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秘網上,一片熱議,屬於財閥、大機構的特殊圈子躁動,完全無法平靜下來。

“老王把孫榮廷給剁了!”鐘誠失聲叫出聲,實在被驚的不輕。

王煊殺過孫承權、孫承海,老陳殺過孫承明,這些都屬於孫家的嫡係,屬於高層人物。

但是,這三人都冇法和孫榮廷比,他是決策層中的成員,是孫家權勢最大的核心人物之一!

“殺瘋了,不管不顧了,連孫榮廷都被他以飛劍斬首,這件事兒冇完,孫家接下來要怎麼出牌?”連各家一些有實權的中年人都在驚歎。

這件事的影響巨大,超級財閥中的核心強權人物被人殺死,這是二十年來頭一遭,很久冇有這樣的事了。

財閥、大機構中的一些老頭子麵色陰晴不定,他們樂見超級財閥受損,但是如果有人可以輕易斬財閥中的決策者,那就要警醒了。

各家中那些年歲較小的人則熱情高漲,想要修仙,希冀接近超凡,今夜那個年輕的劍仙讓他們心生嚮往。

在這個科技絢爛的時代,如果能夠禦劍飛天,逍遙天地間,一劍斬碎母艦,那種場麵想想就讓他們激動。

“錢老,聽說你和王煊很熟?務必幫我引薦!”有人找到錢安,認為他和王煊關係不錯。

“鐘晴,我想拜王煊為師。什麼,你說有姐妹在打王煊的注意,想成為我師孃?不行!先過我這一關,等我修煉有成,我要來一段師生戀!”

“喂,小晴彆掛斷,其實,是不是你自己……想當我師孃?”

……

王煊進入城市中,殺孫榮廷他一點也不後悔,的確影響很大,在相關的圈子中如同驚濤駭浪般。

他需要控製火候了,不能讓所有財閥都擔心,都要戒備他。

但在此之前,如果冇有雷霆之威,冇有鐵血手段,後麵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。

既要有菩薩低眉之態,也要有金剛怒目之勢,現在他彰顯了強勢的一麵,接下來就要看各方的表現與各自的手段了。

夜空中,幾艘戰艦如同魔影,從天際儘頭趕來,孫家的人從基地調來的戰艦終於趕到了。

恐怖的艦身,像是烏雲般覆蓋在高空中,遮住了部分星輝月光,居然是大型戰艦出動。

孫家動了真怒,接連有重要人物死去,讓他們情何以堪?是他們要殺超凡者,結果自身卻一而再的被重創。

秘網震動,各方的探測器都冇有遠去,依舊在關注呢,更有衛星天網監測,看到孫家這樣出動五艘大型戰艦,全都震撼了。

更遠處,還有小型戰艦排列,護航,所有人都感受到孫家的怒火,這樣打一場戰爭都足夠了。

王煊衝了個冷水澡,換上一身潔白而柔軟的練功服,把玩著黃澄澄的小葫蘆,看著天空中的戰艦群,他神色平靜。

冇什麼好怕的,他在人口千萬級的大城市中,緊臨宋家,那些戰艦敢飽和式洗地嗎?敢血洗這裡嗎?

他認為孫家還不敢這樣發瘋!

他研究黃澄澄的小葫蘆,這東西似乎很神秘,目前他剛琢磨出它部分威能,能夠收現世的人與物。

當被大型戰艦攻擊時,他若是躲在葫蘆中,是否可以避開死劫?不知道這個葫蘆有多強大。

“異寶,的確可以改變戰局!”他有些感觸,慶幸的是,他先後得到兩件極其強大的異寶。

隨後,一盞古燈漂浮起來,懸在他的身前,燈芯火光跳動,映照出朦朧而柔和的光暈,但不夠明亮。

“超物質稀薄了,需要補充了。”王煊望向宋家方向。

在這一戰中,古燈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,如果冇有它怎麼能擊落戰艦?

他對這盞燈抱有極大的期待,內部符文有多層,現在他隻啟用了第一層,就有這樣的威勢了。

事實上,在王煊眺望宋家時,他們也在談論王煊。

“王煊就住在我們隔壁,這是故意的啊,我們成為他的護身符了,孫家彆忍不住直接開火。”

很快,宋家的戰艦升空,各個方向都有,與孫家溝通,無論如何景悅城都不是開戰之地。

氣氛曾一度緊張,但是孫家的戰艦最終離開,他們還冇瘋,終究不敢屠城。

“驚世之戰,我懷疑自己闖進了神話世界中,看到了劍仙對抗各種最新型科技武器,一劍寒光裂蒼穹,斬落戰艦!”

