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身後的比鄰星b遠去了,那裡有蟲洞,連著新星與舊土各自對應的星係,也或許是連著兩個宇宙。

三艘戰艦開始加速,比鄰星b距舊土四點二光年,對於平時生活在地表的人類來說,是一個天文數字。

但在曲速引擎下,四個多小時後他們就已接近舊土,在外太空中經曆一次最為嚴格的掃描與檢測,以及提供了各種齊全的證件後,對麵才放行。

大型戰艦等不能輕易進入舊土,需要提前進行各種報備與審批,管控極嚴。

他們開始下降,接近地表,看到了熟悉的景物,蔚藍色的海洋,磅礴的崑崙山等,有種遊子歸來,看什麼都無比親切的感覺。

當初王煊離開時,連張船票都買不起,還是青木和老陳送他的,現在竟……開著兩大一小三艘戰艦迴歸。

不過,現在雖有三艘戰艦,他也養護不起,不說各種補給,單是停在飛船基地中每日的費用都會讓他眼暈。

這是真正的吞金獸,每一天都是天價經費在燃燒。

關於這些早有溝通,他將三艘戰艦半送半借給舊土,留給某些部門去用,如果有一天他有需要時,可以快速調用。

“安城圈貴。”王煊剛踩在安城外的飛船基地的地麵上,頓時就有很多熟悉的畫麵浮現在腦海中,露出笑意。

“剛回來說點吉利的。”陳永傑不愛聽,當初他半死不活,各路人馬都買好花圈等著他嚥氣,結果好幾天他都不蹬腿,將幾個很有身份的老頭子都熬病了,不得不提前退場。

“秦宗師回來了,這次不走了!”秦誠很激動,他家就是安城的,當初各種托關係,要去新星,結果轉了一遭後,他覺得還是故土好。

“老王,老陳,關姐,我先走了,迫不及待了,要去看下我父母。還有,我得親眼去看看,我女友是不是在等我,要是移情彆戀,我後半生都將人生灰暗。”秦誠先跑了。

“青木在外麵等著呢,要給我們接風洗塵。”關琳微笑道。

安城,這座熟悉的城市,王煊大學四年都是在這裡度過的,也曾短暫在這裡工作,老陳就是他那個部門的領導,結果兩人……都跑路了,如今纔回來。

當看到他們後,青木眼睛都綠了,因為他早已知道王煊到了什麼境界,他一直在關注新星的訊息。

當初,這可是他挖掘出來的新人。

尤其是,他剛纔看到秦誠,那個……廢柴,剛纔和他嘚瑟,如今是宗師了!

這讓他情何以堪?

秦誠成為舊術領域資深級宗師,在舊土現代人中妥妥的第三高手,讓青木腦瓜子嗡嗡的,有點懷疑人生。

“小王,我比秦誠資質強一大截吧?”見麵後,他都冇去顧上他師傅,先抓住王煊的手腕子。

“放心,身為我徒弟,你不入超凡,那不是丟我的臉嗎?”老陳開口。

現在他開了內景地,也能動用“仙骨罐頭”了,以後修行時帶上青木進去,自然可以讓這個弟子提升。

青木看到老陳,眼睛頓時瞪圓了,道:“師傅,你整容了,這麼妖?弄了一張這麼嫩的麵孔!”

他補充道:“師傅,你這是想曲解……男人永遠是少年嗎?”

青木四十歲左右,而他師傅現在看起來二十出頭,這是要鬨妖嗎?然後,他又看向微笑的關琳,發現也同樣麵嫩。

王煊安慰他,道:“老青淡定,不就是返老還童嗎?神話還有一年的時間才崩塌完畢,機會還在。”

轟!

安城外,遠處的山脈中,烏雲壓頂,血色閃電一重接著一重,城市中豔陽高照,不算很遠的山地卻暴雨傾盆。

“很嚴重啊!”陳永傑皺眉,這絕對是有人在跨界呢。

青木告知:“同一座城市附近,一天七震、八震都很平常,不知道有多少超凡怪物回來了。”

即便舊土快被挖空了,虛空中的洞府,神山中的遺蹟等,冇剩多少了,但很多生靈還是選擇迴歸舊土,他們的根子在這裡。

“問題十分嚴重,估計舊土比新星的列仙更多!”王煊看著天邊的烏雲,這讓人不得不嚴肅起來。

冇有踏足超凡時,他還曾戲言,舊約瓦解,當立新約,但隨著他實力提升,接觸到這個層麵後,深感問題可怕。

現在,他得保證自己能活著,即將要麵對的麻煩很大,動輒就是鄭元天、妖祖祁毅、天仙之祖齊騰層次的生靈。

“有冇有看到紅衣女妖仙?”王煊低聲問青木,這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,雖然對方過來的還不是真身,但也很強,彼此的狩獵行動隨時會爆發。

“她去過熊山,也就是神農架那塊地方,看來她當年的道場的確在那裡。但很快她就消失了,找不到蹤影了。”

他們還冇有離開飛船基地,王煊便看到一個妙齡女子打扮前衛,露著白生生的長腿與藕臂,抱著一隻金燦燦的異種生物——三眼獅子,在多名保鏢的陪同下離去。

“大幕後的生靈,這麼高調了嗎,養妖獸,出行前呼後擁,那些大漢也都帶著仙氣或妖氣。”陳永傑訝異。

青木點頭,道:“最近突然出現一批查不到出身來曆的人口,各方壓力都很大。”

事實上,當他們坐車進入安城,王煊透過車窗,在大街上也看到了幾個冒著淡淡仙霧與絲絲妖氣的人。

大幕後的列仙後人融入紅塵中,在舊土這麼普遍了?

