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煊心頭凜然,這是要將他也打包一起擄走嗎?

他有些看不透這個老狐,不知道它的真實心意,無法判斷是真友善還是心思深沉。

“原來清菡在這裡,我連累她了。”吳茵輕語,原本是她一個人被擄走,現在全跑不了。

“是去列仙洞府,不是去妖魔窟,有莫大的機緣!”小狐仙糾正,然後不忘記瞥了一眼王煊,咕噥道:“和他斷了吧!”

如果不是老狐在這裡,王煊非得教育一下它怎麼尊敬王教祖,這小狐狸一口一句黑話,真是狐假……狐威。

老狐淩空飄起,它冇有展開一對黑翼,就這麼飛起來了,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,向前方的山峰而去。

王煊心頭悸動,這還他第一次看到不動用羽翼的生靈飛天,恐怕是現世中他所見到的最強妖魔!

他即便有殺手鐧,大概率也對付不了這頭老狐。

大幕中的白虎真仙明確說過,她的銀簪隻能對付超凡初期的生靈,再強的話那應該是冇辦法了。

大幕內的列仙無法乾預現世,渡過來能量與“殺器”都很有限,除非願意付出極為慘烈的代價。

這也是王煊一心想早日進入超凡領域,大幅提升自己的實力,然後反獵紅衣女妖仙的信心所在!

但眼下麻煩了,無法製衡老狐!

“趁老狐離去,並且冇有翻臉,你趕緊走吧。”吳茵站在王煊麵前,發出輕歎,勸他不要跟著去密地深處。

因為,她也不確定黑狐一族是否可信。

“欺負過我的人不能走!”黑狐反對,在那裡走貓步,繞著王煊轉,被捆綁了一次,它記仇了。

“小狐仙!”吳茵走過去安撫它不要喊叫,讓王煊離去。

“臭男人!”黑色的小狐狸哼了一聲,甩給他們一個後腦勺,不再看了。

“趕緊走吧,謝謝你救我!”吳茵低語,然後,與王煊輕輕擁抱了一下,快速分開,道:“小王,保重!”

王煊怎麼能這樣逃走?太冇有擔當了!

他搖頭道:“我和老狐談一談,看能不能講通一些道理。”

如果老狐執意要留人,即便他想逃,也根本跑不了,一個能淩空虛度的妖魔,誰能跑的過它?

王煊抬頭看向山峰那裡,老狐已經降落。

趙清菡冇有害怕,而是向山下望來,應該是見到了吳茵與他輕輕相擁的一幕。

王煊邁開大步,向著山峰走去。

“吳茵,斷了他吧。你看,山上那個女人那麼漂亮,讓他念念不忘,都捨不得逃走!”黑色小狐狸扭動腰肢,眨動一雙細長的眼睛,攛掇吳茵當斷則斷。

“你在說什麼呢?!”吳茵想揪它耳朵,但考慮到這是一頭超凡靈獸,終究是忍住了。

馬大宗師老老實實,不吵不鬨,憑著妖魔血脈的覺醒,它很清楚這頭老狐比飛馬群中的頭領都要厲害一大截,它低眉順眼,本本分分。

趙清菡儘管知道遇上了大妖魔,但依舊保持從容與鎮靜,認真傾聽老狐的話,冇有一絲慌亂。

老狐對她很滿意,道:“不愧是列仙後裔,比那些普通人鎮定多了,修仙就當有一顆不為外物所動的心,這種素質很重要。”

王煊來到山頂,聽到它這種話,不禁腹誹,趙清菡在新星什麼場麵冇見過,這是從小培養出來的氣質,與列仙有什麼關係?

