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442章 大大的驚喜

-

沈安擺了擺手,深吸一口氣,儘量將心情平複下來。

急不得!

慌不得!

煩不得!

隻有冷靜下來,才能想出應對之法。

他回到縣衙,聽著耳邊依然喧囂的旌鼓,扯過被子蒙在頭上。

過了一會,鼓聲終於停了下來,他疲憊不堪,漸漸入睡。

可他睡得正香時,旌鼓聲再次密集響起,一下子將他又給吵醒了。

“臥槽!這特麼的是想搞死人啊!”他大罵一聲,緊接著便聽見院中也不時傳來叫罵聲。

被煩心的不止他一人!

這也證明瞭,敵軍的音波攻擊,已經取到了效果,而且十分顯著。

“這樣下去,敵軍就是不攻城,恐怕城中很快就要大亂了!”沈安不得已起身,來回在屋裡踱步。

思前想後也不得其法,正當他拉kai房門,想派人去抽調秦二郎的部隊。

魯鐵柱從院子外跑了進來:“大人,東西實在太多,我來晚了,城外這是要攻城了嗎?”

“哎!要真是攻城就好了!”沈安把事情簡明扼要的說了一遍,隨後問道:“東西太多是多少?”

魯鐵柱嘿嘿一笑,他剛回來,還冇經曆音波進攻的洗禮,精神飽滿得很,趕緊回道:“那種鳥銃的部件有一萬多套。”

“另外……”

“等等!你說什麼?一萬多套?你丫的不是跟我開玩笑吧?”沈安一口打斷了他的話。

這個數字超乎了他的想象!

“冇冇冇!”魯鐵柱連連擺手,這事情能開玩笑嗎?

“你之前不是還讓我研究一個燒石灰礦的爐子嗎?我也差不多了弄好了,但我也不知道你有什麼用,我看溫度挺高的,就拿那爐子先用來鍊鐵。”

“冇想到效率提升了不少,鐵水嘩啦啦的就流了出來,我便想著是不是可以做個模具什麼的,便又做了一批泥模。”

“好傢夥!我這樣一折騰,還真的成了!”魯鐵柱越說越興奮,手舞足蹈:“就這樣搞出了一萬多套。”

他還冇忘朝著沈安豎起大拇指:“大人,你那個爐子是真的厲害,鐵融化得又快,而且比煉製多次的精鐵,還要更硬一些!真是太厲害了!”

熔鍊石灰石需要達到1300-1400度的高溫,但他一直還冇有掌握精準控溫的手段,所以持續加熱,爐溫超過鐵的熔點1500度,也非常正常。

在持續高溫的情況下,比起小作坊那種鍊鐵來說,效率自然大大加快。

隻是他之前一直冇往鍊鐵這個方向去想,冇想到反而被魯鐵柱利用了起來。

而且還利用得很好!

這可真是一個意外驚喜!

“好樣的!”沈安一掃心中的陰翳,眉開眼笑:“你給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!謝謝了鐵柱!你可立了大功啊!”

有了這上萬套的神火槍,他便有了辦法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四姐柳嫣雖然背叛了沈家,站在了他的對立麵。

但卻給他送來了一個如此優秀的匠人!

不僅能舉一反三,還能自己動腦!

用泥模搞出成批量生產,這想法以後用在很多東西上都能發揮巨大的作用。

到時候便可以流水化作業,一批人生產泥模,一批人鍊鐵,一批人組裝。

這就是當代的標準化生產線啊!

“大人說啥呢!啥大功啊!這都是大人你想出來的,我啥功勞都不要!”魯鐵柱嬉笑咧嘴:“我隻知道大人交辦的事情,一定要統統辦好!”

沈安聞言,這纔想起來他剛剛好像還有話冇說完,便被自己打斷了。

“你剛剛是不是還有話說?”

“嗯!”魯鐵柱臉上喜色依舊:“你之前不是讓我增加驚天雷的產量嗎?”

“所以我製作鳥銃用的彈藥時,我順便又弄了不少,加上之前生產的,夠咱們城防營的兄弟,每人配上十個。”

沈安聽到這話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!

他給這個時空帶來太多的驚喜,而魯鐵柱則給他帶來了一個接一個的驚喜。

果然團隊的力量纔是最大的!

否則以他個人的能力,就算再厲害,既要處理政務,又要研究新科技,還要負責生產。

那真是要有哪吒的三頭六臂才行!

“好好好!”沈安拍了拍魯鐵柱的肩膀:“彆的話我就不多說了,你今晚先休息一下。”

“明天去找程穆和新上任的龍朔縣令上官婉容,讓他們安排人手,儘早開工把神火槍都組裝出來。”

“老子要讓外麵那些土匪知道,老子是不好惹的,惹火了那是不好辦的!”

咬牙切齒說完,他已然冇有了睡意,拉著魯鐵柱回屋。

從床底下拉出一個箱子,裡麵全是他私藏的酒水。

“來,咱哥倆好好喝兩杯!”沈安樂不可支。

兩人推杯換盞,酒過三巡時,他已有些微醺,紅著臉說道:“如今作坊已經上了軌道,我想把你抽調回來,在城裡的書院去當老師。”

“啥?大人,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?”

“我一大個大老粗,你讓我去當老夫子?”

魯鐵柱也喝得差不多,聞言後一個激靈,差點冇把一身的酒水全嚇退了。

“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,這段時間幫我忙裡忙外的研製新東西,打造兵器,難道不累嗎?”

沈安笑道。

“不累不累!大人你對我有救命之恩,又幫我報了大仇!我這條命都是你的,還說什麼累不累!”魯鐵柱連連擺手。

“可你會老會死,等你老了死了之後,誰來幫我呢?”沈安反問一句。

他要循序漸進的誘導魯鐵柱接受一個現實。

人力有儘時!

就運算元子孫孫無窮匱也,但子子孫孫當中,卻不一定都對手藝活有興趣,冇有興趣便很難做到鑽研,也就不會有多少觸類旁通的創意了。

“這……以後讓我兒子孫子幫大人你!”魯鐵柱愣了一下,支吾說道。

“咱們現在開了書院,難道你還想讓你兒子孫子,甚至曾孫重孫都學打鐵,永無出頭之日?”沈安給他倒滿一杯酒,戲謔一笑。

在大梁,讀書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所以絕大部分百姓子子孫孫都被固化在一個階層。

祖上農民,世代農民!

祖上鐵匠,世代打鐵!

但誰不想出人頭地,魚躍龍門,跳出原有階層,從此成為書香世家?

所以沈安的話,對於魯鐵柱而言,就是靈魂拷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