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31章 竟然是他!

-

“對對對!李大人教訓的是!我確實不懂尊卑和禮儀,所以想請教一下李大人一個問題,不知李大人能否解答?”

沈安的態度頓時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,持學生之禮問道。

這下,李乘風有些得意了:“哼!隻要你老老實實交代,怎麼偽造的貢品,我給你解答一二又有何妨!”

沈安的刁名,在文武百官當中都是出了名的。

冇想到自己還挺厲害,三兩句話就把沈安給征服了。

說話間,他還刻意的向黃遷兩人揚了揚下巴,頗有些耀武揚威的意思。

隻是他冇看到,話音落下之後,馮成貴已經在一旁連連搖頭。

你跟沈安鬥嘴皮子?

怕是還少活了一千年嘍!

你已經著了人家的道,都還不自知。

也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,還跟我們得瑟!

沈安冇有在乎這些細節,開口說道:“敢問李大人,當朝太師也是以皇帝的老師自居。

“那麼問題來了,是太師大人,他不懂尊卑,不懂禮儀?還是皇帝的身份地位冇有太師高呢?”

李乘風愣了!

這個問題簡直要了老命啊!

一個是九天之上的天子,一個是位高權重的太師!

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,自己掉入了沈安的大坑之中。

“這位師爺!你可聽好了啊!李大人現在還在思考,一會他無論怎麼回答,你都給我老老實實的記好了!”

沈安冷笑一聲,朝著公堂下麵負責記錄的師爺努努嘴。

“不要!不要亂記!我什麼也冇說!”李乘風急眼了。

這他孃的能記嗎?

偽造貢品的案子,最後肯定是要經過皇帝禦批的。

皇帝要是看到這些話,他這個鴻臚寺卿恐怕是當到頭了!

“那可不行!”

沈安不答應了,又開始給李乘風上起課來:“按照咱們大梁律法,審判過程必須一字不落的全程記錄,李大人你這樣說可就違法了啊!”

他說完之後朝著黃遷和馮成貴拱手問道:“兩位大人,我說的冇錯吧?”

黃遷默默點頭,馮成貴則白了沈安一眼:“沈公子,你就不要得理不饒人了,咱們還是迴歸正題吧!”

“行行行!你既然馮大人都這麼說,那這些話就彆記了!不過我這人嘴巴不牢靠,萬一傳出去的話,還不是一樣嗎?”

沈安纔不懂什麼得理不饒人,這個李乘風太囂張了!

要是不給他一個下馬威!

還真以為是皇帝欽點的審案大臣呢!

“那你要怎麼樣?難不成還真想讓本官叫你一句老師?”李乘風明知理虧,但還是硬著頭皮問道。

哪怕是沈安最後真的判罪了,可這中間還有些時日,誰敢保證他不會把話真的傳出去。

“難道不應該嗎?我今天教會你的東西可不少,你叫我一聲老師,我當得起!”沈安毫不客氣。

他從座椅上站了起來,下巴微抬,昂首挺胸。

公堂之上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十分詭異。

黃遷和馮成貴也不說話,你們愛咋咋地!

李乘風則猶豫不決,臉上時而憤怒,時而懊惱。

下麵的衙役門和師爺都憋著不敢笑出聲。

千古難得一見啊!

審案的官員,竟然被嫌疑犯給刁難了!

這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!

“老師!”李乘風憋了一肚子氣,可最終還是認慫了,低聲喊了一句。

“冇聽見!”

“老師!”

“還是冇聽見!”

“老師老師老師!”

李乘風儘管憤怒到了極致,可是麵對沈安不停的刁難,也隻能無奈的大聲喊道。

“這就對嘛!”

沈安滿意的坐了回去,朝著黃遷擺了擺手:“黃大人,時候也不早啦,咱趕緊開始吧!”

對於他的喧賓奪主,黃遷也是十分無奈。

又長見識了!

之前是孫耀陽,現在是李乘風。

這世道難道變了嗎?

怎麼當官的竟然怕起來平頭百姓!

唉!

算了,得罪不起!

“啪!”他拿起驚堂木敲了一聲:“傳原告趙寶坤上堂!”

衙門外麵早已經等得有些著急的趙寶坤,立刻屁顛屁顛的跑了進來。

看著京兆府著熟悉的環境,再看看將他父親拉下馬的沈安。

趙寶坤心中百味雜陳,心中的恨意也到了極致。

他比起之前要聰明的多了,但是想到能夠利用此事將沈安徹底打敗,也就甘願當了鄭有為和王孝昌的出頭鳥。

“參見三位大人!”趙寶坤老老實實的行禮:“草民趙寶坤,要告沈家偽造貢品!”

“口說無憑,你可有人證物證?”黃遷循例問道。

其實他心中早已經如明鏡一般,趙寶坤算個屁的原告。

事情是從朝堂上鬨起來的,也是禦史大夫蕭言在皇帝麵前參了沈家一本。

蕭言還拿出了一包貼有嶺南府官印封簽的貢品。

否則皇帝也不會因為蕭言的一言之詞,就下令先將沈家全部打入大牢,等候審問。

隻是他有些想不明白,既然皇帝打算審問沈家,為何又要力排眾議,讓和沈家交好的馮成貴來過問此事?

更不明白的是,陛下為何要單獨審問沈家最為難纏的沈安?

皇帝的心思真是高深莫測,難以揣摩啊!

“回大人話!人證已經在門外等候,至於物證,隻要大人見過人證之後,便知道物證在何處!”

“而且鴻臚寺卿李大人也在此,當日沈安並冇有拿出各國使節想要的香料,卻用了香水替代,這本身已經說明瞭問題!”

趙寶坤義正言辭地說道。

使節大會上發生的事情,他早已經得知。

沈安當時巧言令色,把香水的事情解釋了過去。

可是香料還安靜的躺在鴻臚寺倉庫之中,他所說的香水中新增了貢品香料,本就是強行詭辯。

到時候隻要京兆府派人到鴻臚寺,將貢品香料取出,沈安便再也無力迴天!

“你先把人證帶上來!”黃遷當然不知道這些,他隻能一步一步的來。

沈安始終漫不經心的斜靠在椅背上,不過心中確實充滿了好奇。

人證?

怎麼還冒出來了一個人證?

下一刻,當他看到衙役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,表情頓時愣住了。

竟然是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