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彎刀以特種合金熔鍊而成,切開空氣,像是死神的鐮刀的落下,冰寒刺骨,帶著莫名的力場,扭曲景物!

王煊即便練成金身術,也不想用脖子去試刀。他反應迅速,躲開了彎刀。

但彎刀扭曲周圍的景物,擦著他的皮膚過去時,依舊撕扯著他的血肉。

如果冇有金身術,這種力場能直接將他頸項上的肉皮扯下去一大片。

王煊心頭沉重,剛接觸三個人而已,冇有一個是好對付的。

他們的故土多半是顆超凡星球,秘法驚人!

王煊的身體如淡金色的浮光,快速移動,避開了彎刀,卻無論如何也快不過那道雷霆。

轟的一聲,他被女子五臟中飛出的一道雷光擊中肩頭,那裡頓時一片焦黑!

若非金身術,他的肩胛骨都要被擊斷。

王煊肩部微黑,但扛住了,隻是半邊身子略微發麻。

他站在遠處盯著這個女子,這些外星大宗師真的非常厲害。

他也必須要儘快晉升到這個領域中才行!

無論是口吐真火,還是五臟共振出雷光,都屬於大宗師這個領域的特質,在漸漸接近超凡!

王煊突兀地催動精神領域,襲殺對手。

女子頭上精美的鏤空護具不需要催動,自主復甦,花紋與飛鳥都在發光,擋住了衝擊。

王煊動心了,這真是寶物啊!

他越發確定,這些人的母星很不簡單,超凡文明高度發達。

女子眼中寒光閃爍,她也有些忌憚,怕鏤空的頭盔萬一防不住,她會出大問題。

兩人交手,動用各種殺手鐧。

王煊發現,女子頭上的鏤空護具還能乾擾他的感知,不然有些雷光他可以提前避開。

他凜然,他終究不算是大宗師呢,處境相當的危險。

他的肩頭、手臂、腿部都一片漆黑,衣服炸開。

換個人的話,直接就被雷霆擊殺了。

旁邊,那名男子簡單包紮處理了傷口,又衝了過來,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想偷襲王煊的後背了。

然而,讓他氣憤的是,這個無恥的對手居然連前胸也不防禦,主動向他雙手上撞!

他立刻明白了,對方前胸與後背都有刺!

所以,他放棄了前胸與後背的攻擊。

事實上,王煊前胸真冇什麼鋼板,就後背一塊,完全是在唬人。

這個男子束手束腳,打的特彆不暢快,最後他試探出,對手的四肢冇什麼刺,他主攻其頭顱與四肢。

王煊很吃力,如果不是將男子折騰的雙手破爛,估計處境更糟糕。

唯一讓他慶幸的是,男子接近超凡的特質似乎都加持在肉身上,冇有噴火與發出雷霆。

王煊接連多次挨雷劈,整個人都毛了,這也太被動了。

當他用短劍將對方的彎刀削斷後,他右手臂連著被電光劈了三次,短劍都冇能抓牢,墜落在地。

王煊深吸了一口氣,雙目深邃,身體突然轟鳴,他動用了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!

他五臟發光,不斷共振,秘力流轉,周身活性大幅度提升,他先是與那男子猛烈的對了一掌。

噗!

男子極速倒退,麵孔抽搐,低頭看向雙手,除了二十二個血窟窿在飆血外,血肉都被震落了部分,指骨都露出來了,太慘烈了。

他忍不住一聲嚎叫,金剛術有成以來,從來冇有這麼淒慘過。

王煊重創他後,再次斂去秘力,周身恢複平和。

他在積蓄力量,因為老張的體術連著動用三次後,三十秒內無法再運轉。

現在,他剛動用了一次,就立刻“冷卻”那滾燙的身體,準備恢複正常後,給女子來一次完整的三連式。

終於,又被雷光劈中兩次後,王煊身體冰涼,他再次動用五頁金書上的體術。

他周身轟鳴,爆發出最強力量,向著女子殺去,再解決不了對手,他自己就危險了。

他的血肉發光,秘力澎湃,硬抗雷光的同時,與女子近身搏殺。

一刹那,女子便了吃了大虧,手臂差點被撕裂,手掌血淋淋。

最為關鍵的是,在兩人接觸與生死碰撞間,王煊將她頭上的鏤空護具打的癟下去一塊,最後更是劈飛了出去。

女子臉色變了,全力震動五臟,以閃電衝擊,轟向王煊,而後她自身在快速倒退,想要拉開距離。

後方,手指頭露出白骨的男子見狀,不顧傷勢,也再次殺了過來。

王煊拚著心臟被雷劈,也要拿下對手。

他額頭髮光,催動精神領域,全力衝擊。

“啊……”

女子尖叫,這次遭受了重創,她擋不住這種異常的精神能量,頭疼欲裂。

這一刻,王煊心臟部位被雷霆劈中後,他滾燙的身體發僵,幾乎動彈不得。

身後的男子淩厲的殺來,一掌轟向他的後腰眼,一手向他劈頭部劈去,相當的狠辣。

王煊艱難避開頭部的一擊,腰部被重擊後,他順勢向前撲殺了過去。

他一把鎖住那精神意識紊亂的女子,竭儘所能,雙手用力一扭,喀嚓一聲,將女子的頸骨扭斷了!

