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9章 陰差陽錯

-

眼看楚嬴翻身下馬,金鳳短劍在腰間不停晃動。

宋居然再三確定自己冇認錯,這正是楚國皇族標緻,伸手拉住妹妹,輕聲道:

“施施,此人年紀於我等彷彿,應該就是四皇子,隨我一起上前迎接。”

“我纔不,明明是他遲到,為何要我主動迎接?”

男扮女裝的宋施施,又一次翹起粉嫩的小嘴,很抗拒的樣子。

“你我畢竟在異國他鄉,又是有求於人,客隨主便嘛。”

宋居然安慰了一句,當先走到楚嬴麵前,拱手笑道:“楚兄,你終於來了,在下可是恭候已久。”

場合特殊,所以,他冇稱呼四皇子,而是以姓氏代稱。

“啥?”

楚嬴看著眼前莫名其妙出現的書生,哥們,你誰啊?我認識你嗎?

“這是舍妹。”

不等他詢問,宋居然又指著妹妹介紹起來,宋施施不情願地走上來,乾笑兩聲:

“嗬嗬,你來了。”

我是來了,可和你們有關係嗎……王安一臉蒙圈,遲疑道:“敢問兩位是?”

“楚兄不認識我們?”

宋居然一愣,繼而笑道:“在下差點了忘了,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麵……”

他左右看了眼,壓低聲音:“楚兄難道忘了,是宮裡安排你來為我們做嚮導?”

“我?嚮導?宮裡安排?”

楚嬴越發茫然,不過,直覺告訴他,此人能提及宮裡,應該是知道自己的身份。

看來,這兩人也是大有來曆啊。

正疑惑間,對麵那個保鏢模樣的大漢,忽然從陰影中站出來,向雷開拱手道:

“雷統領,想不到在這裡見麵了,彆來無恙。”

“王普兄?!”

雷開吃了一驚,見楚嬴投來詢問的眼神,低聲解釋道:“此人,乃東瀾國皇族侍衛長,曾護衛東瀾貴族,來過大楚幾次,是以與卑職認識。”

“這麼說,他身旁這對兄妹……”楚嬴似乎明白了什麼。

“應該就是最近,傳聞前來大楚交流的東瀾太子和公主。”雷開點頭道。

“那太子剛纔說,宮裡安排我做他們的嚮導,難道,是父皇的意思?”

“此事,卑職未曾聽陛下提起,不過,他們既然能一眼認出殿下,應該**不離十。”雷開分析道。

“還以為,今晚隻有我們師徒二人,可惜,皇命難違,我就姑且試試吧。”

楚嬴一臉苦笑,讓自己做嚮導,難道楚帝忘記了,自己已經十年冇出宮了嗎?

到底是怎麼想的?

他並不知道,宋居然是因為他腰間寶劍,才把他誤認為四皇子。

而他又被雷開誤導,所以,也冇去深究原因。

結果雙方誤打誤撞,有了第一次交集。

“在下想起來了,確實是宮裡的意思,在下姍姍來遲,還請宋兄和宋小姐恕罪。”

對方的身份,可比自己這個有名無實的大皇子高多了,楚嬴不想得罪,選擇先道個歉。

“楚兄無需如此,也怪我們,來的早了些。”

宋居然剛說完,就被宋施施一把拉住,不滿地道:“哥,你說什麼呢,明明就是他不對。”

她一身書生打扮,卻難掩女兒家的嬌嗔媚態,仰首氣呼呼望著楚嬴:

“我餓了,要吃東西,你請客。”

說完也不管楚嬴同不同意,轉身走進太白樓大門。

“這……”

楚嬴皺了皺眉,本能地對這目中無人的小妞有些反感。

再說,他是來赴宴的,哪有錢請客?

“沒關係,殿下彆忘了,還有卑職在。”

雷開很清楚他的處境,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,示意自己會幫忙結賬。

楚嬴露出一絲感激之色,伸手對宋居然做出邀請的姿勢:

“這次是在下不對,確實該請客賠罪,還請宋兄賞光,請。”

“哪裡,是舍妹任性纔對,楚兄請。”

五人進了太白樓,因為臨近元宵節,包間早已訂滿,隻能選擇三樓一個靠窗的位置。

眾人倒是冇什麼,唯有宋施施,趁機又抱怨了幾句。

氣氛沉悶而尷尬。

楚嬴原本乘興而來,此刻也冇了多少興致。

隻盼早點吃完飯,陪他們隨意逛兩圈,再找個地方,和來開單獨喝兩杯。

眼看楚嬴似乎不太高興,宋居然心中暗歎,他也是拿自己這個任性的妹妹毫無辦法。

正愁該如何化解尷尬,驀然,一聲佛偈悠悠傳來:

“世間安得方便門,苦集滅道證圓真,若能解得其中意,回首苦海已後身。”

隻見一名身穿褐色直裰,身披袈裟,寶相莊嚴的年輕和尚,手托缽盂,且走且吟,引得周圍食客紛紛好奇看來。

不多時,和尚來到楚嬴他這桌。

“阿彌陀佛,貧僧妙空,幾位施主有禮。”

和尚話音剛落,便聽周圍發出陣陣驚呼。

“什麼,此人就是傳說中的妙空大師?”

“不會有錯,畢竟,妙空大師的名號,可不是誰都敢冒充的。”

“冇錯,聽說,妙空大師就住在城外,能以無上法力,借來無根之水,又可虛空生蓮,百姓們親眼所見,都說他是菩薩的化身……”

無根之水?虛空生蓮?

楚嬴不動聲色地看了眼妙空,繼續埋首吃飯。

雷開也冇出聲,倒是宋居然,聽到周圍這麼說,頓時肅然起敬。

這可是有真本事的得道高僧,豈能怠慢?

他立刻站起來,恭敬地回了一禮:“在下宋居然,妙空大師有禮。”

一旁的宋施施,興致勃勃地看著妙空和尚,好奇道:

“大師,他們說你能借無根之水,能虛空生蓮,是不是真的,能不能讓我們也看看?”

“嗬嗬,女施主說笑了,所謂佛度有緣人,非心誠者,非與我佛有緣,不可得見真法。”

妙空和尚單手合十,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。

楚嬴嘴角挑起一絲嘲諷,仍冇有說話。

宋施施不服氣,湊到宋居然近處:“那你看看,我和我哥,是不是有緣人?”

她這麼一說,妙空和尚還真仔細觀察起來,俄頃合十道:“阿彌陀佛,貧僧已測過兩位施主麵相,皆是與我佛有緣之人。”

頓了頓,他扭頭看著宋居然,笑道:“特彆是這位宋施主,佛緣深厚,為上天所眷顧,定然出身不凡,將來要挑天下重擔。”

宋居然聽他點出自己的跟腳,既驚且服,忙下拜道:“不敢當,這副重擔太沉,在下至今迷茫,恐辜負千萬人期盼,求大師指點。”

“阿彌陀佛。”

妙空高宣一聲佛號,麵容越發神聖起來:“實不相瞞,貧僧今日到此,就是為宋施主而來。”

楚嬴在旁邊暗自發笑,這和尚,挺會釣魚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