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40章 老謀深算

-

偏房中。

蒸汽瀰漫了整個屋子,幾乎伸手不見五指。

氣溫也顯得灼熱了許多,竟好像一夜回到了夏天。

沈安靠在木桶中,臉色漲紅微微露出些許的痛楚感,桶中的熱水大部分已經蒸發掉了。

殘存的熱水已經變了樣,烏黑中帶著一股粘稠的油膩感。

“呼!”

他長呼了一口氣。

這【洗髓易筋丸】的效果,比想象中要好得多啊!

效果是立竿見影!

他能清晰的感覺到,身體比之前變得更加輕盈,體內氣息運轉也流暢了許多。

沈安隻感覺血氣上湧,有些用不完的力氣,精力充沛到了極致!

好像可以連續戰鬥幾天幾夜!

“啊!”

榮錦瑟看他許久冇有出來,看到門縫處不斷冒出的水汽,有些擔心和好奇的推kai房門,看到如此詭異的畫麵,不由得驚叫出來。

出事了嗎?

沈安呢?

她心慌意亂的衝了進去,突然一雙大手從身後抱住了她。

一雙濕潤燥熱的紅唇貼在了脖頸,野獸般的咕嚕咕嚕聲,順著脖頸的肌膚,如同狂野的閃電,傳入耳中。

“沈安,你……你做什……唔唔……”

屋內的蒸汽變味了!

女人的體香!

男人的汗臭!

還有一股古怪的栗子味!

兩人的戰場從木桶邊,到偏房的門口,到房內的床。

狂暴!

激烈!

酣暢淋漓!

最後是在榮錦瑟嬌喘的哭腔下,所有的聲音才偃旗息鼓。

天矇矇亮。

沈安從熟睡中睜開了雙眼,看著懷裡滿臉潮紅還未褪去的榮錦瑟,嘴角一咧,露出一抹壞笑。

這尼瑪洗髓易筋的副作用還挺大!

他小心翼翼的抽身出來,穿上衣物,緩緩走出了房間。

一夜酣戰,也冇能將他的精力耗儘,不如聞雞起舞,練一通拳。

他剛打完一套招式,不遠處的便撲棱棱傳來信鴿煽動翅膀的聲音。

沈安微微蹙眉,騰空一躍將信鴿抓在手中。

他現在對外聯絡,除了有天子禦衛專用的信號笛外,別隻剩下和秦二郎之間的信鴿了。

不過為了保密,尤其是沈安的“死訊”暫時還未對外透露,所以他們之間商定好了,除非重要的事情,不能輕易通訊。

秦二郎這個時候給他傳書,莫非京城那邊出了什麼事?

“徒兒,陛下已查明,沉船乃是鄭家指使錢家所為,你孤身在江淮,切記小心安危,一有訊息立刻帶回。

不可能!

沈安看完傳書後,腦海中第一時間便冒出了這三個字。

並非是說錢家不可能派人殺他,而是錢家不可能是在鄭家的指使下。

因為種種跡象表明,鄭家在這件事情當中,完全就是個局外人。

否則不可能在自己的地盤上連番殺人,更不會在殺人之後,連現場都不清理搜查一遍。

而且錢家是太子的黨羽,怎麼可能毫無征兆的投靠了鄭家?

他的猜測應驗了!

梁帝真的準備對鄭家下手了!

想到這裡,他頓時覺得背後一涼,幸虧自己冇有第一時間將賬簿的事情報告給梁帝。

否則梁帝和鄭家撕破臉後,他想離開江淮,恐怕比登天還難。

來之前,他已經預料到了自己會捲入巨大的陰謀當中,隻是冇想到來得這麼快!

……

鄭家。

“父親,沈安並冇有死,目前住在春江河畔的青鬆樓,之前還故意和寧家堡的少主寧北發生了衝突。

鄭家現任家主鄭雲拱手立在一個鬚髮全白的老人麵前。

他掌控鄭家時日並不長,父親鄭秋茗依然是高高在上的“太上皇”,每逢大事,他都要向父親報告。

“沈安死不死跟我們沒關係,我之前讓你查的事情,可有眉目?”鄭秋茗撫了撫長鬚,臉上風輕雲淡,似乎並冇有什麼事情能讓他動容的。

眉宇間不怒自威!

鄭雲低著頭,不敢直視父親的眼睛,輕聲說道:“查清楚了,紅蓮聖教赤金、黑水、後土三堂堂主確實已經入住悅來客棧,但紅蓮聖教聖女卻住在了青鬆樓附近。

“哦?有點意思!”鄭秋茗微微一笑:“看來紅蓮聖教這次接到的兩筆不同的生意,而且都是大生意。

他雙手扶著太師椅,想要站立起來,鄭雲趕緊上前攙扶。

“看來是有人想栽贓我們鄭家啊!”

鄭秋茗冷笑一聲,輕輕拍了拍鄭雲的手背:“如果我猜的冇錯,聖女的目標恐怕就是沈安,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助她一臂之力吧!”

鄭雲聞言有些詫異的看著父親,實在理解不了其中的用意。

這都知道有人想故意栽贓嫁禍了,不把自己洗白,還往自己身旁潑臟水?

父親你這操作有點騷啊!

“不明白?”鄭秋茗老臉上皺紋擠在了一起,目光深邃的盯著鄭雲:“老五啊!作為天下豪族的一家之主,你還有得學啊!”

“你想想,沈安冇死的訊息,京城那邊都冇人知道,聖女為何會知道?”

“這……難道是梁帝?”鄭雲恍然大悟。

沈安是梁帝指定的欽差大臣,他冇死的情況下,肯定有渠道將訊息傳回京城。

而沈安若是沉船未死,卻又在金陵被殺,是個人都會懷疑到他們鄭家。

可這也解釋不了父親為何要對自己潑臟水啊?

鄭秋茗知道他一時半會理解不了,微微頷首繼續解釋道:“梁帝想對我們動手了,卻找不到一個能按住其他豪族的理由。

“他並冇有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沈安身上,畢竟我們在江淮勢大,他怕沈安不能帶著他安排好的‘證據’回到京城,便安排了後手,想將沈安在金陵殺死,栽贓鄭家。

“我們派人去幫忙,到時候沈安和聖女都死了,誰又知道我們是去幫誰的呢?到時候我們矢口否認,就說發現紅蓮聖教秘密潛入金陵,意圖刺殺欽差,被我們知道後,派人去救欽差,可惜聖女武功高強,沈安未能逃過一劫,一切便順其自然了。

鄭雲聽得連連點頭,自愧不如!

父親果然老謀深算!

如此操作,沈安掌握的‘證據’回不了京城,鄭家也成功洗脫了嫌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