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儒雅男子二十七八歲,英俊燦爛,疑似老張的他,此時居然如臨大敵!

這就驚人了,他是什麼身份地位?竟在緊張!

這要是傳出去的話,會引發巨大波瀾,同時會讓人跟著驚悚!

儒雅男子盯著銘刻著神秘符號的銅鏡,在那當中像是有什麼東西極速劃過,快的讓人看不清。

“上仙,該不會是你的對頭吧,有蓋世妖魔跟過來了?”秦誠開口問道,他寒毛倒豎,感覺不妥。

他和王煊混在一起,深知王煊口中的老張是誰,尤其是兩人在新月上的道教祖庭時,王煊可是冇少唸叨老張!

儒雅男子神色鄭重,身體散發淡淡仙氣,眼中有黃金符號亮起,盯著古樸的銅鏡,那裡照出了什麼。

一道又一道赤線在鏡麵上劃過,像是細密的紅色閃電交織,又像是殷紅的血絲蔓延,讓人分辨不出是什麼。

“不好對付!”男子看向銅鏡,皺著眉頭,身體坐的筆直,徹底放下酒杯

王煊動容,眼前的男子若是張道陵的話,這麼嚴肅,如此認真對待,那個生物得多麼的強大?!

道教創始人的敵人,那必然是絕世妖魔。

不然的話,一般的神魔、妖仙等,誰敢臨近老張?隔著數百裡就嚇跑了!

王煊即便冇有精神出竅,也有精神天眼的部分能力,盯著鏡子中的畫麵,他終於看清了。

他眉頭深鎖,神色凝重,那是一道紅色的身影,速度太快了,留下無數道殘影,在夜空中交織。

她在做什麼?她的軌跡就是鏡麵上這些赤線,殷紅的紋理,就是她橫空而過的畫麵!

“超凡世界崩塌,她在嘗試,想啟用超凡規則。”男子說道。

王煊頭大如鬥,後背都在冒涼氣,是那個想給他跳舞的人出現了嗎?可是,他還冇有做好準備欣賞呢!

或許,確切的說,不是那個人想給他跳舞,而是要過來收拾他了,絕世妖仙降臨,有幾人可擋?

王煊最近很猛,但是,還不想與這個級數的生靈對抗呢。

“老張,你得罪的人似乎極其厲害,你這是在什麼年代惹下的大敵,我看你身體都繃緊了,你該不會降服不了她吧?”王煊問道。

秦誠有些眼暈,心說,你還真敢喊他老張啊。

王煊解釋道:“上仙,對不住,我那是為了表示親近,一時間喊順口了。”

男子瞥了他一眼,並不在意,反倒說道:“鏡中的絕世強者,和我雖然交過手,但這次卻不見得是要找我。”

老張果然猛啊!王煊心中驚歎。

他深知那女人的厲害,那是可以橫行多重大幕的存在,屬於絕世強者之一!

那女人從古殺到今,在爭奪養生爐時,曾親手擊斃過某層大幕中的霸主,純粹以潔白的拳頭轟碎。

不過,他又反過來想,老張的身份地位這麼高,理應很猛,反倒是因為老張,突顯了那女人的強大。

儒雅男子看他走神,提醒他道:“她大概率是找你的。”

“上仙,我這種無名小卒,怎麼可能被她知道,這是衝著你來的,早做準備,不要輕敵!”王煊鄭重地勸道。

男子笑了,相當的英俊燦爛,晃的周圍一些女子都有些移不開眼,向這邊望來。

蘇嬋開口道:“兩位,你們都仙氣飄飄,注意點影響。”

她與孔毅、周坤等還不知道男子的真正身份,雖然好奇,但也談不上敬畏。

“你不認識她?和她那頭白虎動過手吧?”男子笑道。

王煊一聽,頓時明白了,這位對他的經曆很清楚,再狡辯與不承認就冇意思了。

但他很平靜,道:“上仙,你不解決掉她,我怎麼接引你?”

“你也不用擔心,她的真身還在大幕後。”儒雅男子開口。

忽然,他又皺眉了,再次嚴肅了起來,因為又通過鏡子感覺到了威脅,另一位絕世生靈出現!

他晃動銅鏡,稍微移動軌跡,發現在距離紅線不遠處,有白光浮現,接著在他搖動時,鏡麵上的景物稍微清晰了一些。

那是一個白衣女人,淩空而立,通過鏡麵朝著他們微微一笑,絕世傾城。

“這女人……真美!”蘇嬋自己也算是漂亮的年輕女子,但是看到鏡中飄在夜空中的女人後,還是覺得太美了,無比驚豔。

孔毅歎道:“上仙,這就是古代的女仙之一?真是超塵脫俗,風華絕代,這種人也要謫落人間嗎?”

儒雅男子點了點頭,神色凝重,看向王煊,道:“你怎麼招惹的都是這個級數的絕世人物?”

文靜的李清竹,還有略帶憂鬱眼神的周坤,頓時都望了過來,看向王煊,就差說,你可以啊,這是萬花叢中過呢?

“你們想哪去了。”王煊搖頭。

白衣女子毫無疑問是女方士,目前已知,唯一肉身儲存完好的頂尖人物,其實力不用懷疑。

女方士從密地回來了?還是說,這是控製鄭家的那部分精神體?

此外,紅衣女妖仙的部分元神也進入了新星?王煊皺眉,這兩人就在外麵的夜空中?他感覺似乎不應該是這樣。

“她們在外麵的高空?老張,你一個人能對付的了嗎?”王煊問道。

男子沉聲道:“已經走了,剛纔紅衣女子要對你動手,被另一人阻止了。不過,她們剛纔都想……對我出手。”

在場的幾人都無語,心說,這位也不是省油的燈,挺不招人待見啊。

王煊坐在那裡冇動,精神天眼看向窗外。

儒雅男子示意王煊看銅鏡,在當中,有兩道身影遠去,模糊了很久,才又漸漸清晰。

一個紅衣麗人,手持油紙傘,周圍細雨濛濛,她青絲如瀑,眸波醉人,絕世妖嬈,似有所覺,瞥了過來。

另一個白衣女子被月光籠罩,緩緩降落,不染人間煙火,輕靈地落在大地上後,透過銅鏡向這邊看了一眼。

王煊皺眉,這兩個女人居然走到了一起,讓他感覺強烈不安,這可不是什麼好訊息!

儒雅男子看向王煊,道:“看樣子,她們近期就要出現在現世中,準備好了降臨地點,大概就在蘇城。你承諾過,要接引她們回來?”

王煊臉色變了,搖頭道:“冇有!”

事態相當的嚴重了,那可不是一般的仙人!

“你身上問題太多。”儒雅男子再次看向銅鏡中,驚愕的發現,一張又一張枯黃的紙錢在飄落。

他歎道:“你身邊怎麼全都是這麼狠的人與古怪?”

王煊無奈的點頭,看向他,很想說,全是狠人,自然也包括你。

儒雅男子忽然閉上了嘴巴,低頭喝酒,並快速收起銅鏡。

王煊匆匆一瞥,看到銅鏡中最後的影子,他的臉色變了,銅鏡相當的神異,連那種生靈都照出來了?

很快,酒吧門口那裡出現幾個生靈,有穿著宇航服的人,也有坐在黃金獅子背上的人,笑著進入酒吧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