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412章 收穫大了

-

“情況有些不妙!西魏大軍雖然冇有大舉進攻,但接連試探了幾次,秦將軍冇有迎敵,選擇了退讓。”

“不過他擔心,西魏大軍試探出虛實後,會突然進攻,他讓你拿主意,是退回龍朔共同堅守,還是找機會主動出擊,給西魏人來個下馬威?”

沈萬三把情況說了一遍,滿臉憂色。

“你們怎麼看?”沈安定了定心神,把心中的興奮按了下去,朝幾人看去。

程穆開口道:“下官看來,秦將軍勢單力薄,確實很難阻擋西魏十萬大軍,不如令其撤回龍朔,依靠咱們軍士強大的戰鬥力,以及城牆防禦,應該能等到靖安王的救援。”

“不可!”向子非立刻起身反對:“西魏大軍在我們手中連番受挫,所以纔會不斷試探,秦將軍又故意避而不戰,反倒會讓西魏大軍摸不著頭腦。”

“以西魏鎮南王的小心來看,在徹底摸清咱們底細之前,絕不會輕易進攻,若是秦將軍主動出擊或撤退,反而會西魏人可趁之機。”

“下官以為,行軍之道虛虛實實,讓對方摸不清頭腦才能始終占據主動權,我建議秦將軍不可浪戰,但也不能始終避而不戰。”

“若是敵軍再次小股兵力試探,可派兵全殲之,然後迅速後撤五十裡,既展現了強悍的實力,又擺出故意誘敵深入的假象,從而迷惑西魏大軍。”

向子非侃侃而談,卻分析獨到,而且最後還給出了一個令人信服的計謀。

“很好!”沈安點頭,朝著向子非豎了豎大拇指:“不過!你果然是個打仗的奇才,就依你的計策立刻傳令秦二郎。”

雖然沈安打了幾場震驚朝野的勝仗,但所依仗的並非全是謀略,而是運用了後世的知識。

真要是硬碰硬的對抗,他自認為還是個學生,比起向子非這等奇才,更是遠遠不如的。

不過現在的雲州就好像一艘大船,他是個領航者,隻要負責指引方向便可,至於怎麼楊帆,怎麼操舵,還是讓更專業的人去做吧。

“西魏大軍來犯的事情,暫時先說到這裡。”沈安扭頭看向程穆:“那些土匪都已經分類登記好了嗎?”

“登記好了!十八至三十歲的男子共有17438人,十八歲以下男女2061人,五十歲以上老人共有852人,合計20351人。”程穆娓娓道來。

壯丁的數目,讓沈安頗為欣喜。

有了這些人的加入,整個龍朔的生產力和兵源都能有所保障。

“沈萬三,秦二郎現不在龍朔,這些壯丁你一定要負責好,上午勞作下午訓練,不求旬月能成為你們這些強悍的軍士,但到了來年三月之前,務必要形成戰鬥力。”

“是!”

接下來的時間,沈安又過問了一些其他政務,便去了後院給魯鐵柱找解藥。

也不知是魯鐵柱運氣好,還是柳嫣平日裡居無定所,所有藥物都放在身上,而且每個瓷瓶都刻有標簽。

這就很好辦了!

把那些毒藥解藥放在一起,很快便找到了魯鐵柱所需的東西。

至於其他的,沈安小心翼翼的藏在了身上。

以後說不定用得著呢!

忙著這些,沈安這才讓人蓋棺下葬。

看著眼前的小土丘和墓碑,沈安不由得又暗自傷神起來。

他揹負身後的雙手,不停揉捏著一塊青銅色的令牌。

正是從柳嫣身上搜出的天機閣令牌!

“四姐啊!你從小就聰明,為何要做出這等傻事呢?”

“我知道你受苦了,可你不應該怨恨到沈家頭上啊!”

“父親若是知道我親手殺了你,怕是要把我吊起來打!”

“哎!”

“天機閣!好一個太子啊!這個仇我遲早要報的!”

沈安喃喃自語,將令牌揣進懷裡。

隻是四姐的事情雖然已經消停了,但他卻總有種隱隱不安的感覺。

似乎還有雙眼睛在背後盯著他!

而且他始終還有個謎團未能解開,那就是太子為何會用如此明目張膽的手段對付他。

這不符合邏輯!

彆說太子還不是掌控一切的皇帝,就是已經位居九五的梁帝,也不會鼓動手下以這種方式對付大臣。

他滿臉疑惑的離開!

而此時的縣衙內,潛藏在衙役中的細作暗影,趁著旁若無人,先後放飛了兩隻信鴿。

一隻往西,一隻往南。

趙郡,靜安王府。

從龍朔回來,去了一趟雁蕩關,向父親彙報情況後,剛剛纔抵達王府的皇甫仁軒看著手中的信函,臉上大喜:

“暗影真是個頂級密探,沈安何其聰明,太子權勢熏天,卻都被他一人玩弄在股掌之中。”

馬慶連聲恭喜:“恭喜世子,賀喜世子!暗影這一手妙不可言的挑撥離間,已將沈安和太子的仇怨激發到了極致。”

“相信用不了多久,太子便會徹底垮台,到時候隻要聯合與我們相好的幾大豪族,王爺便可成功拿下儲位。”

皇甫仁軒麵帶微笑,卻又擺了擺手:“冇那麼簡單。且不說沈安奸猾狡詐,僅憑幾個已死之人的供詞,冇有確鑿的證據,他不可能輕舉妄動的。”

“現在的希望,反倒在太子身上,暗影也將此事傳給了他,若是他按捺不住,在擔心暴露的情況下主動出擊,說不定咱們反倒有了機會。”

“不過就算他們都動起來,皇帝罷黜了太子儲位,恐怕還輪不著父王,畢竟益王纔是皇帝真正的心頭肉啊!”

馬慶聞言皺了皺眉。

是啊!

還有一個絆腳石益王!

“那世子的意思?”

“我冇什麼意思,太子咱們是肯定要想方設法除去的,就算他們都不行動,我們也要把事情鬨大,就算皇帝還冇準備好罷黜太子。”

“也要讓他們父子間產生嫌隙!讓他們內鬥一段時間,咱們再坐收漁利!”

“至於益王,倒是一時半會間,不好對他下手,否則所有矛頭都會指向我們,暫時讓他先逍遙一段時間吧!”

皇甫仁軒緩步從屋內走到院中,冰雪之中幾棵臘梅正傲寒綻放。

他輕輕摘下一朵,放在手中把玩起來。

“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!”

“之前京城是不是有過傳言,說益王對安雅君有些意思?”他突然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