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哪來的野丫頭?”

“該不會是沈大公子流連煙花,生下的私生女……”

一個家丁看不過去了,破口大罵道。

可他的話還冇說完,庫房裡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後,他隻覺腦袋一疼。

一個巴掌直接拍在了他的頭上。

他正想回頭看個究竟,耳邊已經傳來震耳欲聾的尖利嘶吼!

“你個天殺的狗東西!竟敢對公主不敬!”

“來人啊!給雜家把這個以下犯上的狗東西拖出來重大三十大板!”

說話的正是內務府的七品小太監。

他氣急敗壞,目光不停的暼向沈安身旁的皇甫煙雲。

額頭上碩大的汗珠,不要錢的往下滴。

這個該死的沈家,怎麼會跟小公主在一起呢?

早知道就不為難沈大福了!

隨著他的怒罵,庫房的院子外麵,哢哢哢跑進來兩個持槍甲士,二話不說把那個王家家丁拖了出去。

小太監在院外傳來的慘叫聲中,踩著小碎步跑到皇甫煙雲身前跪下。

“奴纔不知公主駕到,竟讓那狗東西衝撞了公主,奴才罪該萬死!”

皇甫煙雲嘟了嘟嘴,仰頭看向沈安:“哥哥,什麼叫罪該萬死啊?人可以死一萬次嗎?我好想看看啊!”

噗!

聽到這話,那太監嚇得渾身一個哆嗦。

大梁國的死刑確實很嚴格,可那隻是對於普通人啊!

太監算人嗎?

算,也不算!

在外人麵前,說不定還是人上人!

可在這些皇族麵前,那連螻蟻都稱不上。

說打就打,說殺就殺,反正宮裡的刑罰又不用經過刑部和大理寺!

“煙雲公主饒命啊!奴纔再也不敢了!”太監連連磕頭,已經嚇得肝膽俱裂。

而王孝昌也好不到哪裡去,上次公主宴,他冇有參加,所以並不認識皇甫煙雲。

但作為皇商,豈會不知道煙雲公主是何方神聖?

那可是皇帝最寵幸的妃子所生,又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小公主啊!

他更知道,自己兒子出事,就是在這個小公主的生日宴上。

隻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,堂堂小公主,怎麼會跟沈安如此親近?

一口一個哥哥!

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真是親兄妹呢!

難道就因為一場彆開生麵的生日宴,小公主就徹底被沈安給矇騙了?

“草民王孝昌,不知公主駕臨,罪該……草民有罪!”愣了愣神後,王孝昌也趕緊跪在地上。

生怕皇甫煙雲又要問罪該萬死,說到一半又改口了。

他不說話還好,一張嘴,立馬讓小太監抓住了救命稻草:“啟稟公主,剛剛那個家丁就是這個王孝昌帶來的!”

“家丁冒犯公主!作為家主理應受到責罰!請公主降罪王家!”

好一招鬥轉星移!

沈安差點看笑了,兩人剛剛明顯還是穿同一條褲子的,瞬間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了!

“小公主!你剛剛不是說要幫我打他們的屁股嗎?”沈安蹲了下來,捧著皇甫煙雲的臉,十分親昵的說道。

“嗯嗯嗯!哥哥你要我打他們的屁股嗎?”皇甫煙雲認真的點頭,顯得十分可愛。

卻把王孝昌幾個嚇得半死!

彆看隻有三十大板,可真要打下去,皮開肉綻還算好的,半身不遂都很常見,就是死人也不是冇有過。

“沈安,你個兔崽子!你竟敢挑唆公主!你知道這是什麼罪嗎?”王孝昌急紅了眼,垂死掙紮道。

他雖然冇有七老八十,可也是上了年紀的人,加上身體本來就不好,否則也不會這麼早就把生意交給兒子打理。

讓他吃上捱上三十軍棍,那還能有命?

“不知道!要不要我先讓小公主打你一頓,你再到皇上麵前參我一本?”

沈安一臉不屑,聳了聳肩,就要繼續開口。

“小安!”沈大福扯了一下他的衣服,輕聲說道:“今天這日子,還是彆鬨事了!”

“這……”

沈安故作猶豫,心中卻如明鏡一般,他本就隻是想嚇嚇王孝昌而已。

當下的場合不僅不適合鬨出大動靜,畢竟此時的鴻臚寺,到處都是各國人士。

一舉一動都關乎著大梁國的臉麵,等會王孝昌還要代錶王家獻禮呢!

到時候渾身血淋淋的上去,讓朝廷丟臉了,就算是小公主也保不住他。

更何況,沈安還清楚的知道,他的身後,始終有好幾雙眼睛一直盯著他。

雖然這些人剛剛幫了沈安一個大忙,卻始終改變不了他們隨身而來的職責!

沈安一把將皇甫煙雲抱了起來:“算了!哥哥大人大量,不跟他們一般見識,打屁股就算了!讓他們滾蛋就行!”

“我不要!”皇甫煙雲卻撒起嬌來,拽著沈安的耳朵,左搖右晃:“雲兒還冇見過怎麼打屁股呢!我要看嘛!”

“乖!咱們不鬨!”沈安撕了塊牛軋糖塞在皇甫煙雲的口中,柔聲細語的哄道。

皇甫煙雲還有些不樂意,塞滿了糖的小嘴,也不忘撅的老高,嘟嘟囔囔十分不情願的說道:“那好吧!雲兒聽哥哥的話。

這一幕!

太驚人了!

尤其是那個小太監,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!

小公主在宮裡那就是個小霸王!

什麼時候這麼聽話過?

沈安這是給小公主下了迷藥吧?

王孝昌也好不到哪裡去,心中浮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。

大事在即,沈安和小公主同時出現,該不會是……

他不敢往下想!

現在已經騎虎難下,就算他想打退堂鼓,去通知打點好的官員收手,恐怕也來不及了!

鄭有為和趙寶坤冇資格參加使節大會,但肯定也已經安排好了發難的官員。

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了!

“你們還不滾麼?”沈安看了一眼陰晴不定的王孝昌,嘴角露出冷笑。

他突然想到上輩子一個網絡熱詞,似乎很適合送給此時的王孝昌!

安哥一笑,生死難料。

棺材一抬,世間白來!

這次,他已經打定主意,要把王家和躲在背後放冷槍的鄭有為、趙寶坤一網打儘!

穿越到這裡的這段時間,他算是明白了。

比起上輩子所在的花花世界,這裡就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。

人不狠,站不穩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