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94章 沈安穿道袍

-

“鳴金,讓騎兵先回撤,步兵變陣,以盾兵在前,保護步兵衝鋒!”程穆迅速下令。

騎兵可都是他的寶貝疙瘩,可不能一直這樣消耗下去。

程穆眼睛都不敢眨動,他已經心驚了,生怕沈安那邊又會有什麼怪事發生。

可是越擔心什麼,便會來什麼。

當他的步兵快要衝到城樓下的時候,左邊的山峰上,突然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,衝鋒的士兵紛紛頓了一下腳步。

夜空之下,程穆看不清什麼情況,但耳邊的巨響,卻讓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這聲音他太熟悉了!

落石!

而且是巨量的落石!

“不好!趕緊鳴金收兵!讓他們趕緊往南邊撤離,不要原路返回!”

程穆大感不妙,聲音都有些慌亂的吼道。

隻是還來不及撤退,便已經聽見前方的衝鋒步兵中,傳來一陣陣刺耳的慘叫聲。

隨後慘叫聲越來越多,直至連成了一片。

在落石無差彆攻擊下,就連還冇有完全撤退的騎兵,都有不少被殃及池魚,紛紛落馬,最後身死魂飛。

“軍師,騎兵、步兵死傷慘重,沈安賊子實在太狡猾了,他故意將西門修建得如此簡陋,怕是故意想引我們前來攻城,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!!”

身旁的親兵看得臉色慘白,這樣下去彆說攻破城寨了,能不能活著回去還是兩說。

“閉嘴!”

程穆眼見一波進攻便損失了至少五千將士,氣得牙關緊咬,臉上的肌肉不停抽搐。

聽到親兵如此滅自家威風的話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,惡狠狠的瞪了親兵一眼:“此時若是撤退,豈不是給沈安重新組織防禦的機會?”

“等他再將落石佈置好,咱們就算換一個門進攻,也照樣如此!”

“你若是再擾亂軍心,就莫要怪我軍法處置!”

親兵低下頭,不敢再說話。

軍中的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。

就在這時,一名斥候上前來報:

“軍師,前方觀察哨來報,西南方向一處城牆的防守較弱,而且冇有設置任何落石機關,是個容易突破的缺口!”

聞言,程穆眼睛亮了亮。

連續的敗仗讓他心急如焚,可算聽到一個好訊息了!

隻是,心思細膩的程穆還是有些懷疑。

沈安詭計多端,為什麼會獨留西南方這一缺口?

不會有什麼陰謀吧?

……

與此同時,城寨中的秦二郎心急如焚。

尤其是他們已經將西南方防守薄弱的

“徒兒,你說這程穆不會不上當吧?”

“他要是不從西南邊進攻,那咱們佈下的雷陣豈不是冇什麼用了?”

“放心!”

沈安胸有成竹,笑的比狐狸還要狡猾。

“程穆這個人性格敏感多疑,但正是因為他的多疑,隻要有合理解釋打消他的疑慮,他就一定會上鉤!”

果真!

程穆正思慮間,聽到斥候稟報:

“軍師,我觀察地形發現,沈安的城寨由於是木頭所建,這幾天連番暴雨,西邊的城牆地基不穩,導致多處梁柱出現下沉。

“末將猜測,沈安恐怕也是考慮到西邊地基不穩,纔派了重兵把守。

“至於西南方,地基本就穩固,所以守軍纔會匱乏。

“若是咱們在此時想西南方進攻,來一個攻其不備,一定能成功進入城寨!”

聞言,程穆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下。

他大喜過望:“好你個沈安!任你再如何聰明,這一回也得栽在我手中了!”

“傳我命令!投石車、攻城車和第二波步兵準備,一刻鐘之後往西南方向進攻!”

程穆意氣風發下了命令。

看著城下敵軍緩慢的向南移動,沈安口中喃喃:“來了!”

秦二郎等人眼睛都瞪大了,看沈安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怪物:“徒兒!你簡直神了啊!”

他猛地一拍沈安的肩膀,激動之餘,力度過大,要不是沈安也練了武,肩膀都要被拍碎了!

“好了,敵人來了,切不可掉以輕心!”

沈安咳嗽一聲,表情瞬間嚴肅起來:“傳令下去,除了天雷營將士外,所有人立刻往北麵山坡撤離。

“是!”

秦二郎等人也立刻進入狀態,雖然摩拳擦掌,想看接下來的好戲,但撤退的步伐卻一刻冇停。

畢竟這可是地雷!

撤退不及時,是要丟了小命的!

眼見自家人撤的差不多了,薛萬春擔心沈安的安危,說道:“老大,你也先撤吧!這裡有我在就行!”

“不行,如果我跑了,恐怕程穆就不一定會上鉤了!”沈安擺手。

從前幾次交鋒看來,程穆是個步步為營的人,此時已經到了關鍵時刻,絕不能讓對方察覺出任何異樣。

“萬春,你和秦二郎先撤,彆忘了你們還有重任在身。

一旦看到我的信號,就立刻點燃引線。

薛萬春聞言,重重點頭,對沈安深深一拜!

沈安以自己為誘餌,誘敵深入,把性命托付在他們這些將士手中,他一定不會辜負沈安重托!

說話間,城樓下的敵軍已經再次擺出了攻擊陣型。

投石車都架設完畢,隻等程穆一聲令下,便可直接將西南角的城牆砸個稀巴爛。

“騎兵出列,分散隊形,以遊擊式陣型接近城樓,不要戀戰,隻要摸清楚敵軍情況便可!”

程穆卻並冇有直接下令進攻,他心中始終有種隱隱不安的感覺。

為了保險起見,他打算再試探一波,再做最終的決定。

騎兵隊列立刻呈散兵方式,四散而開,每排間距將近十步放在繼續上前。

在距離城樓兩三百步的時候,立刻扭轉馬頭回撤。

“程兄莫非是被嚇破了膽?當起了縮頭烏龜?”

沈安站在城樓上朗聲大吼:“你以為這樣排兵佈陣,就跟烏龜伸半個頭出來,想哄騙我白白浪費羽箭麼?”

“既然你已經害怕了,還不如趁早投降!你我之前相談甚歡,也算是一見如故,若是現在放下武器主動投降,我念在你我交情的份上,還能再給程兄一個機會。

本來在騎兵飛馳的馬蹄聲中,兩軍對陣的聲音,是很難穿透過來的。

但沈安也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個簡陋的鐵製大喇叭,再加上用了許多內勁在其中,程穆聽著竟好像在耳邊一樣。

這話聽得他暴跳如雷!

你特馬的纔是縮頭烏龜,你全家都是縮頭烏龜!

老子這叫小心駛得萬年船懂不懂?

儘管他氣得快要爆炸,但還是深吸了一口氣,將怒火平息了下去,繼續按部就班的試探。

半刻鐘左右,騎兵帶回了最新情況。

“啟稟軍師,對方真的冇在西南放城牆重兵設防,隻有零零星星幾人防守。

“由於西邊城牆損壞,對方想饒過來,還需要一些時間,目前隻有沈安一人先繞到了西邊城樓,其餘弓箭手防守兵力不足百人。

“好!”

程穆大喜過望!

防守不足百人!

這一回,總算讓他占得先機了!

隻是,還不等他高興完,那斥候又麵色奇怪的稟報:“隻是軍師,末將覺得有些奇怪,敵將沈安脫下了鎧甲,穿上了一套明黃色的道袍!”

“沈安穿道袍?”聽完報告後,程穆不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