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沈大福,你生了個好兒子啊!”梁帝臉上帶著微微笑意,但卻讓人看不出喜怒,端坐在金黃色龍椅上。

沈大福無比忐忑:“草民教子無方!請陛下降罪!”

他作為皇商,慶典自然也有一席之地。

兒子搞的慶典應該是成功的。

他也被震撼到了。

但沈安這個逆子竟然拒絕皇帝和太後的賞賜!

這不是打了皇家的臉嗎?

他隻能將頭磕得砰砰作響,額頭生疼!

“這是做什麼?沈安身為此次慶典的總督辦,是稱職的!”

梁帝輕笑開口,魁梧的身形緩緩站了起來:“榮家的賞賜,我會讓禮部同工部商議,但你教子有方,朕也要賞你!”

沈大福心中的巨石總算放了下來。

“犬子能為朝廷效力,為天子效力,已經是萬幸,怎敢奢望賞賜!”

“哈哈!好!知進退,明道理!很好!”

梁帝笑著誇了一句,忽而話鋒一轉,問道:“沈安如今是不是國子監的監生了?”。

剛剛有內侍將沈安的資訊告訴了他。

這讓沈大福的心再次懸了起來,不知梁帝此話何意,隻得恭敬回稟:“犬子不才,就在月餘前晉升為監生了!”

梁帝微微頷首:“他可有入朝為官的想法?”

聽到這話,沈大福的臉色變幻莫測,在來之前,那個逆子便特意說了賞賜的事情。

沈安早就猜到了皇帝會招攬他入朝,千叮萬囑,讓父親一定要拒絕!

這個逆子竟然猜到了皇帝的心思!

沈大福如何能不震驚!

可他的內心是糾結的,他一萬個希望沈安能當官,徹底改變他們沈家的商賈身份。

可現在還不是入朝當官的時機。

最後沈大福還是一咬牙:“犬子年幼,現在入朝為官,怕是還難以勝任官職。

拒絕此等好事,他好心痛!

“微臣也覺得沈掌櫃說的有理。

孫耀陽這時也叩首開口:“沈安作為此次慶典的總督辦,居功至偉,而且以他的才華,就算官拜四五品也不為過。

“可他確實還太年輕,身居要職怕是惹人非議,而屈就閒職,又明珠暗投,兩害取其輕,微臣認為沈安可以等到下次薦試,到時候成績斐然,旁人便無話可說。

梁帝的表情冇有絲毫變化,隻是左右看了兩人一眼。

“既然如此,那獎賞他的事情,就交給孫愛卿你去辦吧!”

“微臣遵旨!”

“另外孫愛卿這次舉薦有功,操辦得力,太後甚是開心,最近安州刺史空缺,你回禮部交接部務後,便去上任吧!”

“微臣謝主隆恩!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……

慶典過後,京城中掀起了一道旋風。

“榮家獲得天子褒獎!獲得朝廷的酒水專售權,你們聽說冇?”

“聽說了!不過人家也是實至名歸,但是那天的【萬仙朝賀】就足以引得龍顏大悅了!”

“可不是,想起那天晚上的畫麵,我現在還覺得像是在做夢呢!”

“這榮家也不知是上輩子積了多少德!竟然遇上了沈安,現在可不得了,賣報紙、賣紫布已經賺飛了!現在又拿到酒水的專售權,以後怕是要成為第五大皇商了!”

“榮家要崛起了!這個沈安真是厲害得很!一人之力將一個二流商賈,瞬間提升為一流了!”

……

類似的傳聞,不斷在城中蔓延。

城東,王家。

深門大院,彰顯著這裡主人的身份不一般。

“少爺,咱們王家以後的酒水生意,怕是要受到不小的衝擊啊!”

錦衣公子旁的一個老奴憂心忡忡的開口。

“哼!這沈家是要打算把榮家,打造成第五個皇商嗎?”王琛陰沉著臉,冷哼說道。

王家是京城四大皇商之一,也曾是京城裡的傳奇存在。

先是以雷霆手段殺入錢莊領域,一舉兼併了京城數十家銀號。

隨後如同章魚般,將觸手深入各行各業,也同樣獲得了利潤最豐厚的鹽鐵和酒水專售權。

不到三年的時間,便建立起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,同時獲得皇帝欽點,成為京城第四大皇商!

締造出這個商業帝國的便是王琛,幾年前時,名聲也和現在的沈安一樣風聞全城。

“少爺,你為何不去找……”老奴欲言又止。

“住嘴!榮家現在不過剛剛拿到專售權,對我們的生意並冇有什麼衝擊,就因為這樣的小事,去找他,他會怎麼看我們王家?”

王琛狠狠瞪了老奴一眼,打斷了對方的話。

同時,對口中的“他”,似乎有著無與倫比的敬意與恐懼。

“不過這個沈安既然插手到我們的生意當中來,我們決不能放任榮家壯大!”

“他想跟我玩釜底抽薪,那咱們也反其道而行之!你去找孫家談談,我要拿下他的所有胚布和商鋪!”

老奴聞言,臉上的憂色淡去了不少,可還是提醒道:“少爺,沈安可不是省油的燈,我們若是向隻想孫家的胚佈下手,怕是會引起他的警覺,要不要直接把京城的胚布商統統控製起來?”

一個家奴都如此大氣,動不動就要將全城的胚布商控在手中!

這份底氣讓人咂舌!

王琛擺了擺手:“那樣代價太大,我心中自有打算,你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!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沈安自然不知道京城四大豪族之一的王琛已經盯上了他。

忙完了太後壽辰的事情,他又開始調配香水了。

“小安,店鋪的事情,已經搞定了,你真的打算賣酒嗎?”榮管家站在一旁也幫不上,隻能親自上手,給滿頭大汗的沈安打扇。

“怎麼了?賣酒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問題大了!”榮錦瑟這個時候走了進來。

“因為釀造酒水需要消耗大量糧食,所以律法明文規製,禁止普通百姓私自釀酒,所以纔有酒水專售。

“這也讓酒水成為利潤極高的存在,多少人眼紅啊!可你知道為什麼京城隻有王家擁有專售權嗎?”

沈安點了點頭:“知道啊!王家是皇商嘛!那又怎麼樣?隻許他家賣,我家就不能賣嗎?再說了,他王家是皇商,我沈家也是皇商啊!我會怕他?”

“可是賣酒的又不是你沈家!”榮錦瑟氣的直跺腳。

“我們都快完婚了!沈家不就是榮家,榮家不就是沈家?”

沈安站起來,走到榮錦瑟身邊,嬉笑著說道。

他會讓孫耀陽在皇帝麵前要來這個賞賜,就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