有人在視頻平台釋出影音,掀起驚濤駭浪。

這一次,不止是財閥、大機構這個特殊的圈子的人在秘網觀看大戰,也有其他人動用關係,獲得權限,登錄進來。

現在,有人釋出出模糊的視頻,引爆輿論。

“早先是誰預告的,說今夜還有一戰,居然真的出現了,這是真實的戰況嗎?有劍仙出場,劈掉了戰艦,我去,震撼的我頭皮發麻啊!”

外界,普通人無法登錄秘網,現在有影音流傳了出去,直接引發巨大的轟動。

接著,景悅城本地曾經在高層建築物上拍攝的人,也都紛紛發聲補充,上傳了以他們的視角錄製下的畫麵,不過更為模糊,距離太遠了。

但這足夠了,佐證了之前視頻的真實性。

尤其是,當一位甜美歌星發了一張王之蔑視圖,再發了一張飛劍沖霄而起的圖片後,讓各大平台沸騰了。

有些歌星、名人等動用關係,進入秘網,親眼目睹了這一戰,被震撼的不輕。

他們被警告過,不能發過於敏感的圖片,可即便是一些簡單的飛劍圖、古燈照天穹的畫麵,也依舊引發軒然大波,讓無數人熱議。

可惜,這些影音等都被模糊化處理了,有財閥施壓,不能將戰艦墜毀等清晰的圖片釋出出去。

“我終於知道,在‘三人照片’中,關於那三人是怎樣定位的了,原來如此啊。”有人感歎,像是恍然大悟。

老鐘扛著戰艦跑,寸頭男子手撕最高等級的機械人,而那名神秘的年輕男子站在最高處,什麼都冇有做,隻是微笑著看向他們。

“果然是站在最高處俯視啊!”眾人醒悟,這樣歎道。

……

王煊與老陳通話,以密語交談。

不久後,鐘誠驚訝:“咦,老王聯絡我了!”

他已經給王煊打了多次電話,但那邊一直在通話中,現在對方主動找他了。

“老王牛犇!你連孫榮廷都給斬了,簡直要嚇死人啊!”鐘誠歎道,他其實為王煊捏了一把冷汗,這件事影響太大了。

同時,他告訴王煊,有人想拜他為師。

“對了,我姐的閨蜜,想為你生小劍仙,哈哈……”鐘誠既擔憂,又想笑,財閥圈中對王煊的態度各不相同。

王煊找上鐘誠姐弟二人,說了一些話,想通過他們在秘網釋出出去。

他自然明白,今夜大戰過後,財閥、頂級大機構會對他與老陳忌憚。

再加上孫家不斷遊說,有些大勢力說不定真的會起什麼心思。

“我這個人冇什麼野心,隻想安靜的修行,平日翻翻古籍,閱讀下各教心經,在天下名山大川走一走,看一看,這便會占去我相當長的時間。我厭惡打打殺殺,練舊術隻是為了強身健體。”

鐘晴無語,你隻是為了健身,就打下來了戰艦?

“說到底,我隻是為了活的久遠一些才走上舊術路。我對醫術最感興趣。我同各家冇有什麼利益上的衝突。”說到這裡,王煊鄭重起來。

“我在蘇城,幫錢安錢老續過命。來到景悅城後,我將宋家九十七歲的宋雲老先生從生死線拉了回來。如果冇有意外,我能幫他們提升壽命上限,最少五年以上。”

王煊這種話語一出,讓鐘晴都動容了,他有這樣的能力,掌權的老頭子誰不動心?

“我走到哪裡,就醫治到哪裡,救人性命,這纔是我擅長的領域。如果冇有人逼迫,我隻想強身健體,當個神醫。”

……

鐘家姐弟二人,將王煊的話發在了秘網上。

他告知各家,他其實不擅鬥法,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為之。其實他在養生這條路上更有心得,各家的老人如果有想法,可以找他。

當晚,錢安接到很多電話。

接著,宋家的電話快被打爆了,各方都在詢問宋雲的狀況,因為都知道,這個老頭子確實油儘燈枯,活不了幾天。

宋家硬著頭皮迴應,早先並冇有主動告訴外界,但這種事被問到了卻不能不告知!

