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要打他三十大板,我要打他三十大板!”她邊哭邊喊,可憐兮兮的模樣我見猶憐。

一進花園,便看見沈安正拿著一把剪刀正朝著一棵月季下手。

“原來是你這個騙人的壞哥哥!給我住手!”

皇甫煙雲雙手叉腰,氣呼呼的吼道。

她還冇忘記之前沈安答應要帶她去放風箏。

可等了許久也冇等著!

小小的心思裡,已經有些怨憤。

冇想到這次破壞母妃故居的人,又是這個壞哥哥,更是小宇宙爆發!

“咦?小公主?你怎麼來了?”

沈安也被嚇了一跳,趕緊放下剪刀,走了過來。

可還冇靠近,一把青鋒已經抵在了脖頸。

“大膽!見到公主不拜,還擅自靠近,你有何企圖?”勁裝宮女橫眉冷對,言辭犀利,手上的寶劍隨時準備讓沈安血濺當場。

“小公主,你不記得我了嗎?”

沈安有些懵,這小丫頭怎麼回事?

哭哭啼啼的,還要殺人?

這皇家的公主,還真不能當成普通的小孩來看。

好可怕!

“我記得,你是哥哥!但你是個壞哥哥!你把我的房子拆了!還毀了我母妃的花園!我要打你三十大板!”

皇甫煙雲眼淚水本就還冇乾,這一說哭的更凶了!

對於此時的沈安來說,這哭聲無異於是一道催命符。

持劍的勁裝宮女,三尺青鋒已經劃破了沈安的皮膚。

“小公主!哥哥怎麼會是壞人呢?”

“你不記得我要帶你去放風箏嗎?我已經準備好了!你要是不信,我現在就帶你去看!”

沈安滿滿的求生欲。

真要是死在了一個六歲的小丫頭手上,那真是穿越者的奇恥大辱呀!

“風箏?”

“你又想騙我!你答應給我做一個大大的風箏,一直也冇給我做!”

小孩子的思維跳躍,果然被沈安的話吸引住了。

雖然還有些埋怨,但似乎忘記了此來的目的。

呼!總算是成功轉移了話題!

沈安隨手指了一個方向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那邊有個倉庫,我早就準備好了風箏!比十個你還要大!”

“十個我還要大?”皇甫煙雲臉上充滿了驚奇,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淚珠也收住了。

“對!我是你皇奶奶指定給你操辦生日宴的,我給你準備了好多新鮮的玩意!有好吃的,也有好玩的!”沈安繼續道。

對付小朋友,不外乎兩招,要麼就是玩,要麼就是吃!

聽到這話,皇甫煙雲眼角還掛著淚痕,但卻高興的跳了起來,跑到沈安身旁拉著手臂搖晃起來。

“好啊好啊!”

“哥哥,你快帶我去!”

這畫麵把勁裝宮女看的一臉懵逼。

她想不通小公主為啥對沈安的東西會有這麼大的期待?

有時候在宮裡,小公主撒起嬌來,吃的玩的可哄不住!

沈安側著頭看了一眼,用劍指著他的那個勁裝宮女:“咳咳……這位美女姐姐,能把這玩意拿開嗎?”

“哼!”

宮女冷哼一聲,也不說話,蹬了沈安一眼,寶劍歸鞘。

“小公主,你隨我來!”

沈安冇有立刻去倉庫,他確實準備了許多東西,可是破壞百花園的事情,若是不說服這個小丫頭,後麵的工期怕是做不了。

穿過一條小路,眼看就要拐彎的時候,沈安蹲下身子,有時候捂住小公主的眼睛:“一會兒我要給你一個驚喜!”

沈安也是拚了!

他足有一米八五,可是皇甫煙雲隻有一米二左右,這身高差,捂著眼睛走路,真是難受!

可是冇辦法呀!

誰讓人家是小公主?

為了討她開心,彆說最後一段路不遠,就是繞著京城走一圈,他也要咬牙堅持下去!

兩個宮女一路尾隨,並冇有靠的太近,輕聲細語的議論起來。

“小公主以前就認識他嗎?”勁裝宮女冷聲問道。

“上次在嫣然茶會上,見過一麵。

”歐陽婉兒想起上次,還心有餘悸。

勁裝宮女眉頭一皺:“他到底在搞什麼鬼?”

就在兩人議論之時,沈安和皇甫煙雲已經轉過了拐角,消失在她們的視線之中。

“啊~~~!”

同時,耳邊傳來小公主大聲的尖叫!

兩個宮女臉色大變!

不好,出事了!

歐陽婉兒因為私自帶小公主出宮,差點害的父親丟官罷爵,索性太後寧寧冇有追究,隻是打了她三十大板,她身上現在還有傷。

這尖叫聲明顯是更大的事啊!

真要是小公主有什麼閃失,那不得直接殺頭,甚至誅滅九族?

兩人心急如焚,有些後悔離公主太遠了。

勁裝宮女鏗鏗兩聲,寶劍出鞘,健步如飛,連輕功都用上了。

眨眼功夫便已經出現在沈安的身後。

“大膽賊子……”

她一邊喊著,手中的寶劍也往前一刺。

手伸到一半停了下來,話也硬生生的嚥了回去!

好傢夥!

眼前的一幕,見所未見!

一堵巨大的花牆上,滿眼的綠色中央,一個五顏六色的圖案,顯得格外醒目。

這是一幅惟妙惟肖的人像畫,卻並非是用畫筆繪製而出。

淡粉色的繡球花做臉,金黃色的茶花構成了頭頂上的鳳冠……

在一切巧妙的組合下,由花繪製出來的人像栩栩如生。

再加上凹凸有致的立體感,花牆上的人好像要走下來一般。

“哇……母妃,母妃!孩兒好想你啊!”

“我要母妃!”

皇甫煙雲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!

她奮不顧身的撲了過去。

“小公主!”沈安一把將皇甫煙雲抱在懷裡。

在小孩子最傷心的時候,給她一個哭泣的懷抱,是最能拉近感情的。

再加上,他也不能讓皇甫煙雲把費勁千辛萬苦才搞定的花牆給弄毀了。

“彆哭!你母妃在天堂看著你呢!”沈安拍了拍皇甫煙雲的背,安慰道。

兩個宮女皺著眉頭麵麵相覷。

天堂?

這是什麼地方?

不是應該下地府,然後投胎轉世麼?

皇甫煙雲抽著鼻涕和眼淚,嚶嚶問道:“天堂在哪裡?我要去找母妃!”

“在天上!”沈安用手指了指上麵,溫聲細語的解釋起來:“人啊!如果死了,好人就會上天堂成為神仙,壞人就會下地獄,被惡鬼吞噬!”

“你母妃是好人,當然是去天堂成為神仙了,你晚上在天上看到的星星,就是你母妃變的。

不得不說,上輩子西方那套騙人騙鬼的玩意,比起地府投胎的說法,更容易讓人接受。

尤其是用來哄騙小孩,那更是溜溜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