她停止慘叫,腦袋耷拉向一旁。

這個時候,那個男子追到近前,恐怖的腳掌落下,踏在王煊的後背上,恨不得將他立刻蹬碎。

可惜,他失望了,王煊雖然感覺到劇痛,但金身術有成,擋住了致命一擊。

他的嘴角雖然淌血,但他的身體並冇有裂開,未受重創。

他反手一掌掃去,在那男子躲避時他一躍而起,準備全力搏殺這個男子。

男子看到他麵帶冷酷之色,感覺身體冰寒,轉身就走,居然逃了。

王煊撿起地上的短劍,給女子補了一劍,而後大步追了下去。

這種強敵隻要放走,不久後肯定是大患。

但很快他便詛咒,密地中多湖泊與大河。

那男子奔跑向前,看到一條寬闊的河流時,噗通一聲就紮了進去。

王煊注視,水中有銀色鱗甲的怪物咬住他的左腿,他沉入水中,朝著下遊潛行而去。

王煊盯著看了一會兒,轉身離去,冇法追殺這個男子了。

他回到戰鬥的現場,清點戰利品,兩具屍體身上都帶著一些瓶瓶罐罐,裡麵是各色的液體。

他打開後,有的帶著檀香味,有的略微刺鼻,他冇敢嘗試,都收了起來。

當然,最為讓他看重的是,這兩人頭上的鏤空護具,相當的神異。

可惜,兩件寶物都被他砸癟了部分,他重新掰回原狀,但估計功效還是受損了。

他將一件鏤空護具戴在自己的頭上,頓時覺得,感知更進一步敏銳了。

此外,兩人的身上,那種新奇的衣服帶著金屬光澤,很柔軟,非常結實,普通的刀劍劃不破。

王煊看了看自己身上被雷劈的過的破爛衣衫,果斷扒下來一套黑金色澤的新奇衣服,現在顧不上嫌棄了,有潔癖也得穿。

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更激烈的戰鬥,他從頭到腳武裝了自己。

隨後,他將女子的護具、戰衣也都給收了起來,準備去送人。

雖然勝了,但是王煊心頭沉重,這三人真的很強,他險些出意外。

如果不是他先襲殺了一人,再加上那名練成金剛術的男子被刺穿了手掌,後果難料!

“怎麼會強的這麼離譜?”這次他真的全力以赴了,可最後也隻殺死兩人。

想到還會有八名強者聯袂來報複,他忍不住一聲歎息。

來自超凡星球的年輕人都這麼強嗎?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王煊蹙眉,自語道:“或許,他們在自身的超凡星球上也算是比較厲害的年輕人了。”

他覺得這種猜測有道理,畢竟敢來密地,絕對不是一般的人,應該是精英!

“這麼說來,他們是一個超凡組織的種子級年輕高手也說不定。”

“如果那顆超凡星球上有門派,這十人或許是某一宗門的嫡係傳人與弟子。”

“這麼說來,我已經相當的厲害,一個人弄死了他們兩個核心種子!”

王煊說著,露出自信而又燦爛的笑容。

“再者說,我還隻是名義上的大宗師,並冇有真正蛻變呢,我要儘快踏足那個領域中。”

他站起身來,如果能更進一步,他的實力必然會大幅度提升。

隨後,王煊開始思忖。

這些人自身的星球,大環境不見得會比密地差,他們來這裡隻是為了采摘奇物嗎?

他們是乘坐星際飛船而來,還是另有超凡文明的特殊交通工具?

這些人對密地很瞭解,將這裡當成了什麼地方,自家的後院,還是荒廢多年的藥田,亦或是另有所圖?

另外,那顆超凡星球隻來了這麼一批人嗎?

王煊搖了搖頭,現階段還是先應付危機吧。

他已經通過那三人知道,十人中似乎以一個名為卓揚的年輕人為主。

現在那七人正在打超凡藥草的主意,短時間內估計過不來,他還有時間。

“那種奇物,一般都會在超凡生物的巢穴附近,希望你們團滅。”

突然,他聽到了振翅的聲音,看到幾隻公牛那麼大的毒蜂從山林上空飛過。

更遠處,毒蜂密密麻麻,像是烏雲般朝著這個方向湧動而來。

“這是炸窩了嗎?”

強如王煊也不敢跟這群鋪天蓋地的怪物死磕,轉身就跑了。

他翻山越嶺,逃出去不知道多少裡,總算看不見那群黑壓壓的毒蜂了,那種怪物實在令人發毛。

他意外看到數位探險隊員,顯然他們也是為了躲避毒蜂,改變了路線,有人逃到這片區域。

人群分散了。

如果那八人鐵了心追下來,估計冇有幾人能活命。

“我改變方向,希望能將追敵引走。”王煊也隻能這樣儘力了,不能與這群人走同樣的路。

可惜,他冇有在這塊區域發現趙清菡,不然可以送她戴在頭上的護具,以及特殊的戰衣。

“嗯?”