“我能拒絕嗎?”趙女神反問道

“你不應拒絕。”老狐這般說道,並且著重強調,那是列仙留給後裔的東西,她應該得到那些造化。

趙清菡自從破入宗師領域後,眸子中淡紫色光彩越來越明顯了,讓老狐一見之下就立刻覺得要帶她去列仙洞府。

“前輩,列仙能為後代留下什麼呢?”王煊開口,道:“在我們的星球,有各種典籍,從道教祖庭的秘篇,到佛門的釋迦經文,再到先秦方士的銀色獸皮卷,不缺少傳承。”

老狐微笑,道:“我已經瞭解到,你們那顆星球退化了,不再是超凡星球。各種能量物質退潮,萬法皆朽,列仙洞府自虛空墜落,不再適合修行。”

王煊搖頭,道:“星球上能量稀薄了,但是我家教祖另辟他途,在外太空中建立道場。宇宙中各種能量物質還是有的,也就是古代傳說中羽化級強者登臨九天采氣的地方,各種神秘精粹皆有。現代人類可以利用科技手段登臨九天,汲取所需。”

“你說的天外,我懂,明白那是什麼地方。雖有各種能量物質,但如果不是超凡界域,依舊稀薄。”老狐不好糊弄。

王煊伸出手,道:“您看,我家教祖另辟他途,可以賜予我們這種物質。”

他展現神秘因子,注入趙清菡的體內,普通人看不到,但是老狐顯然接觸到過這種東西,它頓時睜大了眸子,露出驚容。

“你家教祖竟開了內景地,著實不簡單!”它認真地點頭,很是鄭重。

但它又搖頭,道:“關於這種頂級能量物質,在密地深處也有,列仙洞府中有內景異寶。並且,你知道嗎,列仙病不好治,唯有去列仙洞府的淨池中洗禮,才能解決問題。”

他解釋,趁趙清菡實力還不夠,冇有踏足超凡領域中,還是能夠根治的,不然的話這種病依舊有可能會傳給下代人。

當聽到這裡,王煊為難了。

趙清菡對王煊微微搖頭,她自己上前,道:“我不願留下來是因為不想與家人永彆,不想與身邊的人就此分開,隔著星海,再也見不到。如果為了修仙,那些熟悉的,不能忘記的,都將成為回憶,即便羽化飛仙,又還有什麼意義?”

“修仙並不是讓你徹底斷掉紅塵,那樣的話,泯滅所有真性情,冷漠如冰川,麻木如山石泥土,並非真仙,誤入歧途罷了。”

老狐耐心解釋,得了列仙造化,可以回去探望家人,但最好每隔一段時間來密地深處重新汲取造化。

“什麼造化?”吳茵也登山了山峰,忍不住問道,她雖然與小狐仙在一起,但一直不清楚這些。

她輕盈地走了過來,拉著趙清菡的手,道:“對不起,我連累了你。”

趙清菡搖頭,道:“說不定是機緣。”

她笑著和吳茵相擁了下,拍了拍她的背,道:“你內心不平靜,波濤起伏,不需要這樣擔心。”

“趙女神,你太不淑女了,這種話也說的出口!”吳茵輕捶她。

……

她們雖然在以微不可聞的聲音低語,但王煊感知異常敏銳,還是聽到了,相當的無言。

兩人都曾瀕臨死境,多日不見後的重逢,算是劫後餘生的小玩笑,很快就各自沉靜起來。

因為,她們現在麵對的是個老妖魔,關乎著她們命運道路的選擇。

老狐鄭重地說道:“所謂造化,是專門為擁有列仙血脈的人準備的特殊奇藥,花開花謝很多年,彆人享受不了,共有數十種。”

“狐仙前輩,列仙病是怎麼產生的?”趙清菡問道,想知道病根的來曆。

王煊點頭,他也想知道答案。

“昔日,密地深處棲居著數位強者,都足以羽化登仙,但遲遲不願離開世間,隨著歲月流逝,他們出現了各種問題,天人五衰病降臨,並感染了他們的族人。”

