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清晨,各種能量因子活性十足,混著草木的清新味道,在陽光下五光十色,真實顯照出來。

新的一天纔剛剛開始,平和就被幾位不速之客打破。

王煊與四大高手對峙,他沉靜無聲,朝霞灑落在他的身上,讓他挺拔的身體都有一層淡金色的光彩。

“你是歐拉星人?”對麵一人冷淡地問道,他的語言拗口,很難模仿與交流,與歐拉星的語種不一樣。

王煊通過精神領域明白了他意思,這是河洛星的人,又一批進入密地的年輕大宗師,實力極強。

“歐拉!”他大聲迴應,他隻說了超凡星球的關鍵詞,對麵的人應該能懂。

“讓你身後的女人過來,留下那匹坐騎,你可以離開。”那個手持褐色大弓的男子說道,嘴角帶著冷意。

他身穿青色的甲冑,是以某種合金鑄成,連臉都被青金護罩遮住部分,有種冰冷的感覺。

四人都穿著相似的合金防護服,略顯陰沉,冷意十足,以持弓男子為首,實力最強。

王煊的的目光掃過他們,表示聽不懂,但心中殺氣卻在升騰,這個男子還想打趙清菡的主意?

來到這片密地後,這些彼此競逐與廝殺的隊伍,開始釋放自我,有些人漸漸開始憑著本能心性行事。

四人中有一名女子,對他這種要求有些不滿,冷哼了一聲,但是冇有阻止。

“嘰裡……歐拉!”王煊開口,做出不解的樣子。

他想讓持弓的男子放鬆警惕,最好給他打手勢與比劃,手指離開弓弦,那樣的話,他就會發動雷霆一擊!

在這樣一段距離內,無論是趙清菡,還是白馬駒,都處在這個神射手的嚴重威脅中。

身穿青色合金甲冑的神射手確實很強,感知敏銳,之所以冇有第一時間出手,就是覺得,前方的男子讓他有些不安,內心竟有些悸動。

他出言索要趙清菡與白馬駒,其實也是一種威脅,暗示他可以快速有效的射殺那一人一馬。

同時,他也是在試探,想看一看這個歐拉人是否會遲疑與猶豫。

另一個方位的年輕男子開口,替持弓的男子打手勢,指向趙清菡,勾了勾手,併發出笑聲。

趙清菡的臉色變了,平日她一向冷靜,從容應對各種事,但這裡是密地,遇上了異域的大宗師,所有的手段都失效了。

“我揹著你突圍,抱緊!”王煊低聲說道,並將快速自己頭上鏤空的護具戴在了她的頭上。

他發現那個持弓的男子很謹慎,手不離弓弦,始終在對他戒備,明顯遇上一個難纏的人物。

王煊不想等下去了,出手就是了!

趙清菡雖然看不到希望,但依舊快速照做,冇有任何的拖泥帶水,伏在他的背上,摟住他的脖子。

“負隅頑抗?”另一個方向有人懶洋洋地說道。

那名神射手卻更加的鄭重了,提醒道:“歐拉星的這個人不對勁兒!”

其他三人都一怔,他們深知這位領隊者的實力,尤其是精神力強大,感知最為敏銳。

三人對他很信任,立刻嚴陣以待,向前逼去,準備圍獵。

“你自己小心!”王煊提醒馬大宗師,而後便慢慢踱步,向著神射手走去。

來自河洛星的男子,身上的合金甲冑發出青光,他拉滿長弓,那支鐵箭都有了青色的光芒。

“殺!”

另外三人與他非常默契,一起動手,或者綻放雷霆,或者揮動長矛,全都對著王煊的要害而去。

關鍵時刻,馬大宗師尥蹶子,攔住一人,施展“譚腿”。

咚!

王煊立身之地炸開,地麵崩裂,那是因為他雙足發出的力道太猛烈了,踩碎了山地,他像是在瞬移,出現在二十幾米外。

趙清菡伏在他的背上,感覺罡風如刀,這種速度實在太快了,她閉上眼睛安靜地等待最後的命運。

一根鐵箭貼著王煊的太陽穴飛了過去,箭桿宛若燒紅的烙鐵,帶著驚人的灼熱感,並有奇異的能量在撕扯。

這種帶著古怪能量的箭羽,即便貼近飛過,都能將人的皮肉撕裂,具有非常恐怖的殺傷力!

在河洛星時,這名神射手曾經隻身獨對五位同層次的對手,被他拉開距離後,他在一刻鐘內射殺五位大宗師,戰績驚人。

鐵箭飛了過去,那奇異的能量冇有傷到王煊,他的臉頰與太陽穴都有淡金光輝閃爍,難傷他身。

那支鐵箭連著射穿七株參天大樹,在射入第八株大樹後,整株樹體轟然爆碎,龐大的樹冠倒了下去,轟隆作響,像是地震般。

王煊覺得,這種箭羽難以穿透他的體表,第七層後期的金身術可以阻擋住這種恐怖的秘箭。

但他冇有讓人當靶子射的想法,他怕中箭後,那種巨大的衝擊力會讓他皮膚劇痛,甚至略微失去平衡。

他需要注意的是,不能讓箭羽過於接近趙清菡,即便擦著飛過去,都可能會有嚴重後果。

“來啊,歐拉!”

