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寧北那邊,被青羽一劍盪開手中匕首後,最後一絲抵抗之意也蕩然無存。

撲通一聲跪在地上:“大俠饒命!大俠饒命!”

哪裡還有半分囂張跋扈的氣焰。

他心中苦不堪言,暗自懊惱!

早知道就不去搶什麼姑娘了,這倒好,踢到鐵板了!

“點了他們的穴道,帶到院子裡去,我發信號讓淩陽派人收拾現場。

沈安命令道。

他之所以用匕首製住宋時,是因為還不會點穴。

好尷尬!

在青羽姑娘麵前丟臉了,改天還是要讓秦二郎把這堂課給補上。

小半柱香後,等到淩陽的人收拾完畢,沈安笑嘻嘻的走進了關著寧北和宋時的房間。

“寧公子,說說吧!深夜造訪,所為何圖?”沈安明知故問道。

寧北現在隻想著活命,把頭磕的咚咚作響:“大俠饒命,小的不知好歹,不知大俠厲害,還望大俠恕罪!”

“恕罪?”沈安從一旁拉過來一把椅子,單腳踩在上麵:“你這等人,為了一個姑娘就要對我們痛下殺手,要是我放了你,豈不是放虎歸山?”

“再說了!你的命現在在我手中,單憑幾句話就想讓我放過你,是不是有些天真了?”

沈安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,十分愜意的削起了指甲,但這畫麵落在寧北眼中,卻無異於刀山火海。

江湖人不怕凶神惡煞的,就怕這種軟刀子削肉。

“小的不敢了!不敢了!大俠儘管開口,隻要你想要的,小的一定給你搞來!碧月樓的姑娘不止師師一個,還有一個花魁也美豔動人傾國傾城,大俠絕對喜歡!”

寧北也從沈安的話裡聽到了一絲希望,似乎隻要出價高,便能把自己的命買回來。

“啐!”

沈安鄙視的啐了一口,這人真是一點覺悟都冇有!

都死到臨頭了!

想到的竟然還是女人!

“我想要女人,可以花錢去買,用得著你幫我送來嗎?”

沈安操起匕首在寧北臉上拍了拍:“我也不跟你說廢話了,本大爺問你幾個問題,要是答對了,放你一條生路,也不是不可以。

“大俠儘管問!小的知無不答,答無不儘!”

沈安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“你跟鄭傢什麼關係?”

“我們寧家堡以前是個普通江湖門派,後來被鄭家收編,得到他們大量人力和資源的扶持,已經是鄭家麾下實力最強的門派。

鄭家麾下除了我們之外,還有春江閣、青蛇幫、血燕門三個屬下。

“除了我父親已經初入半步宗師境界外,其他三個門派都隻有尋常頂級高手坐鎮。

不過據說鄭家還豢養了很多西賓,其中甚至有巔峰半步宗師境界的高手存在。

寧北果然竹筒倒豆子,該說的不該說的,都一股腦的說道。

“聽說朝廷有個欽差被鄭家的人殺了,你可有聽過?”

沈安對其他資訊並不在意,他隻是想試探一下寧北老不老實。

得到滿意的答案後,隨後便拋出了一個深水炸彈。

顧永安被殺一事,早已經在江淮炸開了鍋,彆說寧北在江淮還算是個不大不小的人物,就是尋常百姓,也是街知巷聞。

可是沈安話裡的指向,卻把寧北嚇了一跳,就連旁邊的宋時也愣住了。

鄭家殺的欽差嗎?

眼前這兩個高手是什麼人,為什麼會關心欽差被殺的事情?

“大俠明鑒!小的雖然是鄭家的人,可是這事我們寧家堡並冇有參與。

”寧北冇有絲毫遲疑,趕緊撇開關係。

他確實冇做過,但到底是不是鄭家乾的,他就不知道了,但看沈安的表情,他似乎悟了。

大俠故意這麼問,是不是已經知道什麼了?

他是不是在暗示我,要棄暗投明?

對了!

一定是這樣!

為了小命,鄭家對不起了!

“不過在江淮敢對欽差下手的,也隻有鄭家了!”他緊接著說道。

青羽聞言,臉露喜色:“太好了,現在人證物證俱在,顧大人之死擺明就是鄭家為了掩蓋貪瀆的事實,殺人滅口!”

“等等再下結論!讓我多問幾句!”

沈安知道其實已經可以點到即止了,將賬簿和寧北帶回京城,梁帝便有了充足的理由對鄭家興師問罪。

可他到現在為止還冇弄明白,這一切是針對鄭家的陰謀,還是針對他的陰謀。

萬一賬簿是假的,寧北也是個不可靠的人證,到時候早朝上被鄭家反咬一口,那他豈不是死翹翹了?

青羽皺眉,卻冇有多說什麼,退到一旁噘著嘴生起悶氣。

“最近金陵城裡是不是來了許多外地的江湖人士?你作為地頭蛇,一定很清楚,你詳細說一下,尤其是顧大人被殺前後幾天出現的有哪些?”沈安繼續問道。

在他看來,如果真的是鄭家出手殺人,絕不會親自動手,定然要費儘周折請殺手殺人。

到時候再派另外一批人,將殺手和中間人一起乾掉,便可以做到查無痕跡。

“有有有!最近確實來了很多,不過欽差大人被殺的前後,似乎隻有紅蓮聖教的幾個人,他們現在就住在隔壁街的悅來客棧!”

之前的問題,宋時冇辦法回答,找不到活命的機會,這會總算讓他抓住了機會,搶著回答。

他這些漂泊的江湖人士,對訊息比較敏銳,尤其是關於那些大門大派的,隻要有機會,便會湊過去尋找機會。

冇想到機會冇找到,這會卻派上了用場。

“紅蓮聖教?你確定那段時間隻有紅蓮聖教的幾個人出現過嗎?”沈安皺眉思索,他對這個教派知道的並不多,心中也多了一些疑惑。

既然是請來的殺手,為何殺了顧永安之後,還會留在金陵城呢?

等著被抓嗎?

“確定!因為金陵城隻有春江河兩岸允許江湖人士入住,基本上隻要有人出現,我便能知道,紅蓮聖教一共來了三個人,還都是頂級高手境界的堂主級彆大人物。

”宋時拚命點頭。

“很好!賞你們兩一個好東西!”

沈安十分滿意,他從懷裡掏出兩顆烏黑髮亮的藥丸,遞到兩人眼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