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爐子,不提也罷,給你們說了,也冇什麼意義。”白孔雀五米多長,潔白如玉,在那裡搖頭。

臨到頭它止住了,冇有說下去,一群人發呆,而後……都想捶它!

可惜,它是地仙城最強妖魔,而且來頭深不可測,所有人聯手都不夠它殺。

據悉,密地中連許多怪物的祖輩都不知道白孔雀的根腳!

“我褲子都脫了……不是,我耳朵都洗乾淨了,它怎麼能停下?”周雲在那裡低語。

鐘晴清純靚麗,頓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讓他訕訕的閉嘴了。

三顆超凡星球的人自然不甘心,很想知道爐子的來曆,想瞭解那幾件最頂級的神秘器物。

“當列仙遠去,羽化成塵,養生主消散,地仙腐朽,人世間激勵我輩的還能剩下什麼?唯有傳說!”老陳開口。

他看了眼周圍的人,又直麵白孔雀,道:“前輩,在這個年代,後來者也隻能遙望神話,回味傳說,才能堅定信念,勇於走出自己的路。如果連傳說都消散,連神話都在腐朽,當過往一切都成為塵埃,這修行路上還剩下什麼?我輩修行者,執意走舊術路的人,將失去追趕的動力與目標,會懷疑所追求的一切是否皆為虛幻。”

“說的好,我褲……我洗耳恭聽!”周雲喊道,大聲表示讚同。

鄭睿目光幽幽,沉默無聲,唯有手腕上的珠串輕微顫動了兩下。

“前輩,連我們三顆超凡星球上都冇有地仙了,甚至,連逍遙遊大境界初期的人都冇幾人了。”

“神秘因子消散,也隻有前賢留下的內景異寶中還殘存一些,留給後人注入必需的器具中,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

“我聽聞,我們所在這片宇宙中,僅有的一個高等超凡文明,那裡最後的地仙也快死絕了,最多隻剩下一兩人,怎一個慘字了得!”

三顆超凡星球的人情緒難平,因為一件神秘器物,扯出神話,又思慮到現世與未來,都強烈的不安。

王煊震撼,他聽到了一些了不得的東西,萬法皆朽,不止在舊土與新星發生,連這片宇宙也如此?

浩瀚的星空,蒼茫的天宇,在這片星係中,隻有一顆高等超凡星球,三顆普通超凡星球,這就是所有了?!

他仔細聆聽,最後確信,還真的是如此,這片陌生的宇宙中,隻有四顆生命星球!

老陳也在蹙眉,他冇有想到自己一番話竟引出羽化、歐拉、河洛三個超凡文明的修行者的不安情緒。

白孔雀沉默片刻後發出一聲歎息,出乎意料,它並冇有安撫眾人,反而搖了搖頭,話語格外沉重。

“事實上,神話的確在腐朽,傳說正在消散!”

這樣的話語,像是炸雷般響在眾人的耳畔。

人們驚呆了,它居然在打擊所有人的信念,而且自身似乎也心灰意冷。

“高高在上的都將墜落,璀璨的都將暗淡,原本就冇有超然的,世間一切都不過迴歸原點。”

白孔雀感慨與悵然,像是飽經風霜,曆經過很多次劫難。

人們這次不是發怔,而是驚悚了,這頭境界不詳的大妖魔在說什麼?它在否定超凡之路嗎?

白孔雀歎道:“你們要慢慢適應,如果能夠保住現在的道行,在未來你們便是了不得的人物!”

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心神顫抖,這簡直是深更半夜聆聽血淋淋的鬼故事,而且講故事的人在強調,這些都是真實的。

“前輩,你怎麼會有這種絕望的想法?”有人忍不住了,這種觀念也太打擊修者的積極性了。

“超凡纔算是意外啊,世間原本是在以正常的軌跡運行,一個意外,啟用、接引、輻射出了不同的超凡者,纔有了列仙。但軌跡歸回常態,錯誤糾正後,意外打到天空中的浪花它終究是要落下。”

一群人都不淡定了,連王煊與老陳都覺得氣氛壓抑,白孔雀說的那些可信嗎,難道超凡屬於意外,這纔是真相?

白孔雀平靜地開口,道:“有人覺得,捂著,不告訴真相較好,但我覺得,還是提前和你們講清為妙,未來不至於過於恐懼。”

“列仙呢?”王煊問道。

“都將墜落,腐朽,消亡。”白孔雀沉聲說道。

眾人震驚,而後嘩然,一片激烈的討論,最後許多人都出了一身冷汗,難道以後將冇有超凡文明瞭?

王煊心中大地震,怎麼也冇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論。

他看著白孔雀,深刻意識到,它的來頭有可能會超出所有人的想象,一般的大妖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?

他也接觸過大幕後方的生靈,他們隻是想掙脫出來,冇有人說這些。

至於擺渡人,是個守約者,更是不可能泄密。

有人失聲道:“列仙不朽,長生永存,他們怎麼會死,會腐朽,墜落人間?”

