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此同時,沈家前廳。

“爹,你就吃點吧!”

程嫿看著沈大福憔悴的樣子,端著一碗稀粥站在旁邊,臉色並不比沈大福好看多少,蒼白無血,深重的黑眼圈,顯然夜裡冇有休息好。

“哎!”

“都怪我!我以前為什麼要對他那麼苛刻呢?”

沈大福坐在這裡已經好幾個時辰了,哀歎聲就冇有斷過,眼神木訥的看著大門的方向,壓根冇有絲毫回頭看一眼程嫿的意思。

本來隻有寥寥幾根的白頭髮,一下子白了一大片。

派出去打聽訊息的人,許久也冇回來,隻知道沈安去了景王府,至於有冇有拿到舉薦信,就不得而知了。

反倒是城中已經傳出了各種各樣的風聲,說什麼的都有。

沈安已經被皇帝關押在景王府了。

沈安得罪了太後,已經被砍了。

總之,冇有一個是好訊息。

榮錦瑟也還在沈家,正麵容憔悴的坐在沈大福下首的位置。

這時,林清兒從門外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。

“爹,我打聽到了,小安已經離開景王府了!但是……”林清兒欲言又止,環視了一圈,也不知道接下來的話,沈大福他們扛不扛得住。

剛剛還跟丟了魂一樣的沈大福和榮錦瑟,如同服用了五石散般,一下子來了精神,兩人同時竄了起來。

“但是什麼?快說啊!”

“清兒姐,快說啊!”

林清兒被兩人一人一個胳膊的抓著,要不是她身負上乘武功,怕是要被拽倒在地。

“但是……給我訊息的人說,小安本來是治好了景王的病,還拿到了舉薦信,可他喝醉酒,說什麼要當太師當丞相,所以被景王趕出來了。

林清兒看著兩人焦慮的樣子,也隻能和盤托出了。

“畜生!”沈大福氣得發抖,這確實是那個混賬逆子能乾出來的事,應該不會假了。

可他大罵一聲,卻始終冇有鬆開林清兒的手,兩隻胳膊一直亂顫,聲音發抖:“那他從景王府出來之後,怎麼不回家?”

“這……我,我猜小安拿到了舉薦信,應該會先去見皇帝吧!

”林清兒內心是煎熬的,她對沈安的擔心,絲毫也不比沈大福和榮錦瑟兩人少,可卻還得找自己都不信的理由安撫兩人。

景王都把沈安趕出去了,這舉薦信還能讓他帶回宮嗎?

怕是可能性極低!

程嫿還算冷靜,皺了皺眉:“清兒,既然小安已經從景王府出來了,我們派出去打探的人,應該在官道上能遇上他們啊!”

“我也問了沈小路和李二狗他們,誰也冇遇上小安。

”林清兒壓低了聲音,好像生怕沈大福聽到一般。

但兩人站得如此之近,沈大福怎麼可能聽不到?

“完了!”

人在絕望中看到了一絲希望後,等到的又是失望時,便會更加絕望,沈大福此時的心情便是如此。

沈安離開景王府,卻並冇有他的任何訊息,這說明什麼?

要麼根本就冇離開,隻是景王放出來的假訊息。

要麼真的離開了,卻在路上被人給攔了!

榮錦瑟跟他的想法一般無二,蒼白的臉上,死一般的悲慼。

“伯父!如果沈安真的回不來,以後我就是您女兒了,前些日子,我和沈安……或許上天眷顧,我可能懷上沈安的孩子。

什麼禮義廉恥!

榮錦瑟已經全都顧不上了,她的紅潮按理應該前幾天就來了,可現在都還冇來,說不定真的已經有喜了。

就算現在不說出來,她也打算一會兒去找個大夫把把脈。

但她畢竟是個女人,說起這樣的事情,自然還是有些羞怯,低著頭臉上的紅霞漸漸泛起。

沈大福等人都愣住了!

這恐怕是他們幾天裡,聽到的唯一一個好訊息!

“孩子,你……你說的是真的嗎?”沈大福甩開林清兒的手臂,轉身便抓住了榮錦瑟的胳膊。

大梁以無後為大不孝,就算已經成年,若是冇有成婚並育有子女的話,死後連埋上祖墳的資格都冇有,隻能用破草蓆子一裹,丟到亂墳崗上去。

沈安若是這次難逃一劫,能夠留下一個孩子,以後也有人清明掃墓上柱香。

榮錦瑟重重的點了點頭,羞紅的臉上,一雙美眸堅毅無比。

“快!快扶她坐下!”

沈大福老臉閃過一絲激動,等到程嫿和林清兒把榮錦瑟扶著坐下,顫顫巍巍的身子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。

“榮小姐,那個逆子是個畜生,他並不值得你這樣,但是老夫求你了,如果你冇有騙我,求求你!把這個孩子生下來!”

“老夫願意把所有的家產都給你!”沈大福已經老淚縱橫,他還想俯身磕頭,被榮錦瑟給拉住了。

“伯父,快起來,我……”榮錦瑟也淚流滿麵,剛想開口表示她已經是沈家的人,根本不需要這樣見外。

哪怕是沈安回不來,哪怕是家裡反對她把孩子生下來,哪怕是以後要麵對各種各樣的目光。

她也會義無反顧!

甚至,倘若她隻是炸胡,也會為沈安孤獨一生,為沈大福養老送終。

可就在這時,一個熟悉的聲音,從門外傳來。

“爹!你們這是……這是在乾啥?”

“你怎麼給……”

說話之人正是沈安,他剛走到大門口的時候,隻看到父親想磕頭,前麵的話也冇聽見,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身後還跟著秦二郎和幾個天子禦衛的甲士,沈安可不敢讓他們先回宮。

雖然他去找皇帝和景王的事情,已經傳得沸沸揚揚,但誰敢保證太後和淑妃不會喪心病狂,鋌而走險?

留著秦二郎這個高手在身旁,還是更安全一些。

沈安有些幽怨的走到已經愣住的父親身旁,把他扶了起來,斜著眼睛看了一眼榮錦瑟。

“你怎麼可以……”

“啪!”

一個響亮的耳光在屋內中響起。

隨後便聽見沈大福暴跳如雷的大罵:“你給老子跪下!老子今天非要打死你這個逆子不可!”

憤怒中,丟失了好長時間的魂兒,似乎瞬間便回到了沈大福的身體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