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老太監到底啥意思?”趙寶坤猛地站起身來,瞪著一雙牛眼,十分不滿。

他最煩的就是這種彎彎繞,轉半天也搞不明白話裡的意思!

太難了!

鄭有為把趙寶坤按在椅子上,目光閃爍:“趙公子彆總是這麼衝動啊!”

“咱們上次一個不小心著了沈安那敗家子的道,這次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!”

“我自有妙計!你先養幾天,到時機成熟,我再帶著你一起,咱們把場子給找回來!這次一定要將沈家和榮家徹底從京城抹殺!”

鄭有為握緊拳頭,砸在了桌上,手指關節哢哢作響。

他自詡為青年才俊,之前設計將沈安成功趕出沈家,並落了個敗家子的名號。

冇想到這次竟然栽了!

他不服氣!

鄭有為也並未將計劃和盤托出,因為他太瞭解趙寶坤了,這傢夥也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紈絝子弟,一旦得知計劃,怕是很容易走漏口風。

“趙公子,在下就先回去了,過幾天再來找你!”

“哦!好吧!”

……

榮家。

濃濃的酒香味瀰漫了整個後院。

沈安在地上架起了兩套蒸餾設備,而十三等人則在一旁忙忙碌碌。

有人給鐵桶下麵加柴火,有人不斷往木桶裡換冷水。

榮錦瑟也不知道沈安要做些什麼,不過胚布的事情解決後,店裡的運營已經上了軌道,她也不用時刻去盯著,閒來無事,便看著沈安他們忙活。

“你是要製酒嗎?”

“不,我要提煉酒精!”沈安擺了擺手,十分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。

製作香水之前,他要先把酒精準備好。

要知道用蒸餾的方法從鮮花中提取的香水,雖是液體,但卻呈凝露狀,並不像前世那般可以噴在身上。

這就需要用酒精這種萬能的溶劑來調和。

“酒精?”榮錦瑟蹙眉問道。

“對!酒精,就是40度以上的酒水!”

“不可能!就算是宮廷玉液也達不到這個程度的!”榮錦瑟瓊首輕搖,髮髻上的流蘇叮噹作響。

沈安饒有興趣地看了過來,伸手在那些紫色葡萄般的流蘇上撥弄了幾下。

也難怪榮錦瑟會有這樣的反應。

大梁現在的釀酒技術,還是很古老的。

大多數是用水果釀造出來的濁酒,然後用粗糙紗布裹著的玉米穗來進行簡單過濾,得出的酒水渾濁不堪。

因為缺乏合適的蒸餾方法,所以度數普遍在10-20度左右。

就算是榮錦瑟提到的宮廷玉液,也隻是因為用料較好,提純的時候,用厚製的紗布,經過多次過濾才得來的。

可即使如此,那也隻是讓酒水更清澈一些,對於酒精度的提高,並冇有太大的作用。

跟他現在適用分體式蒸餾,冷凝管提純的方法自然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。

“不如我們打個賭?如果我提煉出40度以上的酒水,你就嫁給我?”

“你……”榮錦瑟瞬間語塞,挪開腳步,避過了沈安的手:“沈公子,請自重!婚姻大事豈能作為賭注?”

心中卻已經小鹿亂撞!

該死的沈安!

每次都這樣,真以為自己有些能力,就了不起了嗎?

不過,這傢夥每次說的話,好像最後都能兌現……

還是有點真本事的!

“哈哈!我開玩笑的!”沈安嘿嘿一笑,話鋒突轉問道:“鮮花收集得怎麼樣?”

“月季、牡丹、菊花各準備了一車,曼陀羅等奇花就隻有一點,估計加起來不到十斤。

不過現在的季節,牡丹和菊花都冇有新鮮的,收集的都是乾花。

一直站在身後的榮管家上前一步,拿出一張清單。

這些花費了他好大的勁,幾乎把整個京城的藥店和花圃跑了個遍!

要不是見識了沈安的能力,榮管家真想質問沈安,要這些東西有什麼鬼用!

“乾花就乾花,到時候換一種蒸餾方式就行!”

“就是曼陀羅少了點,看來隻能是作為提香的輔料了!”

“算了,畢竟大梁可冇有完整的供應鏈,以後還是要專門搞個花圃,提供原料才行!”

沈安低著頭走了幾步,口中喃喃自語。

現在隻是為了讓沈家渡過難關,以後若是想賺大錢,還是要形成整個產業鏈。

“老大,第一個酒壺裝滿了!”

這時,十三跑了過來,手裡還拿著一個陶壺。

沈安點了點頭,從院中的石桌上拿起幾個酒杯:“都倒滿!”

“榮小姐,榮叔,過來嚐嚐吧?”

“說不定以後咱們還要靠這個發財呢!”

看著他篤定自若,小人得誌,一臉驕傲的樣子,榮錦瑟冷哼了一聲。

瞧你那臭嘚瑟的勁!

還是個紈絝弟子的模樣!

端起酒杯,榮錦瑟仰頭一飲而儘。

哇!

“這什麼鬼東西?!”

“辣嗓子!好難喝啊!”

還冇等嚥下肚子,便又吐了出來。

喉嚨火辣辣的!

舌頭火辣辣的!

這還是酒嗎?

咋跟毒藥一般無二!

而旁邊的榮管家卻一個不小心嚥下了肚子。

他是個老酒鬼!

雖然從舌頭到胃也感受到了火辣的感覺,可是臉上卻滿是享受的樣子!

吧唧了一下嘴:“嗯!這酒醇香濃烈,入口火辣,回味無窮!”

“而且瞬間讓人感受到從胃裡湧出來的暖意!”

“好酒!好酒啊!”

榮管家讚不絕口,看著十三手中的酒壺,眼睛裡已經冒出了小星星!

他覺得自己喝了幾十年的酒,好像白喝了!

以前那就是水!

這纔是真正的酒!

沈安也接了一杯,輕輕放在鼻子下晃了晃。

“酒香還差了點意思,如果用高粱或者小麥的話,應該會更好一些!”

“味道剛剛好,應該有52度左右,入口軟綿。

“不過用來調配香水,度數還是差了點!”

沈安把十三叫了過來,用手指著蒸餾器說道:“先讓人把火撤了,把鐵桶上的管子再加上一節,火候再控製小一點。

說完,他把那個酒壺塞到了榮管家身邊:“這壺酒,就算我孝敬榮叔的了!”

榮管家笑得嘴都合不起來了,這壺酒怕是有四五斤,夠他喝上好幾天了。

最重要的是,還能在朋友麵前嘚瑟一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