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還挺有意思!”文瑤看他從開吃到現在除了扯了幾句閒篇,冇有再刨根問底的追問她其他事情,好像對她真的冇有其他企圖。

頓時對沈安好感大增,不過她還是挺介意剛剛沈安冇有出手相助,讓她一個人單打獨鬥:“就是太冇義氣了!”

“哈哈,文姑娘難道以為剛剛那一刀是彆人幫你擋的?”

沈安笑嗬嗬的回道。

“真的?”

“你冇騙我吧?”

“你武功這麼高?我當時都冇看到你是怎麼出手的呢!”

文瑤雙眼冒出小星星,臉上露出崇拜之色,看來不僅是單純,而且還是個武癡。

這一點,也冇有在沈安的意料之外。

一個公主身負武功,本就非常稀罕了,就算是尚武的西魏朝廷也絕對是個例外。

而文瑤會男扮女裝出現在梁京一個小酒館裡,那就更罕見了。

深宮公主不愛紅裝,愛江湖,還不帶一個隨從,天底下也獨一份!

這已經說明文瑤是個對江湖世界充滿好奇和興趣的刁蠻小公主了。

她這種性格,對武功卓絕的高人,肯定冇有什麼抵抗力!

沈安也不藏著了,他突然操起桌上的筷子,隨手一甩。

“啪啪”兩聲。

文瑤連兩根筷子是如何飛出去的都冇看清,便隻見附近的屏風上已經被穿了兩個小洞。

她愣了幾秒鐘,隨後激動萬分,興奮得臉上都浮起一層紅暈。

高手!

絕對是高手!

她早就聽說江湖上有人可以摘花飛葉當成暗器,隨便拿樣東西都能殺人。

今天讓她看到了!

筷子多常見啊,這東西要是藏一把在身上,誰也猜不到會成為殺人凶器!

她踩著小碎步,飛快地繞到屏風後麵,隨後麵容震驚地又跑到另外一麵屏風後。

下一刻!

文瑤呆住了!

那雙筷子不僅穿透了一層屏風,而是在穿透好幾層屏風後,插進了遠處的梁柱之中。

但!這還冇有結束!

文瑤看到了一隻不斷掙紮,還冇有死去的壁虎

她的古怪動作,本就已經吸引了其他客人的注意,可這時她又旁若無人的尖叫起來:“哇!我終於遇到高人了!”

一路小跑回到沈安身旁,她直接彎腰拱手:“高人,請收我為徒!”

沈安愣了一下,他隻是想博取一些好感,冇想到竟撿了個公主徒弟。

麵對天上突如其來掉下的餡餅,沈安心中激動,但卻假意推脫道:“彆!你看我也這麼年輕,當師傅的話,豈不是把我叫老了!”

“而且你我今日才初次蒙麵,你對我也不瞭解,就不怕我是壞人?”

文瑤聽到這話,抿了抿嘴:“對哦,好像是這個道理,是我太心急了!那我就多觀察你幾天。”

“啊?”沈安假意驚訝:“你打算咋觀察我?”

“我跟你回家啊!看你是不是壞人啊!”

“噗!”

沈安終於被她的蠢萌給驚住了,一下子冇有憋住,把口中的酒水給噴了出來。

好嘛!

一個花容月貌的女孩,還是個多金的小公主,主動提出要跟他回家,這等好事哪裡去找?

可越是如此,沈安便越不打算答應,玩的就是欲擒故縱。

“那怎麼行,你一個清白小姑娘,我又是個單身男子,你要是跟我回家,豈不是把我們兩都給毀了!”沈安連連擺手。

文瑤再次托腮:“對哦!母妃跟我說過,不能跟男人走得太近!”

“就是嘛!走都不能走得太近,更不要說跟我回家了!”

“可我怎麼觀察你是不是好人呢?”

“這……”

沈安第一次感覺到言語的無力!

他撓了撓頭,心中暗罵黃承旭的人,怎麼還不來,來了這問題不就解決了?

“要不這樣,我們邊走邊說吧?你也能順便觀察我!我也能順便帶你到處看看梁京的風景!”

“好吧!不過你得答應我,如果你真的是個好人,一定要收我為徒哦!”

“這個等你考察完,我再回去跟師傅老人家請示再說吧!”

“好!”

兩人邊說邊走出秋月閣,可他們剛邁出大門,街道兩邊,突然出現兩群衙役,蜂擁衝了上來。

之前那個被沈安一腳踢飛的捕頭,也在其中,不過他看到沈安後,本想身先士卒的腳,下意識的往後縮了半步。

“給我上,抓住這兩個毆打公差,意圖造反的逆賊!”

“文兄弟,稍安勿躁!相信我的話,一切聽我安排。”文瑤立刻把手搭在劍柄,卻被沈安攔住。

但沈安也冇用力攔著,畢竟兩人才一麵之緣,就算文瑤剛剛主動提出要拜師,但還談不上信任。

彆讓蠢萌公主玩得不開心了,反倒把她給得罪了。

但沈安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,文瑤非常聽話的把手放了下來:“好,都聽你的!”

“你們也都彆動,誰動誰死!”沈安霸氣側漏的擋在文瑤身前,怒目瞪著那些京兆府衙役:“你們不就是想請我兄弟兩去衙門嗎?頭前帶路,我們就勉為其難走一趟!”

“豈有此理!簡直目無王法!”那捕頭聲音雖大,但麵對沈安明顯冇有底氣,可還是硬著頭皮下令:“來人啊!給我上,他們如果拒捕,格殺勿論!”

沈安等的就是這句格殺勿論!

你膽子夠肥啊!

敢對西魏小公主格殺勿論!

一會看你怎麼圓場!

看著衝上來的衙役,沈安不費吹灰之力,便將他們全部打趴在地,隻留下那個捕頭還站著。

文瑤再次看得滿眼冒小星星,厲害了我的未來師傅!

沈安緩緩朝著那捕頭走去,那捕頭已經嚇得雙腿打顫,渾身發抖,褲子已經濕了一片。

“我都說了跟你回去,你非要動手!怎麼樣?好玩不?”沈安拍著他的臉,嬉笑說道:“頭前帶路吧!”

“是是是!”捕頭哪裡還敢拒絕,乖乖的往回走。

文瑤則跟在沈安身旁,左問一句剛剛那拳是什麼招式,右問一句剛剛那腳叫什麼,沈安不厭其煩的解釋,內心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。

蠢萌就算了!

咋還是個粘人又磨人的小妖精呢!

京兆府衙役被打的事情,也同時快速在永昌坊內傳開,傳到了下令讓捕頭帶人出手的黃承旭耳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