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個關於應天書院的情報,同樣讓沈安極其震撼!

在梁帝發動對門閥世家的清洗後,應天書院憑藉著早就安插在各個衙門的大量寒門仕子,已經滲透到朝廷各個衙門。

在這些仕子當中的佼佼者不少已經登上高位,成為能夠左右朝廷政局的重要人物,沈安剛剛見過的嚴義和劉允也是其中之一。

沈安發明瞭堪用的火器之後,他認為武功已經不再是江湖人士的絕對優勢了。

畢竟肉身再強,也絕不可能抵擋火器的攻擊!

一個驚天雷下去,哪怕是宗師又如何,同樣是涼涼!

可應天書院卻兩手都要抓,兩手都抓得很好。

武力值幾乎可以碾壓其他江湖門派,縱使擁有歸無涯和張道陵兩位宗師坐鎮的燕子樓、柳葉門,恐怕也奈何不了他們。

文治也絲毫不弱,據丐幫已經掌握的情況來看,除了嚴義和劉允,至少已經有上百名應天書院的仕子進入了朝堂。

這纔是最恐怖的!

掌控國家實力,永遠比江湖門派要厲害得多!

如今應天書院的四大長老,竟然出現在了黃承旭身邊,也不知是黃遷投靠了應天書院,還是應天書院投靠了太子,又或者兩強聯合走到了一起。

若是是後兩者的話,那現在的太子,就是集軍政大權於一體的超級龐然大物了!

但縱使如此,秦二郎的仇,沈安不能不報!

虎嘯關毒殺雲州軍將士的仇,他不能不報!

管他是什麼應天書院,還是太子!

就是天王老子,也阻止不了他!

說來話長,其實不過轉瞬,沈安的臉色陰沉如水,雙目之中的殺氣越來越盛。

他有樣學樣,冇等無花公子對他的話迴應,身子猛地一弓,右腳往後蹬地,人便化成一道虛影,如同炮彈一般彈射而出。

“來得好!”無花公子嘴角一撇,手中金蛇劍往前一探,一招拿手招式【毒蛇吐信】,直取沈安麵門。

他自恃武功卓絕,且利刃在手,而沈安隻是赤手空拳,有些托大的寸步不移,全憑手中金蛇劍想要攔下,甚至直接刺死沈安。

“哼!應天書院的人,果然十分囂張!”沈安自然不會一頭撞上那含毒的劍尖,他步法突變,竟在臨近之處,直接騰空而起,化拳為踢。

他使出了撼嶽拳的第二式破山腿,而且腳尖所指之處,角度十分刁鑽。

自從他修習了《藥王寶典》上的吐納之法後,對於剛猛有餘的撼嶽拳,起到了剛柔並濟,相輔相成的奇妙之效。

可以說,如今的撼嶽拳已經脫胎換骨,無論是拳法還是腳法,都更上了一層樓。

可以做到剛中有柔,柔中帶剛,也使得他能在各種招式之間,順滑的隨意切換,達到徹底融會貫通的地步。

“這小子所用的招式似曾相似,卻又好像從未見過,而且威猛有餘,勁力綿綿不絕,無論招式還是心法,都是上上乘,無花公子恐怕占不到多少便宜了。”

矮胖的陶老雙手疊在肚子上,但實在太胖,兩隻手握不到一塊去,隻能耷拉放著,顯得有些滑稽。

他眼神銳利,一眼洞察沈安的武功乃是上上乘,隱隱為無花公子擔心起來。

應天書院的十八長老,是分先後的,所以其中的競爭十分激烈,但陶老乃是此次入京小團隊的為首之人,若是讓無花公子折在了一個寂寂無名的小輩手中,對應天書院,對他都不是好事。

“讓本姑娘好好想想。”風騷的冰鳳凰臉色依然嫵媚,但眼神卻也多了一絲凝重,她說道:“此人剛剛出拳似乎有半分秦家撼嶽拳的模樣,但撼嶽拳以剛猛著稱,絕無可能臨陣變招。”

“可他接下來的那一腳,卻又神似撼嶽拳中的破山腿,本姑娘縱橫江湖數十年,從未見過如此古怪的武功。”

一旁的高瘦男子,自從出現始終一言不發,好似一個啞巴,就是現在場中已經打得有來有往,過了上百招之多,他依然冇有出聲。

可他的眼神已經說明瞭一切,他的疑惑絲毫不比陶老兩人少上分毫。

至於黃承旭等人,雖也有些武功,但與無花公子、沈安相比,相差甚遠。

其中的奧妙,看不出來,卻也被驚得瞠目結舌!

操!

難怪沈安和文瑤兩人會那麼囂張,原來是個絕世高手!

不過黃承旭眼見沈安被無花公子纏住,而文瑤正站在戰圈之外,滿眼的小星星。

他朝著手下使了個眼色,便帶著人悄悄繞了過去。

此時的文瑤已經深深被眼前激烈的打鬥吸引住了,心中暗自在為沈安叫好,根本冇有注意到身後已經有人靠近。

而身陷打鬥中的無花公子,則隻能用驚駭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了。

他已經是半步宗師巔峰,但打鬥之下,他不僅奈何不了沈安,甚至隱隱落於下風。

激烈的打鬥,是極其消耗內力的,他已經漸漸力有不逮,可對麵的沈安,卻好似有著無窮無儘的後勁,越打越猛。

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妖孽?

心中驚駭,手上的招式,也就亂了。

拚死擋住沈安的拳頭,卻已經來不及擋下沈安的另一腳。

“啊!”

“啊!”

接連的叫聲響起,一個尖叫,一個慘叫!

尖叫掙紮的文瑤,被黃承旭直接扭著胳膊縛在地上,隻剩嘴巴還能開口。

慘叫的則是無花公子,他好似斷線的風箏,直接被踹飛了出去。

本就蒼白無血的臉,在嘴角流出的殷紅血色襯托之下,顯得更白了。

陶老冇有冷眼旁觀,他縱身而起,穩穩地將無花公子接住,扶他坐下,飛快地在其身上連點數下。

冰鳳凰臉上驚愕一閃而逝,隨即扭著腰肢,往前一步,妖媚地朝沈安笑道:“小兄弟身手不凡,年紀輕輕武功便已臻化境,不知師出何門何派?”

而那個瘦高男子,也出手了,他連番跳躍,虎視眈眈地立在了沈安另一側,和冰鳳凰形成了夾擊之勢。

無花公子敗了!

等同於應天書院的麵子被摔在地上!

但沈安能打敗一個無花公子,卻絕打不過他們兩聯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