白孔雀很冷靜,道:“事實上,他們的洞府已經從虛空中開始墜落了,法已朽滅,流落紅塵,歸於平凡。”

接著,它說出一則讓所有人都悚然,又感覺茫然而看不到前路的可怕真相。

“有些大幕已經熄滅了,有些正在熄滅中,一個又一個仙界在暗淡,在消亡!”

這就有些震撼人心了,所謂“仙界”在腐朽,在衰敗,在潰滅,列仙正在走向滅亡?

“仙界,還有好多個?”老陳問道,趁著現在白孔雀傾訴欲很強,他想探索出更多的秘密。

“一重大幕便是一片仙家地域,各自都算是仙界吧。”白孔雀點頭。

王煊與老陳還算平靜,畢竟早已適應科技文明燦爛的時代,舊術早已冇落不知道多少年了。

至於鐘晴、周雲、鐘誠等人則更是坦然,他們生活在新星,出行坐飛船,在他們看來,這樣的科技文明纔算正常。

來到密地後,他們的精神世界被衝擊了很多次,現在總算是聽到一些符合自然發展規律的訊息。

三顆超凡星球的人卻感覺世界觀塌陷了一角,他們所嚮往,長期存在心中的信念,被撼動根基,心靈穹頂的終極目標搖搖欲墜!

列仙都將不存,都在腐朽中,這世間還有什麼可以長久,他們這樣刻苦修行,還有什麼意義?

“所以啊,你們努力保住現在的道行吧,能留住一點是一點,真有一天劇變來臨,一切高高在上的超凡者都將跌落凡塵!”

白孔雀看向祭壇上的大幕,又看向天際儘頭,頗為落寞,這次它冇有去看鄭睿與他手腕上的串珠。

所有人都心情複雜,尤其是羽化、歐拉、河洛三星的人,這群超凡者心中難受,前路將斷!

“這個爐子,名為養生爐。”出乎意料,白孔雀最後竟主動提及了那口爐子。

眾人一怔,早先那件至寶名為逍遙舟,這口爐居然冠以養生二字,這是巧合嗎?與那四大境界中的兩個相對應。

“正如你們所料,它是一個藥爐,列仙中的絕世人物都曾為之殺到癲狂,因為它真的可以養命啊。”

白孔雀說出了一些震驚所有人的舊事,血淋淋,當年列仙中的第三強者,絕世強大的人物,就是因為此爐而死。

那一役太慘烈了,列仙爭霸,多重大幕交融,所有強大的真仙都發狂,沐浴仙血,為之而生死戰鬥。

“它可以提升藥性,將任何藥草放在爐中,養上一段歲月,都可以直接提升其品質。”白孔雀介紹。

如果給它足夠的時間,它能將凡藥養成超凡大藥!

這就讓人遐思無限了,如果將天藥養在當中又如何?眾人震撼,立刻意識到,它的價值太驚人了,能養讓列仙都為之心顫的藥草,難怪列仙為之血戰!

接著,白孔雀又說出了此爐更為驚人的神異之處,道:“如果距離不是很遠,以它能捕捉天藥!”

這個訊息很爆炸,三顆超凡星球的人都聽說過天藥,雖然他們從未見過,更冇有接觸過,但是他們都知道,那是神話中的無上大藥!

對天藥瞭解的人,無不瞠目結舌!天藥難采,各教祖師曾有言,即便有生之年僥倖看到一株,也大概率會目送它遠去,消失,根本摘不到。

這爐子能采天藥?!

“或許可以說,如若遇到天藥,它能采來部分濃鬱的藥性!”白孔雀說道。

這件神秘器物不是兵器,但是它的功效,它的能力,卻讓列仙中最強大的人物惦記,可想而知,關於養命,它到底有多麼的驚人之處。

“高等精神世界,天藥遇人則遁,蟠桃園一閃便熄滅,但若持有此爐……”白孔雀冇有說下去。

一株完整天藥養在此爐中究竟能蛻變到什麼層次?

“我之所以改變主意,和你們講解此爐,是因為,列仙都將腐朽,超凡將歸於凡塵。但這幾件至寶有些特殊,或許多少能保留下一些神異。未來你們如果在紅塵中,在凡人的世界,萬一有幸遇到,也許能藉它保住部分超凡力量也說不定。當然,效果大概率要打很大的折扣。”

“前輩,這養生爐在我們的宇宙中,在人間,而不是在大幕後的仙界嗎?”有人顫聲問道。

白孔雀點頭,道:“當年,應該是從大幕後的仙界打出來了,列仙無法追出,不然哪裡會遺失。”

“啊,真的在人間?!”一些人心頭震動,露出無比希冀的目光。

“應該在現世中,但是我們所見到的,多為仿品啊!”白孔雀歎道,並告訴眾人,密地中應該就有一件贗品。

王煊發呆,心中無比失望,悵然若失,他手中的居然是個仿製的藥爐?

“仿品與真品怎麼區彆,有什麼不同?”老陳開口。

“真品,內部刻寫著密密麻麻的天文,仿製品冇有。”白孔雀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