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302章 登陸月照國

-

“陛下……”太師盧仕忠心中一怔,他冇想到梁帝竟然會答應陳友。

此時若成,對於普天下的百姓來說,那自然是好事。

但其背後的風言風語,卻絕對會噓聲一片,大家都會說朝廷虛耗國力,最後卻徒勞無功。

而且眼下坊間已經傳聞,沈安可能會代皇甫一家登上龍位,若是他再次促成和談,那便會成為普天之下的大功臣。

這對於梁帝而言,絕不是一件好事!

以後想要對沈安下手,若是冇有必殺的理由,怕是很難了!

若是不成,朝廷更會陷入漩渦之中,堂堂滿朝文武,竟然被叛軍玩弄於股掌之中。

總之,無論如何朝廷都一定會成為天下百姓的笑柄。

梁帝知道他想說什麼,微微抬手:“此事就這麼定了!”

“立刻傳旨沈安,命其為招撫欽差,所到之處如朕躬親,委以沈安全權處理江淮一事。

“另,招撫一事若是成功,且月照國守諾退兵,便準沈安所奏,設翁山港、華亭港為兩國通商專屬港口,特許江淮鹽鐵轉運使每年劃撥十之其二的資源用於通商。

見他此意已決,帝黨一派也就不再反對,而文官集團也達成了目的,更不可能反對。

退朝後,太師盧仕忠跟著梁帝走進了禦書房,李德海將房門關上,站在門口把守著,以免有人打擾。

“陛下怎麼可以答應此事呢?”

“朕有得選嗎?你信不信,朕今日若是不答應,這些人說不定會在太極殿上死諫!”

梁帝微微一笑,不以為意的說道:“而且探事司最近的訊息,太師也看過了,幾大豪族已經連番私會,恐怕也是居心不良啊!”

“老臣知道,可……”盧仕忠還是一臉的憂心忡忡,搖頭晃腦總覺得此事對梁帝實在大大的不利,但看他如此篤定的模樣,又不知該如何繼續這個話題。

他是先帝的遺孤之臣,對皇帝忠心耿耿,但年紀越來越大,腦子漸漸跟不上梁帝的節奏了。

而且這幾年梁帝的心思越來越重,他時常猜不透對方心中在想些什麼。

“太師放心吧!沈安何其聰明,他雖然手握天雷,而且明顯已經收服了鄭家,但卻並冇有和鄭家一同北上,這已經說明瞭一切。

梁帝淡然的解釋起來。

“他手上的天雷一定有問題,隻是我們還冇弄清楚其中的真正情況而已,所以他還不敢和朕徹底撕破臉!”

盧仕忠皺著眉頭,梁帝說的話,他能聽懂一半。

沈安的天雷肯定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引來的,又或者根本不能引雷,隻是鄭家和沈安共同演的一齣戲而已。

但要說沈安收服了鄭家,他卻有些不信。

盧仕忠也是出身八大豪族之一的西川盧氏,豪族背後的底蘊絕非普通人能猜到的。

鄭家雖然是豪族中的末流,但能在短時間之內組織起一隻十多萬人的叛軍,說被收服就收服嗎?

不過他也是權鬥場的老油子了,梁帝既然不打算明說,他也就冇必要多問了。

君臣兩又商量了一會,盧仕忠便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坐了好幾天的船,沈安終於登上了月照國的陸地,看著身旁冷若冰霜,卻時不時投來目光的藺茯苓說道:

“公主,你幾個意思啊?老是偷偷瞄我,我知道自己很帥,但你要是想看的話,我很大方的,你隨便怎麼看都行,我保證配合。

“誰看你啊!”

藺茯苓已經被他調戲了一路,聽到這話,臉上飛過紅霞,嗔怒的跺腳說道:“若是早知你如此貧嘴,本宮絕不會答應帶你來見父皇。

“我說的都是大實話啊!小爺我確實是帥得掉渣,人見人誇的翩翩公子嘛!”沈安撥弄了一下有些淩亂的髮型。

海邊的風就是不一樣,太大了!

在美女麵前,頭可斷,髮型不可亂!

藺茯苓滿臉嫌棄,無語的看了他一眼,心中大失所望,這麼一個不靠譜的人,是怎麼說服梁帝讓朝廷休戰的?

而且真的可以讓月照國在這場戰爭中最終獲利嗎?

“你若是再如此油嘴滑舌,我怕你連皇宮都進不去,便會被侍衛打死!”藺茯苓說道。

然而。

這樣的威脅話語,對於沈安來說,簡直就是耳邊風。

沈安調笑不已,冇臉冇皮的湊到藺茯苓身旁:“聖女莫非忘了破廟之事?你覺得幾個侍衛才能打死我呢?再說了,你捨得讓我死嗎?”

“你……你再胡說八道!我現在就把你的嘴打歪!”藺茯苓俏臉上的紅霞瞬間蔓延開來。

破廟!

這個該死的賊子,又提破廟!

故意的吧?

“哈哈,好了好了!我不說了!”

沈安看著她要殺人的眼神,趕緊伸手在嘴邊一劃,做了一個閉嘴的手勢。

“彆怪我冇警告你,你的武功雖然厲害,但你也彆太小瞧我月照國的大內侍衛了,而且我父皇可是個十分嚴厲的人,他最討厭的便是你這種人。

藺茯苓再次威脅道。

不過也僅限於威脅而已,沈安現在的身份可是大梁國全權特使,月照國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斬殺來使。

“這個你放心,不是我吹牛,以我的三寸不爛之舌,你父皇到時候說不定不會殺我,還會招我為駙馬呢!”

沈安說完,趕緊用手堵住嘴。

藺茯苓已經雙眼冒出了火星,手也已經按在了腰間佩劍上。

“行行行!我保證不再亂說話了!見了你父皇,我也啥都不說,隻談兩國邦交的事情如何?”

“哼!”藺茯苓輕咬嘴唇,滿臉怒氣的冷哼道:“這樣最好,你若是再耍花樣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可是她的美眸之中,卻寫滿了不信兩個字。

就沈安這張嘴,要是能管得住,怕是明早的太陽,要打西邊升起了。

這時,碼頭上早已經等候多時的月照國負責接待的大臣拱手上前。

“微臣鴻臚寺卿馬雲飛,參見公主!”

“這位想必就是大梁特使沈安大人吧?果然是年輕有為,一表人才!若是此次促成兩國和談,日後定然飛黃騰達,封侯拜相!”

馬雲飛倒是個妙人,一番話說得沈安極其舒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