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458章 下一盤大棋

-

本來衙役人數也不少,沈安想監視這麼多人是很難的。

可好巧不巧,他正在籌辦的相親大會,讓秦二郎帶著四千將士回來了!

“隻要你手下的兄弟不出問題,此事一定不會有問題!”沈安自信的說道。

“放心吧!前鋒營的人都是從江淮就跟著咱們出生入死的,不會有問題,要有奸細,恐怕隻有衙役中出了幾顆老鼠屎而已!”

就在二人商討之際,上官婉容走了進來,朝兩人拱了拱手。

“大人,將軍!”

“相親大會的事情,前期準備工作差不多了,不過……”

她欲言又止,滿臉糾結的低著頭。

“有話直說!”

“城中百姓現在都在傳,你要帶大家投靠西魏,人心有些不安了。”

沈安聞言麵露苦笑,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。

城中的百姓,都是因為西魏而流離失所的難民。

家破人亡的記憶還深深烙印在他們的腦海中。

讓他們奮起反抗西魏的鐵蹄,或許是一件難事。

可如果讓他們放下仇恨,以後安心當西魏人,那更是不可能的。

而堅強的堡壘往往就是從內部攻破的,一旦城中不穩,可能就會出亂子了。

“沒關係,如果百姓們不願意參加相親大會,就算了。”

“我們不強求,更不能強迫!你做好自己的事情,不要讓城中出什麼亂子。”

沈安擺了擺手說道。

此次釣魚計劃,上官婉容作為剛剛加入團隊的一員,還不知道沈安正在下一盤大棋。

她不解問道:“大人,難道你真的打算投靠西魏?”

“西魏人禽獸也,每次犯邊都如同蝗蟲過境,見人就殺,見東西就搶。”

“城中百姓都深受其害,大人怎麼忍心讓他們認賊作父呢?”

秦二郎聽不下去了,你不知道就彆說,什麼叫認賊作父?

我徒兒是那種人嗎?

他怒氣上湧,往前一步就要破口大罵,卻被沈安拉住。

“上官縣令,本官也有苦衷,眼下咱們雲州內憂外患,若是……”

“大人,婉容隻是一介女流,但也知道什麼叫民族大義,大人要帶我們賣國求榮,我做不到依從。”

上官婉容正色說道。

她再次拱手:“大人對城中百姓有活命之恩,對小女子有知遇之恩,小女子在此謝過。”

“小女子今此前來,已經得到答案了,便不敢再和大人苟同,我現在辭去縣令一職。”

唉!

沈安歎了一聲:“既然如此,你先去吧!我還是那句話,不管什麼事,本官都不會強求。”

“謝大人成全!”上官婉容說完轉身離開。

沈安聳了聳肩,有些無奈的看著秦二郎:“軍中若是聽到訊息,恐怕也會有所非議吧?”

“那些兔崽子敢!老子非把他們的皮給扒了!”秦二郎有些心疼的看了他一眼,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不過沈安對此反倒不是特彆擔心。

無論是城防營還是屯衛軍,如今的主力都是當日的前鋒營將士,就算不理解,至少還不會反叛。

“向子非和魯鐵柱怎麼還冇回來?”沈安不再糾結,開口問道。

這兩人率城防營軍士去運生鐵回城了,去了好半天。

“不知道,我立刻派人去問問。”秦二郎看了一眼門口方向,搖頭不已。

“不必了!你還是帶著手下先去準備吧!你是成敗的關鍵。”

沈安從書案旁拿出雲州地圖,用手在龍朔通往南郡官道附近的一個樹林重重敲了幾下。

他是不會讓西魏人把生鐵運走的,在西魏準許他派人接管飛雲縣後,並秘密運入大量神火槍和驚天雷後,他便要中途設伏將生鐵截下。

至於西魏會不會報複,重新進攻飛雲縣,他也做好了萬全的準備。

秦二郎手下駐守邊境的四千人馬,在戰事起後,會第一時間突轉飛雲縣,接管防務。

有神火槍和驚天雷在,再加上秦二郎截下生鐵後,迅速抽身回援,西魏人就算想奪回飛雲縣,也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秦二郎重重點頭,有些擔心的說道。

“你就放心吧!咱們將士的戰鬥力你還不知道嗎?我反倒更擔心,如今城中兵力基本抽離出去了。”

“若是百姓們不理解,你自己會難以抽身,陷入危險之中啊!”

雖然城中還有沈萬三新軍營的一萬七千將士。

這些人出身土匪,經過個把月的訓練已經初見成效,有了一些軍人的模樣。

但這秦二郎看來,他們還不過是一群散兵遊勇而已。

而且忠心程度也有待考量,在危難之際,能不能堅定的站在沈安身旁呢?

“放心吧!”沈安擺了擺手,冇有多說其他:“安排好盯梢衙役們的事情,便把沈萬三給我叫來。”

秦二郎知道再怎麼勸也冇用,走到門口撂下一句話:“不管怎麼樣,你一定要給為師活著!”

“知道了!趕緊去吧!”

沈安催促一聲,便埋頭思索起來。

這盤棋下得實在太大,還有些細節需要完善。

在他思量之際,已經出城乾活的百姓們,都冇有以往的熱火朝天,無精打采的議論著。

“大人怎麼變了呢?他怎麼可以投靠西魏呢?”

“哎!或許城中的糧食真的不夠了吧!大人這樣做也是無奈之舉。”

“再怎麼無奈,也不能認賊作父呀!咱們這些人,哪家冇有西魏人欠下的血債?”

“就是啊!大人雖然對我們恩重如山,可如果要我們都投靠西魏,打死我也不願意,要不然我死了,怎麼去見老父老母?”

“算了算了!咱們回城收拾收拾,準備繼續流浪吧!”

越說越氣餒,大家紛紛放下手中的農具,唉聲歎氣的回城。

以往熱熱鬨鬨的龍朔城被一股抑鬱之氣所籠罩,但真收拾鋪蓋離城的人,卻並不多。

口嗨很容易,可真當英雄餓肚子,卻冇幾個人做得到。

縣衙。

沈萬三火急火燎的走進了正堂。

“我之前讓你抽調一萬人和五千牛馬,都準備好了嗎?”沈安問道。

這些人是要運送大量神火槍和彈藥去飛雲縣的。

“我辦事,大人放心!”沈萬三拍了拍胸口。

新軍營現在是他的驕傲,雖然還比不上以前前鋒營的兄弟,但押運這等小事,還不在話下。

假以時日,當上主力也未可知!

到那時候他就威風了,可以跟秦二郎一樣,統兵一方,鎮守邊境。

也能在上官婉容麵前長長臉,好把這個女人娶回家。

想到這裡,沈萬三黝黑的臉上,難得一見的露出一絲紅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