王煊其實最擔心的是,神射手突然給馬大宗師來幾箭,他指了指自己的頭顱與心口,挑釁對方。

身穿青色合金甲冑的男子,手持大弓,雙目冷冽,接連開弓,鐵箭如虹,竟像是一道又一道流光在密林中穿行而過。

而且,他也在飛快移動,不僅想與王煊保持不變的距離,還在調整方位,讓王煊與馬大宗師處在一條線上,他一箭射出去,能直接威脅到一人一馬。

王煊自然不會讓他如願,變換方位,不給他一箭多殺的機會!

箭羽很可怕,每一箭飛過去都發出爆鳴聲,像是一道又一道驚雷在山林中炸開,震耳欲聾。

成片的大樹倒下,被射爆了!

密林中一道又一道流光劃過,每根箭羽都很燦爛,如同閃電交織。

神射手臉色變了,早先的不安成真了,這個人的感知敏銳的讓他都有些脊背發寒,竟避過了所有箭羽。

這意味著什麼?對方的精神能量強大的離譜,最起碼比他還高了一截!

“歐拉星的懦夫,你隻會揹著那個女人逃嗎?來啊,跟我們打一場,我一隻手就捏死你!”後麵的人有些焦躁,想刺激對手,讓他停下來。

“彆喊了,他聽不懂!”另一人說道,在後追殺。

王煊麵色冷淡,不理會後麵的追兵,他忽左忽右,變換方位,並且,將與神射手的距離拉近到八十米左右了。

對大宗師來說,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距離了。

因為,這個級數的人速度太快了,也許幾步就能衝殺到眼前!

弓弦顫動的聲音不絕於耳,一瞬間,神射手一弦搭上五箭,他張弓的刹那,也在震弓,使之顫動,結果同時射出五箭,封死了王煊所有的方位!

當初,他就是以這種絕學,一人射殺數位大宗師,自己一點傷都冇有,隔著很遠的距離,斃掉所有對手。

王煊眼神變了,這個神射手果然不簡單,換個同層次的人絕對早被射殺了!

他選了一個方位突圍,那支發光的箭羽帶著奇異的能量到了眼前,王煊手疾眼快,一把攥住了箭桿。

然而,這是神射手的秘箭,有古怪,箭桿上有符文亮起,刹那震的他五指略微鬆開,且箭桿光滑如遊魚,滑不溜丟,穿行而過。

箭羽射在王煊的心口,他手握箭桿,相當的吃驚,暗歎超凡星球的秘法實在不簡單,防不勝防!

這是真正的殺箭!

正常來說,九成九的大宗師都很難逃過這樣一弦五秘箭的射殺!

“哈哈,中箭了,敬酒不吃吃罰酒,你的女人,你的天馬,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”後方有人大笑。

趙清菡睜開了眼睛,看到王煊單手攥著箭羽的尾部,箭頭那一端插在了他的胸膛上!

“王煊!”她伸出潔白的纖手,有些發顫,想要去摸他中箭的地方。

這時,神射手的反應相當的異常,他在爆退。

這個人反應敏銳,感知驚人,他很清楚自己那一箭的威力,即便是頂尖大宗師中箭,心口也會炸開,會出現碗口大的血窟窿。

可是那個男子身上根本冇有血液濺起,儘管對方踉蹌著,像是不支了,但這卻瞞不過神射手,那一箭冇有射穿對方,這是想誘殺他。

下一刻,王煊穩住身形,一路狂追了下去,對手很老練,經驗豐富,根本冇上當。

林地炸開,兩大強者風馳電掣,踩過的地帶全是大坑,巨大的力量讓各種石塊都被踏碎了。

神射手麵色發白,他知道遇上了最可怕的剋星,對方一定練成了金剛身這樣的護體之術,並且達到了凡人的絕頂層次,可擋他的秘箭!

這種人在大宗師領域中,已經少有對手,一旦被他近身,冇什麼好下場。

轟隆!

草木爆碎,王煊追上了神射手,無情出手。

來自河洛星的這位年輕的大宗師的確很強,即便是近戰,也罕見的厲害,但是在與王煊的接連碰撞中,還是不敵了。

他的手臂被對方發出金光的手掌震的骨折,最終,他發出不甘的怒吼聲。

王煊一掌拍擊在他的頭上,將其頭蓋骨按的塌陷下去,活活震死!

王煊冇有將頭骨打爆,因為捨不得那一身合金甲冑,感覺防禦力相當不錯。

後麵的兩人剛剛追殺到近前,結果戰鬥就突兀地結束了。

他們的臉色刹那變了,嚴重懷疑,對方在誘他們過來,兩人一語不發,轉身就跑。

王煊五臟共鳴,冇有任何的保留,動用老張的體術,追上一人後全力以赴,他怕稍有耽擱,另外那人就會逃掉。

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,一旦施展,便是當下王煊最強戰力的體現,冇有任何意外,那個人被王煊一掌震裂頭骨,倒在地上。

當然,他留手了,不想弄的滿手是血與腦漿。

時間很短暫,他追上了另外一人,短暫的交手,這個人也被格殺了。

趙清菡早已睜開眼睛,感覺有些不真實,王煊連著殺了三位大宗師?她無法保持平日的從容與寧靜了。

王煊向回趕,要去殺那第四人。

原來的那片山林中,馬大宗師非常強悍。

妖魔果實的果仁似乎改造了它的肉身,讓它一夜都在發光,現在它的實力比以前提升了一截。它連咬帶踢,居然和那名大宗師打的有來有往,不弱於敵。

王煊放緩腳步,回頭看了一眼背上的趙清菡,道:“你知道了我真正的實力,你說,我該怎麼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