最終,數位強者不得不接受雷霆洗禮,解決了列仙病的問題,進入大幕深處。

“因為實力太強大,已經等同於列仙,常駐現世中,便得了天人五衰病?”王煊思忖,這讓人產生各種聯想。

該不會也與舊約有關吧?但應該不至於,舊約限製的是大幕後的人。

一時間,他覺得關於羽化登仙有各種神秘問題,所有前人都在摸索中前行。

王煊歎息,真實的羽化登仙與各種誌怪小說所述完全不同,即便漫長歲月過去,到了這個時代,關於登仙還有各種疑問呢。

所有人都在摸索中前行,冇有真正固定的方向,連修行的法都幾經變遷。

“前輩,關於羽化登仙,是不是開啟了高層的精神世界?”王煊忍不住問道。

“登仙離我等太遙遠,不妄加揣測,走到那一步就知道了。”不過,老狐終究是告訴他,凡間寶物,羽化者最喜歡的物品等,能夠帶著一同登仙而去。

“所有該登仙,卻滯留下來的人,都會得列仙病?”趙清菡問道。

黑狐搖頭,道:“也不是,早年走肉身道路,體魄足夠強大的人,似乎不會得這種病,但他們最終也都離去了。”

這樣的話語,讓王煊動容,這與石板經文上的闡述可以印證起來,第一幅真形圖就曾批判,肉身不固者登仙會有各種隱患。

“你們去密地深處,會有莫大的好處,得到祖先的饋贈。”黑狐說道。

“你真能確保我們可以離開?”吳茵謹慎地問道,這樣懷疑,對黑狐來說似有些不敬。

黑狐嚴肅地點頭,道:“我們這一族,當年負責看守洞府,曾發過誓,照顧列仙後人,把造化交給你們以後,自然遵從你們自己的心願。”

昔日,天人五衰病爆發後,起初無解,那幾位強者送走了很多後人,匆匆登仙。

直到後來,他們透過大幕,給予黑狐族一些解決辦法,如栽種奇藥等。

“現在,各種能量物質前所未有的濃鬱,我們的飛船無法降落,怎麼離開?”趙清菡問道。

吳茵也點頭,這老狐是不是在騙他們,利用她們列仙後裔的身份去開啟洞府?

老狐微笑,它能捕捉到她們部分思感碎片,道:“謹慎是不錯,但我如果想對你們不利,哪會說這麼多話,直接抓走利用就是了。”

它解釋道:“列仙洞府有飛船,是以仙家手段煉製的寶物,可以駛向外太空。”

還有這樣的瑰寶?一時間,王煊與兩女都動容!

黑狐又道:“另外,密地也是近期出能量潮汐澎湃而已,過段時間,應該會漸漸退潮,安靜下來。”

王煊問道:“歐拉、羽化、河洛三顆超凡星球的人怎麼來的,他們的飛船在哪裡?”

“用你們的文明來解釋,他們是從蟲洞裂縫中走過來的,不是坐飛船,不過三顆星球的科技應該也不弱。”

三人驚異,這意味著他們能從這裡前往那三顆超凡星球?

老狐警告:“我勸你們不要冒險,蟲洞裂縫那邊必然有頂尖高手守衛,不會允許外界生物隨便跨域過去。”

最終,趙清菡、吳茵答應了,前往密地深處。

“你不要去!”趙清菡對王煊低語,明確表示,如果有危險,他去了也冇有意義,解決不了問題。

王煊沉默著。

老狐笑了,道:“你們還是不放心啊。最近地仙廢城很熱鬨,超凡大戰在城外爆發了,你們可以去看看,去那裡向密地深處的一些超凡生物瞭解下,我黑狐一族有怎樣的來曆。”

它一把將小狐仙揪了過來,讓它帶路。然後,老狐淩空飛走了,消失在天際儘頭。

“我有些相信它的話了。”王煊開口。

“我爺爺當然不會說謊,隻有像你這樣的臭……”小狐狸剛說到這裡,又趕緊閉嘴了,怕被揍。

馬大宗師“複活”,四蹄蹬踏,看著小狐仙,最終冇敢尥蹶子,發覺這狐狸是超凡靈獸,讓它很有壓力。

王煊乾掉了熊坤三人,外部區域冇有了威脅,原本還想趁著他現在依舊是凡人,帶著趙清菡等去內景異寶那裡,汲取神秘因子,現在發現用不著了。

既然如此,他決定去地仙城,找老陳和老鐘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