不久後,他的精神領域感應到熟悉的兩人,是鐘家姐弟。

原本他想直接離開的,但想到小鐘的鋼板發揮奇效,幾乎算是改變了部分戰局,他覺得應該打個招呼。

“那些人追來了!”鐘誠看到一個裝著新奇衣物的人影出現時,頓時跳了起來。

他剛要逃,結果發現是王煊,頓時驚呼:“小王,你怎麼穿上他們的衣服了,乾掉了他們?!”

他無比激動,但又難以置信。

王煊淡定搖頭,道:“那些人比較倒黴,有兩人被毒蜂淹冇了,當場就死了,我隻是撿屍扒皮而已。”

“死的好!”鐘誠氣喘籲籲,又坐在了地上,顯然一路逃亡累壞了。

鐘晴也差不多,清純小臉上滿是汗水,不過她卻是在奇異地看著王煊,似乎有所懷疑。

“清菡呢?”王煊問道。

來密地之前,趙清菡說,隻要她冇出事兒,就會保證王煊的安全,讓他跟在她的身邊。

來到這裡後,她確實在這麼做,即便晚上休息都讓王煊在她近前。

所以,王煊也一直在極力保護她,避免她出意外。

他此時有些擔憂,不過想到馬大宗師在她身邊,應該可以保她周全。

鐘誠道:“毒蜂突然出現,我們全都慌不擇路。清菡姐拉上一個重傷的人上了馬背,也喊我姐和我趕緊過去。可是,馬大宗師慌了,直接尥蹶子載著她們先跑了。”

“毒蜂炸窩,山嶺中的怪物也會逃走,相對來說,這塊區域可能會很安全,你們找個山洞躲起來。”

王煊說到這裡,將鏤空的護具,還有另一件戰衣遞給了姐弟兩人,道:“這些能防身。”

原本他是想給趙清菡的,可是,馬大宗師帶著她逃走了,這些東西帶在身上也浪費,還不如送熟人防身。

然後,他又將後背上的鋼板取了出來,還給了鐘晴。

小鐘原本伶牙俐齒,但看到這件器物後,真是無言了,接著臉騰的一下子紅了,最後才氣道:“王煊!”

“什麼情況,這不是我姐的嗎?”鐘誠的眼睛頓時直了,露出震驚的神色。

“姐,你居然把這件防護器具給他穿?”

鐘晴越發羞憤,斥責他道:“閉嘴!”

“這可是你背在身後的那塊啊。”說到這裡,他瞪向了王煊,道:“另一塊該不會也給你穿上了吧?

他眼睛直勾勾,盯著王煊胸前,道:“你把我姐怎樣了?!”

說到最後,他憤懣起來,一副盯著惡棍的樣子。

王煊看著他,這傢夥也太能聯想了吧?

小鐘砰的一聲將她弟弟拍翻,不想聽他胡言亂語。

鐘誠委屈,歎氣道:“養大的姐姐,潑出去的水,古人誠不欺我,現在就開始幫著外人打我了!”

鐘晴即便善辯,現在也尷尬的要死,不想搭理她弟弟。

“這到底是什麼材質?足有馬匹那麼大的毒蜂,尾針像是長矛般刺在我的後背,它居然反被這塊鋼板傷到了。”

鐘晴瞪著他,最後感覺他不像是故意調侃,才說道:“摻入了一些太陽金。”

王煊頓時驚呆了!

在進入密地前,他在褐星的基地中曾親眼看到各大組織給各種奇物標出的價值。

五十克太陽金,可以兌換伍億新星幣!

這絕對是離譜的天價。

後來他瞭解到,列仙的武器中疑似都會摻入一些太陽金。

“小鐘,你真可以啊,有太陽金任性!”王煊確實被震撼到了。

列仙用的材料,鐘晴煉進帶刺的鋼板中,太奢侈了!

“你喊我什麼?!”鐘晴瞪圓了美眸,雙目噴火,王煊居然當著她的麵衝口喊了出來,背後肯定常這麼稱呼。

旁邊,鐘誠先急了,道:“你們說什麼,太陽金?姐,你仗著能進太爺爺的書房,將他當成至寶的材料給揮霍了,煉成了這麼個東西?!”

王煊一聽就明白了,老鐘這是在收集太陽金,準備給自己煉仙兵利器!

同時他也聽的清楚,小鐘可以自由出入鐘庸老頭子的書房!

他看著小鐘,彷彿看到先秦金色竹簡、五色玉書……眼睛都冒光了。

鐘晴辯解,道:“我是為救太爺爺而來,進密地需要保命,當然要用到一些好東西,以後還會熔化還給他的。”

然後她又盯著王煊,質問道:“你剛纔喊我什麼?”

“大鐘!”王煊毫不遲疑的迴應道。

在他看來,小鐘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藏經閣,值得打好關係。

長章,求訂閱,求保底月票,謝謝大家啦。

感謝:芳心縱火犯z,謝謝白銀盟主支援!

感謝:phead、濯妖,謝謝盟主支援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