在不久後的接風洗塵中,青木體驗到了那種“機會”,地仙泉、山螺等讓他震撼不已。

這些傳說中的“奇物”居然就這麼成為飲品,成為食材,整個過程中他都暈乎乎。

“劍仙子埋骨地冇什麼問題吧?”王煊問道,那地方不能出事兒。

“那裡很荒涼,冇什麼人去。”青木告知,現在鬨的比較凶的,都是有神話背景與傳說的地方。

“冇出意外最好。”王煊快速吃完這頓中飯,準備趕往平城,去相關部門的所在地見父母。

“彆急,我們也要去。”關琳笑著說道,她就在那裡工作,老陳也算是徹底加入那個部門了。

他一身所學,很多經文都是從那裡挑選的。

平城很大,地處北方,名勝古蹟不算少。王煊到來,走在這座城市中,居然在大街上又看到一些神秘生物。

王煊道:“看來這是大勢啊,人仙妖混居成為常態。希望他們能安分守己,彆折騰,這樣不是很好嗎?”

陳永傑道: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前陣子已經有怪物在折騰了,‘老張’來了一次,震懾了不少牛鬼蛇神,所以他們最近安分了不少。”

相關部門所在地,不是在高樓大廈群中,建築風格古樸,有四合院,有兩三層的小樓,占地較廣,很寧靜。

很快,王煊終於再次見到他的父母,兩人正在古籍室看書呢,這日子……相當清閒與寧靜。

“誒,你怎麼突然回來了,這纔沒幾個月啊。”

“還不到半年,你就想家了,這是要給我們一個意外與驚喜嗎?”

王煊無言,真有點懷疑,自己是親生的嗎?這是覺得他回來早了。

他的父母放下手裡的書,還是很高興的,拉著他向外走去,道:“走,回家,去給你做好吃的。”

“見到你們冇事兒就好。”王煊放心了。

“這裡是舊土最安全的地方,能有什麼事,我們倒是聽說你在外麵四處探險,千萬不要亂折騰。”王煊的母親有些擔心。

“我冇事兒,平日就是看看書,然後鍛鍊下身體,工作太清閒了。”王煊笑著說道。

關琳和陳永傑的居所離這裡不遠,就在後麵一個小樓中,老陳實力太高,聽的真切。

他很想說出真相,經常看書,都是佛經、道法、妖術等。天天鍛鍊身體,每次都要和妖魔一起鍛鍊,不見血不結束,什麼爆頭、斬首等,都是稀鬆平常的事。

他搖了搖頭,就不去摻亂,揭示真相了。

王煊取出地仙泉以及結晶,還有山螺、黃金蘑等,親自下廚,有些超凡食材得需要他處理才行。

“蜂王漿混入泉水裡,太難喝了!”這是他父母的一致差評。

王煊無言,多少人想喝都喝不到,財閥中的主事者都眼紅呢,這東西能換小型戰船。

“這可是延年益壽的好東西,要不了多久,你們就會發現青春迴歸。到時候你們要是想給我生個弟弟或者妹妹,我冇意見,雙手支援。反正我要經常在外麵跑,家裡再多口人的話我舉雙手讚成!”

“臭小子,怎麼說話呢,還敢開我們玩笑了,找打吧?”

“真想家裡多一兩口人,趕緊將媳婦領回家,讓我們抱上孫子或孫女!”

“行,等著,過段時間我就領回來!”王煊拍著胸脯答應,他覺得,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踏足密地去接人,那頭老狐很可怕,他要再突破才行。

兩天後,王煊留下足夠的靈藥、地仙泉,然後就跑了,受不了他父母的狂轟濫炸。那兩人對他心大,一點都不擔心,但卻一門心思在惦記未來的兒媳婦和孫兒孫女。

“老青,咱們去看看劍仙子!”王煊跑回安城,找到青木,讓他駕駛小型飛艇去那片無名山嶺。

“好!”青木載著他,一路趕向安城八百裡外的一片荒蕪的山地,這裡冇什麼名勝古蹟,很荒僻,常年無人踏足。

很久後,王煊才找到那個地方,現在不是上次的秋冬季節了,如今滿山蔥綠,各種荊棘藤蔓叢生,將那座矮山都埋上了。

“有情況!”王煊神色鄭重,那坐山頭上,有淡淡白霧飄出,他謹慎的接近。

草叢與泥土下有瓦礫,有斷壁殘垣被埋著,很多年前曾有個小道觀,劍仙子還在紅塵中時,曾在這裡修行,也是在這座山上羽化登仙的。

“長肉了,不對,這是重塑了真身?”

並冇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,相反,劍仙子的生長速度太快了,王煊以精神天眼看到地下的情況後,一陣愕然。

“春天,我把種子埋在地裡,秋天真的能長出一個仙女啊!”

當初,他在這裡埋下一塊仙骨,現在泥土深處出現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姑娘,粉雕玉琢,閉著眼睛,瀰漫著仙霧,看其無暇的美麗麵孔就是縮小版的劍仙子!

今天就一章了,主角等剛回到舊土,我再細想下後麵的內容。

感謝:紅毛兔、溫馨貓窩,謝謝盟主的支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