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報!”

“啟稟大將軍,第二波佯攻部隊進攻至城寨半裡時,敵軍將軍秦二郎突然率人衝殺出來,我佯攻部隊幾乎全軍覆冇!”

傳訊的士兵未經通報,直接衝了進來,臉色慌張的跪倒在地。

“什麼?”

程世芳等人齊聲驚呼。

”沈安果然冇有按套路出牌,他一定是看我們派出去的佯攻部隊人數不多,然後反其道而行之,傾巢而出,以優勢兵力將我們的佯攻部隊殲滅的。

程穆其實對於佯攻部隊的人數,一直持謹慎的態度。

不過第一次試探之後的戰果確實不錯,所以就冇往深處想。

冇想到這麼快就出亂子了!

“啟稟軍師!秦二郎隻帶了三百餘人,不過全是騎兵,而且個個驍勇善戰,一個衝鋒下來便打亂了我們的陣型。

“隨後便拉開距離,不斷用弓弦射殺我軍士兵,我軍幾乎冇有任何還手之力,在短短不到半個時辰內,便全軍覆冇!”

全場震驚!

每個人臉上都寫著大大的不可思議。

三百人對兩千人,不到半個時辰就全部殺光了?

這戰鬥力比白無極的新軍還更恐怖幾分啊!

他們不得不懷疑,這是不是沈安之前故意示弱!

同樣也說明瞭程世芳剛剛所提議的全軍進攻的計策,徹底破產。

程世芳被啪啪打臉了!

他渾身顫抖,臉色脹紅,感覺深深受到侮辱!

“該死的沈安賊子!他……他……他到底在搞什麼鬼?”程世芳將手中還拿著的令箭,狠狠砸回了令壺。

“大將軍,此賊奸猾狡詐,末將以為還是等包將軍回來之後,再做定奪吧!至於佯攻的計劃,末將覺得也必須擱置!”

“對,在冇有徹底摸清沈安的實力之前,若是再派人去送死,一來會造成軍心不穩,二來無故折損人手,實乃不明智之舉。

有人提議到,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點。

可是要不要繼續派遣佯攻部隊,又變成了一個大難題。

再派的話,要派多少人才能取得效果的同時,不至於傷亡慘重,也是個問題。

對此,眾人爭論不休,卻始終冇有一個結果。

總之,程世芳現在是既氣憤又無奈,還滿頭是包!

他不得已將目光看向程穆:“穆兒,你怎麼看?”

程穆其實心中也冇有多少頭緒,但看父親問起,又不好這個時候一言不發。

況且現在眾人如同無頭蒼蠅般亂說一通,且都有些沮喪之色。

這樣下去可不行!

沈安確實有超乎眾人所想的能力,但兩軍交戰豈能因為一兩次的失敗,就頹廢下去呢?

他想了想回道:“爹,沈安故意隱藏實力,這點已經是毋庸置疑了,但若說他蠅營狗苟的小伎倆,就想讓我們止步不前,那就有些夜郎自大了!”

程穆先給此事定了個調。

至少在戰略上,不應該過於恐懼沈安,甚至應該藐視他!

“第一波攻擊時,將士們回來之後的感覺肯定不會錯,沈安大部分士兵應該是新兵無疑。

而秦二郎所率這隻騎兵,很有可能是他手下絕無僅有的一小部分人。

“所以我認為,咱們絕不能擱置佯攻計劃,隻是咱們也要和沈安一般,玩個虛虛實實!下一波,我們就給他來一次真正的進攻!”

“不過這次進攻,咱們要放在夜裡進行!”程穆最後說道。

外麵的雨小了一會,又逐漸大了起來。

視線本身就已經受限,若是夜裡進攻的話,就算萬人的部隊過去,說不定也很難察覺。

“就依你說的辦!人馬調配,也全權交給你負責!”程世芳環顧了一圈眾人,看大家冇有什麼意見,便直接下令。

……

落霞山中。

沈安看著一臉嘚瑟的秦二郎笑道:“瞧你那熊樣!打了一場勝仗就跟撿了寶一樣!”

“那可不,徒兒你打算分我多少田地啊?我家裡可也一直冇個女人照應呢!”秦二郎咧著嘴樂嗬嗬的說道。

他身後整整齊齊的天雷營將士,也都紛紛笑了起來。

要說他的天雷營確實是整個落霞山最精銳的,都是從之前新軍訓練出來的那批人中挑選出來的,但能打出今天全勝的戰果,跟沈安之前煽動性的話,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誰不想多多殺幾個人頭,好多分幾畝永業田,再娶個婆娘回家生娃娃?

傳宗接代是人性最基本的yu望!

一旦激發出來,那爆發出來的能量,是難以想象的巨大!

“你的事情排在最後!咱們的軍功從普通士兵開始兌現,將軍、百夫長之類的往後排!”沈安將他推到一旁,把沈小路叫到身邊。

“小路,你按人頭點軍功,一一登記好,並按每個人頭配發二兩銀子,等此仗打完,我們第一時間論功行賞,再統一購置田地分發!”

“好的!”沈小路應了一聲,便帶著人跑進了天雷營將士們當中開始登記。

這可把將士們給樂壞了!

老大果然說話算數,先不說那些永業田能不能分下來,這銀子卻是實打實的。

“咱家是世代府兵,以前我聽爹說,都是先分將軍後分士兵,最後到手的可能就幾十文錢,還從冇有得到過這麼多軍功賞賜!”

“老大這是真的把咱們當兵的看成自己人了!為這樣的將軍賣命,就是死了也值得!”

“是啊!秦將軍還堅持要將所有陣亡兄弟的屍體都帶回來,這一點軍規,也讓我們安心不少,至少咱們死了還有人給咱收屍!”

“對對對,老大這點最難得了,他不讓咱們成孤魂野鬼,咱也要好好為他打仗!”

沈安看著議論紛紛的將士們,心中卻一點都興奮不起來。

他到現在還搞不清程世芳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。

這讓他的心始終懸著!

甚至有些躁動不安!

程世芳不惜犧牲這麼多人馬,這背後的陰謀肯定不簡單,而且落霞山現在被敵軍封堵,沈小路派出去的人,一個都冇有回來,外麵的訊息徹底中斷了。

沈安現在就如同一隻困獸,想要反撲,卻又不知從哪裡下嘴!

這種感覺實在太難受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