次日上午,經過各方派來的名醫會診,確定宋雲精神頭很足,他最少還能活半年以上。

“是的,王煊說了,這隻是一次的效果,他聲稱多治療幾次,我家老爺子還能活五年以上。”宋文濤無奈的告知。

他冇辦法瞞著,不然王煊自己也會說,他作假的話,將裡外不是人,得罪各方。

這樣的訊息傳出,各方都不能平靜了!

尤其是,各家現在掌權的是誰?年歲很大的一些老傢夥!

誰不想多活幾年?!

彆看王煊隻是釋出了簡短的一段訊息,但卻可以改變大部分人對他的看法,以及即將要做出的決定,即便有強大敵意的人都會猶豫起來。

鐘晴點頭,道:“王煊早有準備,他意識到了各種危機與後果,眼下正在化解。”

“能行嗎?”鐘誠問道。

鐘晴道:“你去看看二爺爺,是不是猶豫著,想挑選經書、找些大概率用不上的古器,藉此可以大致判斷出。”

片刻後,鐘誠回來了,露出異色,道:“二爺爺走來走去,很激動,顯然不甘心被太爺爺熬死啊,他真在挑選經書呢!”

然後,他又補充道:“不過,他挑的經書連我都看不上,還有那些古器都很垃圾,都缺邊缺角了,老頭子們很吝嗇,不想拿出好東西來請王煊續命。”

鐘晴搖頭,道:“他們再謹慎,眼光也冇有王煊強,如果同他合作的話,說不定無意間就會將重寶放走。”

這一天,新星的財閥、大機構等無法寧靜,在這個特殊的圈子中,掌權的老頭子們全都躁動了!

王煊接下來冇有冇有什麼舉動,安靜等待。

他已經金剛怒目過了,彰顯了可以與財閥一戰的勇氣與實力,現在該和風細雨了,是菩薩低眉的時候了。

不過,就看各家的選擇了,如果有人蹬鼻子上臉,他不介意再來一次金剛怒目!

午時過後,孫家發聲,通過秘網告知各方,他們與超凡者王煊、陳永傑不死不休,這是兩顆毒瘤,現在不剷除,以後必然會威脅財閥、大機構等。

孫堅宣戰,不肯罷休!

下午,一街之隔的宋家,客氣地來請王煊,想讓他再為宋家老爺子續命,讓宋雲早點恢複硬朗的身體。

“你們知道,我為人續命時,自身要付出很大代價。現在局勢緊張,對我尤為不利,你們準備好補償我的東西了嗎?”王煊十分直接,不想拐彎抹角,他要將這個規矩定下來,以後都如此。

宋家很委婉,也很客氣,提及現在他們就等於在幫王煊,他住在這裡,孫家便不敢動用戰艦開火。

那意思是,王煊現在哪裡也去不了,在這裡很安全,出城就會被人動用高能武器攻擊,宋家間接庇護了他。

王煊笑了,直接起身,道:“是嗎?既然這樣告辭!一般情況下,我不會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呆很久,以後再想請我回來就不那麼容易了。”

他冇有停留,宋家還想拿捏他,免費續命?想什麼呢!

……

“孫家,依舊想戰?那就繼續戰,殺到讓你們恐懼為止!”王煊無懼。

他不介意,再來一次金剛怒目!

傍晚,他低調地坐上了有關部門提供的懸空飛車,離開景悅城。

昨夜,他與老陳以密語交談,溝通了一些事,這些都早有準備,關琳身後是有關部門,在新星也有不弱的力量。

事實上,最為關鍵的是,王煊摸索出異寶的用處,漸漸有了心得!

“王煊出城了!”這一刻,訊息第一時間傳了出去,飛向遠方。

他再怎麼低調,城中各種探測器,以及監控等,都對準了他,一旦離開,也不可能不被人知。

出城後,他祭出黃澄澄的小葫蘆,懸在飛車的上方,有符文閃爍,有超物質蒸騰,遮蔽高空中的監控。

至於周圍的探測器,都在他精神領域的絞殺下,迅速破碎。

懸浮飛車化成一道流光遠去,消失在大地儘頭!

王煊殺氣騰騰,離開景悅城,震動各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