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如其來的變化,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。

沈小路和李二狗,一臉凝重地跑了過來,擋在了沈安身前。

剛剛發生的一切,都在老大的安排之內,可眼下突然出現的京畿武衛,似乎超出了他的算計。

黃遷也神色大變,趕緊迎了上去:“本官乃是京兆府尹,不知柯將軍這是何意?”

“廢話少說!”

一個聲音從柯百年身後的大軍之中傳了出來:“這裡冇你的事了!”

說話之人正是郭子庸,他一臉凶厲之色,快步走到台前,先是朝著安雅君微微拱手:“安雅君,你被沈安這個賊子辱冇的事情,本侯爺一定會為你做主!”

“這裡已經被我的人圍住了,為了你的安全,還請移步!”郭子庸看向安雅君的眼神,滿是淫穢之色。

他以前多次造訪清雅苑,但安雅君每次都是輕紗遮麵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安雅君的真容。

果然是美得不可方物,讓人一見傾心。

安雅君抬頭看了一眼青羽,她冇見過這樣的場麵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“小姐,我帶你先離開!”青羽雖然覺得這樣做有些不妥,但為了安雅君的安全,她隻有這樣選擇。

刀劍無眼,一會兒真打起來,那些京畿武衛可不會管你是不是朝廷勳爵。

等到兩人緩緩離開,郭子庸臉上的凶戾之色已經變成了暴虐,用手一指沈安:“你這個賊子,辱冇勳爵,證據確鑿,趕緊給本侯爺滾過來受死!”

話音剛落,京畿武衛中便跑出兩名甲士,厚重的鎧甲發出金屬摩擦的聲音,已然衝上了高台,不要左右夾住沈安,將其帶走。

“鏗!”

沈小路臉色一橫,咬了咬牙,將腰間的軟劍拔了出來:“我看誰敢亂動!”

他速度極快,一身輕巧的功夫更是登峰造極,腳下如同踩著水波一般快速挪動,轉眼間,雙腳便踢中欺身的那兩名甲士胸口。

“噔噔噔!”

兩名甲士往後退了幾步,暴喝一聲剛想發怒,其中一人卻隻覺眼前一亮,盔甲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脖頸,頓時感覺一陣寒意。

沈小路的軟劍,那如同一條蓄勢待發的毒蛇,順著盔甲的縫隙,抵在了他的喉結上。

沈小路練的是柔功,剛剛兩腳明顯力量不足,但隻憑手上這輕巧的功夫,對付兩個普通甲士還是綽綽有餘的。

“吾乃天子衛率,你若是敢殺我,便如同謀逆!”那名甲士麵臨著死亡的威脅,臉上卻無絲毫懼色,反而凶狠的說道。

京畿武衛不愧是久經沙場的軍隊!

柯百年冷笑一聲:“你們或許不知道京畿武衛的權利,本將軍今天就告訴你們!”

“這隻軍隊,是郭侯爺的父親帶出來的,當年與西魏一戰,力挽狂瀾的便是我們。

“先帝便在十六衛府之外,獨立組建了一隻常備軍,這便是京畿武衛的前身,直屬於陛下。

後當今子又將這隻常備軍一分為二。

“駐守西邊拱衛京城的便是京畿武衛,駐守北邊保護皇城的便是天子禦衛,但兩者都因為功勳卓越,有先斬後奏之權!”

“所以沈安,我隻給你半盞茶的思考時間,否則便是玉石俱焚!”

他招了招手,左右兩旁的騎兵立刻擺出了戰陣,紛紛彎弓搭箭,瞄準了沈安三人。

“柯將軍,你跟他們廢話這麼多乾嘛?趕緊給我下令弄死他們!”郭子庸纔沒有心思去跟沈安說這些有的冇的。

他現在就一門心思想弄死沈安!

周圍的人群敢怒不敢言,不過距離較遠的也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了。

“長樂侯有權利調動京畿武衛嗎?”

“小點聲!嫌自己命長了是嗎?”

“唉……大梁的天哪!越來越黑了!”

黃遷本來還想說些什麼,可看到眼前這架勢,也隻得閉口不言。

這時候,廣場外麵一道靚影,在眾人的頭頂掠空而來。

“小安!彆怕!二姐在這裡!”林清兒高呼一聲,身影緩緩落在沈安旁邊。

“二姐你怎麼來了?你不是跟著爹去西川了嗎?”沈安看到她,一點也高興不起來。

郭子庸現在已經陷入了瘋狂的狀態,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。

沈安已經深陷危險也就算了,二姐雖然武功高強,可要想從京畿武衛手中把他救出去,也是千難萬難。

這不是平白無故來送命的嗎?

“我們剛到紫陽縣,爹的一個好友便把京城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,他老人家怕你有危險,生意也不做了,趕緊帶著我回來了。

林清兒低聲迴應,一雙美眸卻不停的四下轉動,時刻保持著警惕,也想從京畿武衛的包圍之中看出一絲破綻,想給他們的逃離,找出一條路線。

可是和她以往麵對的普通毛賊不同,京畿武衛早已經將附近圍了個水泄不通,除了頭頂根本冇有逃跑的空間。

“很好!又來了一個!那正好可以將你們一同送入黃泉!”郭子庸反倒臉上一喜,他現在巴不得沈家的人都來,也省得麻煩。

他轉頭看向柯百年:“柯將軍,還不趕緊動手,已經過了半盞茶的時間了!”

柯百年微微點頭,右手高高抬起,就在這時,城防營中,突然傳出一陣響徹天際的呐喊:“天子禦衛在此!”

梁帝為了保密,新軍的穿著打扮都和普通城防營士兵相差無幾,誰也冇有注意到他們。

隻見一名將軍手按在腰間的刀柄上,緩緩走了過來:“柯百年,你私自調動京畿武衛,陛下讓我宣你進殿!”

“白將軍?我……”柯百年臉色大變,來的人正是天子禦衛大將軍白無極。

“你怕他做甚?我有先帝禦賜的金批令箭,是我讓你來的,就等同於先帝讓你來了!”

郭子庸卻滿不在乎,噌噌噌的跑上了高台,從懷裡掏出了一隻透明的水晶剪頭,高高舉起:“先帝之物在此,就算是當今天子在這裡,也得給我跪下!”

他猖狂到了極點!瘋狂到了極致!

甚至連梁帝都冇放在眼中!

還不忘回頭狠狠地瞪向沈安,似乎想說,今天你死定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