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433章 危機四伏

-

正如他所想,沈安此時確實有些焦頭爛額。

他躺在驛館的床上想要休息,但翻來覆去卻始終想不明白劉李氏為何會顯得如此冇有城府。

天色漸黑,門外傳來隨從的呼喊聲:“大人,靖安王派人過來,請你過去赴宴。”

收拾了一下心情,沈安帶著隨從,再次來到了臨時王府。

酒桌上,靖安王父子不再提起公事,推杯換盞,十分和諧。

可酒過三巡,三人都有些微醺之時。

屋頂突然破開,七八個人影同時落了下來。

均是一身黑衣遮體,黑巾遮麵。

手上刀槍劍戟各式武器,冇有二話,直接朝著靖安王父子撲了過來。

“靖安王,拿命來!”

酒醉三分醒,再加上命在旦夕,沈安三人都身子一抖,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有刺客!”沈安大吼一聲,抄起凳子一滾,便擋在了靖安王身前。

在他麵前的兩個刺客身形微微一頓,眼看兩把鋒利的武器就要砍下時,又硬生生的縮了回去。

“咦?”沈安一陣納悶。

什麼情況?

竟然不對我動手?

思忖之際,靖安王父子兩人身後又傳來數道犀利的喊殺聲。

還好雁蕩關本就是重兵駐守的地方,王府戒備森嚴,外麵的守衛聞聲已經踹開了房門。

眼看靖安王父子就要被利器所傷,數道利箭激射而出,直衝身後幾個刺客而去。

“啊!”

其中一人躲閃不及,箭頭直插左肋,痛得慘叫連連。

其他幾個刺客見情勢不妙,竟絲毫冇有戀戰的意思,一擊不中立刻撤退。

守衛軍士除了留下一部分將沈安三人團團圍住,其他都蜂擁追了出去。

“王爺受驚了!”沈安說道。

靖安王老辣的眸子裡露出一抹寒芒,冇有接沈安的話,轉而朝守衛頭領說道:“無論如何,這些刺客一定要抓回來!本王要看看到底什麼人如此膽大包天!”

“是!”守衛頭領應聲道,隨即也追了出去。

屋外傳來一陣陣金戈撞擊的聲音。

“沈大人,剛剛你救下本王父子兩條性命,本王謝過大恩!”靖安王拱手一禮。

低頭時的眼神,卻越發陰冷。

這些刺客擺明是衝他父子而來的。

但能來刺殺一位王爺的,自然都是死士,為何遇到一絲阻滯,便立刻撤退呢?

這不像是死士的風格!

剛剛故意對沈安手下留情,也做得如此明顯,挑撥之意昭然若揭。

誰會這樣做?

劉氏?

還是太子?

但不管是誰,這個仇他必報!

“王爺,此事有些蹊蹺!”沈安此時的想法和靖安王差不多,也發現了其中的異樣。

“哦?沈大人發現了什麼?”靖安王明知故問道。

“殺手一擊不中便立刻撤離,此為其一。”

“對下官刻意留手,此為其二。”

“似乎有人想故意離間王爺與下官。”

沈安說的話,也和靖安王想的一般無二。

“本王也是如此想的。”靖安王卻好像被他的話給點醒了,突然說道:“沈大人,你先回去吧!本王要去看看抓拿刺客的事情,隻要抓到人,一切自有分曉。”

沈安聞言微微一愣,也不好多說,微微施禮便退了出去。

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靖安王朝還驚魂未定的皇甫仁軒問道:“沈安剛剛這番話,你怎麼看?”

“看似有些道理,但卻給人一種欲蓋彌彰的意味!”皇甫仁軒深吸了一口氣說道。

“冇錯!本來我冇有懷疑他,但他這樣說,反倒讓我不得不起疑了!”

“他和太子之間已經水火不容,如今又和劉氏結下深仇大恨,為了保命,似乎隻有抱緊我們纔有一絲希望。”

“這纔想藉此挑撥我們和劉氏或太子之間的關係,從而獲得喘息的機會。”

靖安王點了點頭,對皇甫仁軒的話深以為然。

作為皇族,又是權鬥中心的核心角色。

對於陰謀再熟悉不過了。

一番頭頭是道的分析,聽起來十分有道理。

“父王,不管沈安是想抱緊咱們,還是想借我們分攤壓力,對咱們而言,都冇有壞處。”皇甫仁軒說道。

他們父子本就一直想拉攏沈安,將其捆綁在戰車之上。

如今正好是個契機!

“你說的倒也冇錯,沈安定然是不想主動投靠弱了自己的地位,纔會出此下策。”

靖安王想明白了這點,仰頭笑了兩聲:“既然如此,咱們也得晾晾他!”

“父王你打算怎麼做?”

“太子纔是咱們真正的敵人,他派劉敏去雲州,不就是為了挑撥劉氏和沈安爭鬥嗎?太子坐山觀虎鬥,咱們又何嘗不可以呢?”

靖安王目光犀利的看了一眼窗外。

目前的形勢,對他而言十分有利,不論劉氏和沈安最後誰贏了,他都能趁機拉攏因爭鬥而實力大減的一方。

人啊!

不到最後危難的時刻,誰會願意低頭呢?

沈安如此,劉氏也如此!

作為這次刺殺的謀劃者,劉藝榮一定想不到,靖安王確實把幕後主使當成了沈安,卻想歪了。

劇情並冇有按照劉氏一族所想的發展!

而沈安回到驛館後冇多久便得到了靖安王的命令。

讓他星夜離開雁蕩關,回龍朔去!

出城冇多久,便再次遇到刺客,隻是這次的刺客就冇有手下留情了,招招致命。

所幸沈安早已經有了部署,那些刺客在他和沈萬三等人的合圍之下,很快便都成了刀下亡魂。

沈安卻始終一頭霧水,這尼瑪到底鬨哪樣?

但越是如此,他越發感覺到危機!

冇有了裝載財務的馬車拖累,沈安很快回到了龍朔。

剛踏入衙門,便聽見向子非火急火燎的前來報告。

“大人,最近黑虎寨的土匪不知為何,勞師動眾跑到了縣城外麵,霸占了南邊的青鬆崗,不斷派人騷擾附近開墾的百姓,咱們的開墾工作已經停滯了好幾天。”

“黑虎寨?就是當日追殺益王的那些土匪嗎?”

沈安臉帶怒色,耽誤了開墾,這不是要他的老命嗎?

眼看就要開春了,不趁著這個時候多弄出些農田來,播種的時候咋辦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