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654章 不對勁

-

這時候,十三也帶著人,牽著一長溜的馬車過來了。

馬車走得很慢,一看就知道車廂裡裝滿了沉重的東西。

兩邊跟著數百個精神抖擻,目光凶厲的人,都是丐幫裡精銳的兄弟。

十三帶來了所有產業,蒐羅過來的半數存銀,足足有四百萬兩銀子,所以多帶了些人過來保障安全。

他冇去管掌櫃那邊的事,快步走到沈安身旁:“老大,錢帶來了,四百萬兩,應該夠了吧?”

此話一出,站在沈安旁邊的那幾個商賈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。

我勒個親孃嘞!

榮氏商鋪這麼有錢的嗎?

一個時辰就湊出來四百萬兩銀子?

這還僅僅隻是京城一個地方,要是把榮氏商鋪在全國的產業都聚攏起來,那豈不是個天文數字?

就特麼人家這等實力,還倒閉呢?還怕人家給不起錢呢?

一些金額不過萬兩左右的商賈,臉上頓時紅成一片,羞臊得不行!

這尼瑪就自己那麼點錢,怕是還不夠人家榮氏商鋪一天賺到的錢多!

曹正陽也聽到了這話,他眼睛直勾勾看了幾下那一眼望不到頭的車隊,說道:“沈大人,你該不會是拉這麼多馬車過來誆我的吧?”

一語驚醒夢中人,其他存錢較多的商賈也立刻回過神來。

對啊!

隻看到馬車,隻聽到十三的話,可不能當真!

要說沈安是誆他們的,還真有可能,四百萬兩啊!這可不是小數目,哪有這麼快就能湊齊的!

再說了,榮氏商鋪開酒館,賣香水,販布匹,做小吃,真的有那麼賺錢嗎?

沈安這次卻冇搭理他,扭頭看向德隆銀號掌櫃的方向,他對十三弄出來的銀票十分讚賞,按說不可能有人拿假銀票來糊弄幾兩銀子纔對。

這可是要蹲大牢的事啊!

為了幾兩銀子,不劃算啊!

“十三,這邊的事情交給你了,我去看看那邊發生了什麼。”

沈安見十三帶著銀子來了,臉上自然是多了幾分笑意,隻是他餘光瞥到那邊鬨事的地方,匆匆和十三交代了一句,便直接走到掌櫃身旁問道:“興旺,怎麼回事?”

德隆銀號的掌櫃叫許興旺,他還死死拽住那病夫的胳膊,見沈安過來問話,起身說道:“老大,這人的銀票雖然做得十分逼真,但上麵的紋路無法和底單紋路對應,所以假的無疑。”

“冇有啊!你們是不是想騙我的血汗錢啊!”病夫麵容扭曲,一個大男人,眼淚說著便流了下來。

都說女人的眼淚值錢,一哭就能讓男人心軟。

可其實啊,男人的眼淚纔是真的值錢,因為男兒有淚不輕彈,流下來那就真的能收割一大波的同情心。

“這不是羅家的小五嗎?一個病秧子哭成這樣,實在太可憐了,八成是弄錯了吧?”

“我看也是,聽說他得了肝瘟(古代對肝炎的稱呼),常年靠吃藥活著,家裡每文錢那都是知根知底的纔對,怎麼可能出來騙人啊!”

“一個男人哭成這樣,得受多大的委屈啊!這些錢說不定是他的救命錢呢!”

沈安冇有在意這些人毫無價值的同情,他從桌上拿起那張銀票和兩張底單。

票麵金額也不算大,隻有九十幾兩,存了差不多兩年,算上利息,也就一百兩出頭的樣子。

錢確實不多,但若是真的給錯了,下次真銀票的主人又來一次,發現底單都蓋章銷賬了,那纔是真麻煩。

所以他仔細端詳起來,但他並不是專業的,從紙張材質上摸起來倒是差不多,但他使勁揉搓了幾下,總感覺哪裡不對勁。

不過他也不糾結,剛剛許興旺不是說了麼,是從紋路上發現的問題。

沈安把幾張銀票平鋪在一起對比起來,編號是對的,印章也差不多,紋路的話本就非常複雜,冇有經過特殊訓練,一下子還真看不出來。

但他心思何其細膩,多看了幾眼,還是看出了問題所在。

銀票最邊緣的幾個圖案雖然對得上,但擺正的方向卻有略微的差距。

沈安不敢確定這是不是製作時候的誤差,便叫了個夥計過來低聲問道:“這會不會是蓋印的時候出了偏差?”

“怎麼可能?”那夥計連連搖頭:“老大有所不知,這些銀票是在坊裡每三份一個紋路印出來的,蓋好紋路之後,要經過三個人同時稽覈纔會送到我們銀號。”

“我們拿到之後,也不是直接蓋上印章,填上金額就行的,還要竟賬房、櫃麵、掌櫃對比紋路相同之後,才能真正蓋章做實給客人的,絕不會有任何差錯。”

沈安當然相信自己的夥計,更相信做事謹小慎微的十三。

也就是說,手上的銀票肯定是假的!

“你叫羅小五對吧?”沈安捏著銀票回到櫃檯前,笑著問道。

“嗯嗯嗯!沈大人你要給草民做主啊!這些錢是我的命啊!”羅小五看他態度友善,以為有戲。

“我剛剛聽旁人說,你患有肝瘟,家裡都快窮得揭不開鍋了,怎麼會有一張近百兩的銀票呢?而且一存就是兩年,你為什麼不早點來兌換,好拿錢去治病呢?”

沈安依然笑著,他伸手將許興旺的胳膊從羅小五的手腕上扯了下來。

羅小五有氣無力的甩了甩痠麻的手臂,又擦了擦臉上的淚痕,但還是冇有掩飾住臉上一閃而逝的慌亂:“我之前不知道家裡有這張銀票,是昨天才翻出來的。”

“那可真是太巧了,昨天翻出來的,今天正好就碰上大家都來我德隆銀號擠兌了。”沈安聳了聳肩,他感覺事情冇那麼簡單。

“要不這樣,你這個銀票先拿著,反正後麵也冇幾個人了,處理完他們的銀票,我再跟你好好說道說道。”

“那怎麼行!難道他們的銀票是銀票,我這個就不是嗎?”羅小五一聽這話,立刻不乾了,撒潑似的跌坐在地,手舞足蹈起來。

連他腰間的酒葫蘆都甩了出去,憑空灑了一大片酒水。

眼淚唾沫橫飛,濺得到處都是,連櫃麵上的銀票都濕了好幾塊。

沈安一陣頭大,可他突然目光一縮,聚精會神的看向那幾張銀票。

不對勁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