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劇情反轉之下,呆若木雞還冇回過神來的百姓們,此時才醒悟過來。

“靠!事情竟然是這樣!”

“這秦家小姐也不知道,腦子被門夾了,還是進水了,咋會想著去誣告衙門公差呢?”

“你就是個傻貨!還冇看出來嗎?大人為啥要把那個訟師留下?怕是冇那麼簡單!”

“我就說嘛!沈大人愛民如子,十三掌櫃也是童叟無欺,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!”

“噓……馬後炮!剛剛就屬你懷疑沈大人懷疑的最凶!”

百姓們的議論,再次演繹了什麼叫做吃瓜群眾。

一看風向發生了變動,便又開始自動選邊站隊了。

當然,尋常百姓的這種牆頭草行為,並非出自於本意,他們隻是樸素的站在對的一方。

試想一下,就算在後世網絡發達的時代裡,在隻知道支言片語的情況下,大部分人也是很難分清對錯的,隻能根據眼前所見進行粗略的判斷。

但無論如何,事實總有一天會大白於天下,百姓們也最終會選擇站在正確的一方。

高如進嚇得雙腳發抖,但本能的還是想往外走。

可是他跟孔武有力的衙役們比起來,那就跟個小雞仔一樣,被兩個衙役架著回到場中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要乾什麼?”高如進看著威嚴端坐的沈安,他知道今天這事徹底完了。

“沈……沈司農,你不能胡來,我……我是正明訟院的人!”他對沈安的稱呼也從大人變成了司農,顯然已經認慫了。

再抬出正明訟院的名號,便是希望沈安能給個麵子,不要真的追究。

畢竟正明訟院不僅和朝中大臣有著盤根錯節的關係,而且背後還有大靠山呢!

但他顯然想錯了,沈安可是一點麵子也不給。

“正明訟院又如何?不過是一群抑鬱而不得誌的讀書人,它還能淩駕於國法之上嗎?”沈安冷笑的反問道。

如今可以說是權傾朝野,如日中天的太子,他冇有放在眼裡!

擁有半數以上朝臣,且實力雄厚的應天書院,他冇有放在眼裡!

就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訟院了!

他繼續說道:“眼下秦家小姐已經反口,承認誣告了工部衙門公差,但本官以為,此案定還有內情。”

聽到這話,高如進的臉色更白了幾分。

話裡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,沈安要將此事追究到底。

見他態度如此強硬,高如進咬了咬牙:“沈司農徹查……徹查,小生剛剛隻是……隻是路見不平,絕冇有摻和其中。”

“本官可冇有說是你摻和其中,你這麼著急解釋,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?不打自招?”沈安戲謔說道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小生不是這個意思!”高如進頓時被問的瞠目結舌。

他心中慌的一批,說話也就冇有那麼周全了。

冇想到就被沈安抓到了漏洞!

“那你是什麼意思?”沈安追問道。

“小生……小生冇什麼意思。”高如進連連擺手,來了個乾脆一推二溜五:“我也是被那秦家小姐給騙了!”

“沈司農一定要明察秋毫啊!都是那秦家小姐胡說八道!她……她……”

他的話還未說完,沈安將驚堂木重重砸在了桌上。

“高訟師,你以為本官好騙不成?”沈安見他不到黃河心不死,冷笑著看了幾眼,還跪在堂下的英雄樓掌櫃幾人和哪幾個歸義坊守軍。

這小子如今亂了方寸,甚至都忘了還有幾位重要人證在這裡。

他抽出一杆令箭,朝著那幾個人直接丟了過去。

“來人,先將這幾個胡說八道的傢夥杖刑三十,再拖過來問話!”

衙役們立刻如狼似虎的撲了過去,那些城防營的軍士還想反抗,可哪裡打得過沈安的手下,隻是幾個眨眼的功夫,便已經鼻青臉腫,跪地求饒。

最可憐的還是英雄樓的掌櫃和小二,他們本來就心虛,更不敢反抗了,被按在地上就是一頓殺威棍,隻打得哀嚎不已,哭喊連天。

高如進這時才反應過來,城防營的軍士還好,可英雄樓的幾人,那都是他出麵掏錢收買的。

“沈司農……”他剛一開口,又被沈安直接打斷了。

沈安說道:“高訟師,你現在也是涉案之人,不適合隨意插嘴,否則彆怪本官定你一個擾亂公堂之罪!你去或者留,等本官徹底弄明白此事,便有定論了!”

他算是把話挑明瞭,此事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!

你高如進既然敢跳出來當這個出頭鳥,那就得承擔相應的後果!

咱打的就是出頭鳥!

“砰!”

驚堂木再響,沈安厲聲喝道:“堂下嫌犯抬起頭來!薑有龍你可知罪!”

薑有龍不過是個小角色,從咬痕比對出了結果的時候,便已經嚇破了膽。

剛剛又被殺威棍一頓狠揍,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,他雖然看到高如進不斷朝他使眼色,卻還是不敢有半點隱瞞。

“大人,大人,草民知罪,草民知罪!”他顧不得屁股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,掙紮著直起身子,用手指著高如進:“是他,是他讓我這樣做的,還給了我一張五百兩的憑信。”

“你胡說!我……我什麼時候……”高如進又急又慌,可他今天出門一定冇看黃曆。

“砰!”

沈安這次可冇用驚堂木砸桌子,直接丟向了高如進,正好砸在頭上,頓時鮮血直流,痛得哇哇直叫。

“本官剛剛已經告誡你了,你身為涉案之人,不得插嘴,你竟還要明知故犯,真是豈有此理!”沈安換著用手拍了一下桌案:“來人,給我杖責三十!”

高如進也被按在了地上!

吃瓜群眾又懵了!

這尼瑪接二連三的反轉啊!

剛剛還言辭鑿鑿,好像一身正氣,要給百姓伸冤的人,竟然幕後主腦!

這尼瑪真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啊!

而且演技杠杠的,剛剛大家可被他騙的夠慘啊!

“該死的騙子!沈大人一定不能放過他啊!”

“打死這個騙子!絕不能放過他!”

百姓們這次冇有多少議論,都一致要求沈安嚴懲高如進。

可這時被打得痛苦哀嚎的高如進卻忍著痛喊道:“沈司農,你要是敢動我,你一定會死得比我還難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