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過,震驚歸震驚,眼下長劍刺出,沈安必死無疑!

正好讓沈大福斷了香火,到時候方便他錢家吞併沈家。

想到這裡,錢學義滿臉得意,覺得自己必勝無疑!

可冇想到,沈安卻在這殺招之中撕開一條生路!

他絲毫不躲,雙手合十,竟硬生生抓住了錢學義刺過來的長劍!

隨後微微運氣,一扭!

哢嚓!

長劍應聲碎裂!

在絕對的力量麵前,一切都是扯淡!

“這……怎麼可能?”

錢學義大駭,不可置信的看著沈安。

這敗家子會武功就算了,竟然還能破他的殺招???

觀戰的林清兒鬆了口氣,不過看向沈安的眼神,卻愈發覆雜。

而沈安一鼓作氣,在錢學義驚駭的目光中再次出拳。

“你不知道的,還多著呢!”

話音落下,拳頭正中錢學義胸口。

霎時間,錢學義的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。

砰!

身體宛若死狗般重重砸在牆上。

“哇~~~”

錢學義一口老血噴出,雙手在地上撐了幾下,卻又無力趴了下去:“沈安……沈安饒命!”

“饒命?”

被識破身份,沈安也不在乎,一腳踩在了錢學義的臉上:“剛剛你不是很狂嗎?剛剛你侮辱我二姐的時候,不是很囂張嗎?”

“我……我錯了!”

錢學義儘管不甘,可還是屈辱萬分的咬牙低頭,掏出銀票:“我給你錢,你彆殺我,饒了我!”

他現在毫不懷疑,眼前的沈安,真的是個法外狂徒!

“二公子想活?”

沈安居高臨下,眼神玩味:“想活啊!那你得告訴我,錢家當日為何要對沈家的香料下手?”

“這……啊!”

錢學義剛一露出猶豫之色,胳膊立刻被一隻鐵鉗般的手捏住,鑽心痛楚立時傳來,不由得慘叫而出。

“我說……我說,是因為我們錢家想要將沈家擠出四大皇商之列!”

“還想騙我,沈家跟錢家根本冇有太多的生意衝突,各做各的,怎麼可能存在你們把沈家擠出去的道理?”

沈安一語戳穿錢學義的謊言。

錢學義痛得冷汗直流,卻十分驚訝沈安看透當日錢家對沈家香料下手之事,並非如此簡單。

眼前的人,和傳聞中的敗家子,真的相差太大!

可深層的原因,錢學義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道出。

“去死吧!”

趁著沈安接住銀票之際,一把短匕首就朝著沈安刺來!

“小心!”

林清兒大駭,就衝向沈安,想幫他擋下匕首。

刺啦!

鐵刃刺入肉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。

不過,被刺的人卻不是林清兒。

就在錢學義掏出匕首之際,沈安已經將弩箭射進他的胸口!

“咣噹”一聲,匕首落地。

錢學義還冇看清胸口的箭,便瞪大雙眼,再無生機。

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!”

沈安冷眼看著倒地的屍體,滿眼冷漠。

拍了拍手,將他胸口的弩箭拔出,看著驚魂未定的林清兒,沈安心裡不是滋味。

趕緊拿著那十萬兩銀票和欠條在林清兒眼前幌,想逗她開心:“咋樣?二姐,我厲害吧?”

可林清兒卻眉頭緊皺,不知到該對這嘚瑟的弟弟說些什麼,偏頭過去。

突然,她臉色一變,四下看了一眼:“下山虎呢?”

臥槽!

一語驚醒夢中人。

剛纔沈安與錢學義打鬥,秦二郎和林清兒全神貫注隻顧著兩人了,完全冇有注意到身後的下山虎,竟然悄悄的跑了!

“他一定跑不了多遠,我們現在就去追!”秦二郎訕笑一聲,轉身就要走。

“追個屁!你連人傢什麼時候跑的,往哪裡跑的都不知道,去哪裡追?”

沈安白了他一眼,凝神沉思了一下襬了擺手:“算了,我看他也應該嚇破了膽,而且,知道我身份的錢學義也死了,他應該不敢到處亂說。

“天色快亮了,咱們還是先回去吧!”

“那他們怎麼辦?”秦二郎看了眼黑虎堂的那些手下。

今晚的打鬥他們看在眼裡,官府查起來,萬一他們泄露了沈安的名字,沈安還不是得惹一身臊。

“大爺饒命啊!我們也隻是跟著堂主混口飯吃,從來冇乾過壞事啊!”

“是啊!我上有老下有小,饒命啊!”

黑虎堂的那些手下徹底嚇尿了。

這位沈公子,太凶殘了!

才帶了兩個人闖黑虎堂,就殺了錢二公子,還嚇得堂主跑路!

再不求饒,隻怕他們的小命也冇了。

“算了,罪魁禍首已經死了,這些小魚小蝦不過也是寫可憐人,放了吧!”

林清兒畢竟是女孩子,心軟,拉了拉沈安的衣袖。

沈安應允,走到院中,朗聲問道:“剛剛我們自報名號,你們可聽清了?”

“聽清了聽清了!無敵二俠,法外狂徒張三俠、殺人如麻小男孩!”

那些手下異口同聲說道。

“嗯!若是官府追查起來,你們知道怎麼說嗎?”

“知道!知道!就說是江湖仇殺!”

說著,還用刀往錢學義屍體上砍了兩刀,霎時間血肉外翻,鮮血橫流,錢學義的頭顱與身子隻沾了一層皮,掉在脖頸上。

這是幫沈安偽造仇殺現場。

雖然血腥了點,但也算幫了自己的忙了。

很上道嘛!

沈安笑了笑,隨即語氣凶狠嚴肅:“不過彆怪我冇提醒你們,要是走漏了風聲,給沈家惹來什麼麻煩,我保證你們活不過第二天。

撂下一句話,沈安便帶著林清兒縱身一躍,飛出了院牆。

三人飛簷走壁,一路奔襲回了沈家。

“小安,你不覺得應該跟我解釋點什麼嗎?”林清兒攏了攏有些淩亂的髮梢,走到沈安身旁問道。

“二姐,我也不知道,我真的隻是跟秦二郎學了三個月的功夫!”

沈安知道林清兒想問什麼,他指了指秦二郎:“不信,你問他!”

“小安確實隻跟我學了三個月,但我懷疑他以前就會功夫,否則不可能三個月達到這水平!”

臥槽!

秦二郎不幫忙就算了,反而背後捅刀子。

沈安狠狠瞪了他一眼,怕不是學費給的太高,他飄了!

“沈安,你怎麼說?”林清兒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沈安。

冇錯啊,這張臉,還是自己那個弟弟。

可怎麼就變得這樣厲害了?

她也知道沈安跟著秦二郎在練功夫,但今夜沈安表現出來的實力,太驚人了!

沈安被她的眼神看得發怵。

但總不能跟林清兒說,我是穿越來的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