的情景浮現在她的腦海中。

她不自覺地握緊雙拳,眸光越發冷凝。

對敵人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傷害,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軟弱無能的溫寵兒了。

這次回國,她就是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