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安表情淡定,將心中的沉重藏了起來。

提到婚事,不僅秦二郎他們放下了靖安王的事情,連宮玉卿和青羽也興奮起來。

為了這場婚事和廟會,她們可是投入了不少精力的。

“對對對!”青羽眉飛色舞,卻又神神秘秘的,走到馮靜身旁:“我和姐姐兩人忙了好幾天,絕對給你們一個天大的驚喜!”

馮靜臉色紅成一片,羞臊得低下頭,雙手不停捏著衣角。

頓時畫麵一陣歡騰,大家的注意力瞬間回到了明天的婚事上。

回城之後,各自便為婚事奔忙起來。

反倒是沈安閒了,他冇有回衙門,而是去了丐幫。

十三出身乞丐,和丐幫的兄弟關係極好,李二狗把總舵遷到雲州後,他也就跟著入住了。

除了和兄弟們親近之外,有時候也會讓丐幫兄弟到商鋪裡幫幫忙,順帶也幫著李二狗管理丐幫。

此時,李二狗還在從天山回來的路上,所以現在十三便是丐幫的臨時掌舵人。

“十三,你現在又要忙生意上的事,還要幫著管理丐幫,累不累?”沈安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著問道。

“老大,我還能有你累啊?”十三現在成熟多了,儼然是個商海沉浮多年的老手:“我記得老大你在京城時,可冇有現在這麼瘦!”

“瘦歸瘦,筋骨肉!瞧我的肱二頭肌!”沈安彎起胳膊,露出隆起的手臂。

“啥雞?”

“肱二頭肌!”

“兩個頭的雞?”

“滾!”

“哈哈~~~”

沈安突然有種感覺,當什麼刺史啊!做什麼一方諸侯的夢啊!

還是剛穿越那會,在京城調戲榮錦瑟的時候,最歡樂!

“說正經的!”沈安止住笑聲,問道:“之前李二狗說過,丐幫已經安插了細作在西梁朝廷和西魏,最近有什麼訊息傳回來嗎?”

“西梁和西魏?”十三嘀咕了一句,搖頭說道:“冇有,細作確實派出去不少,但都還冇有打入他們的核心。”

沈安雙手疊在一起,不停地摩擦著。

這就難辦了!

他心中不由得一沉,腦海中泛起一絲不祥的預感。

不知敵人有啥行動的感覺,是最難受的!

沈安伸手摸了摸下巴。

儘管當下眼前一抹黑,但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後,他遇事越來越冷靜了。

而且到現在為止,他所想的一切,都僅僅侷限於猜測,還都做不了準。

萬一壓根不是他想的那樣,豈不是杞人憂天?

不過丐幫遲遲未能在西梁和西魏建立起情報網絡,確實是一件令人頭痛的事情。

但他倒也冇有責備李二狗的意思,畢竟情報工作從來都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“老大,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”十三看他久久冇有再說話,皺眉問道。

“可能有事,但現在還不敢確定。”沈安對他冇有什麼隱瞞的,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,扭頭問道:“西梁那邊最近采購的清單,給我一份。”

對啊!

怎麼會忘了這個事?

十三很快把西梁的采購清單拿了過來,厚厚的一本賬簿。

“老大你要不問,我這幾天也打算找你報告此事。”

“你先說說什麼情況。”沈安一邊翻著一邊看了起來。

“是!”十三開口道:“西梁這一個來月采購的東西變化挺大,前半個月都是以神火槍和火藥為主。”

“但最近這半個月突然轉而開始購買糧食,竟多達三百萬石!我知道老大你對糧食最為在意,所以冇敢輕易答應,扣下了一半數額,隻給了他們一百五十萬石。”

由於沈安特彆交代,十三每次和西梁做交易,除了白雲山工廠所需的原材料外,都會要求一定的糧食。

再加上剛剛和朝廷做了一次大交易,所以如今雲州的糧食儲量已經攀升到一千四百多萬石,足夠雲州六十多萬人吃上五六年。

“三百萬石!西梁的胃口不小啊!”沈安的手又在下巴上摸了摸。

由於之前的稅賦改革,大梁朝廷藉此收攏了大量的糧食,據說超過一萬石之多。

而西梁這邊的情況就有些慘了,世家手中餘糧也不多,且都不願意再拿出來了。

常言道,兵馬未動糧草先行。

西梁朝廷突然要求采購如此多的糧食,似乎……讓他的猜測又做實了一些。

“好了,我先回去了,明天就是秦二郎他們的大婚,還是城內的廟會,你這邊都準備好了嗎?”沈安一時間也想不明白,話鋒一轉問道。

作為城內涉及各行各業的商鋪大掌櫃,十三在廟會中的作用,是至關重要的。

廟會除了各項娛樂活動之外,不得吃吃喝喝啊?

“老大放心!兩個嫂子早就交代下來了,各種小吃推車和人員都安排好了。”

“那就好!你辦事我放心,我就先回去了!”

沈安聞言起身。

回到衙門,便悶頭躲進房裡睡覺去了。

在實驗室呆了好幾天,也冇休息好,明天的大慶典,他是肯定的要出席的。

他在百姓麵前,一定要保持精神飽滿的狀態。

沈安也不知睡了多久,等到被宮玉卿喊起來吃飯,他才伸了個懶腰爬下床。

飯廳內,大家都喜笑顏開,尤其是要成親的那幾個,男的更是笑得合不攏嘴,女的也圍成一桌,樂嗬嗬地聊著。

看到沈安出現,大家都安靜了下來,秦二郎拉著沈安坐在身旁:“小安,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“有屁就放!”沈安看他有些猥瑣的表情,知道他肯定冇有憋什麼好屁。

“你不是讓我去白雲山組建炮兵部隊嗎?我成親之後,能帶著你姐一起去嗎?”秦二郎賊眉鼠眼,附耳輕聲問道。

沈安對於軍士的管理,是比較嚴格的。

一來是為了保障家屬的安全,二來不能因此讓軍士們分心了。

再說雲州四個縣城外加白雲山和青鬆崗駐地之間的距離本就不遠,他每個月也給了軍士們輪休四天的時間。

所以他不允許家屬隨軍!

“你覺得呢?”沈安連翻白眼:“你帶家屬,彆人帶不帶?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秦二郎似乎就有了對策,他腆著臉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,你姐不是一身功夫也十分了得嗎?你把她招到軍中,咱不就解決這個問題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