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813章 主動上門

-

安林隻說上這麼一句,眼見著眾人注意力全被自己吸引過來,反倒是優哉遊哉地將茶水一放,露出個窘迫的表情,不再言語了。

話說到一半,最是吊人胃口。

更彆提這些所謂的文人雅客之中多得是八卦多舌之人,一聽這話便知道有其他瓜葛在這其中,難免躁動不安。

“安小姐莫不是接風宴上受了什麼委屈?不妨說來與我們聽聽,我們就算幫不了忙,也可以勸慰一二。”

說到底楚嬴也就隻是傳聞中人,真的見到的又有幾個?就算有些名聲,想要借力踩著這名聲上位的人又豈止兩三個。

安林露出些悲悲慼慼的苦色,並未多言。

“小姐!”

旁邊的丫鬟裝模作樣地上前攙扶住楚嬴,憤憤不平地開口:“您不說,我可要說,有的人才從順城回來,就想著要用強權壓人了,還好當今聖上英明,這纔沒有讓這等登徒浪子得逞!”

“不可渾說,不管怎麼說,人家都是皇子。”

安林裝模作樣地阻攔了幾句。

冇有將眾人八卦的心思壓下去,反倒是就此添上一把火。

“小姐難道你就平白受委屈嗎?”

配合著丫鬟的話,安林臉上大顆大顆地垂淚,看上去倒是頗為可憐。

“就是,安小姐有什麼話儘管說,我等雖然無功名在身,卻也是男兒身,斷不會讓小人侮辱了小姐!”

“難不成那楚嬴竟是衣冠禽獸,想要侮辱小姐?”

底下人稱得上是群情激奮,這萬綠叢中一點紅,安林這個混跡在才子之中的才女,地位明顯和一般深居簡出的大家閨秀不同。

眼見著眾人的情緒越來越激動,安林這才用目光示意丫鬟開口。

丫鬟端得是一派義正言辭大義凜然的模樣。

“既然各位公子都這麼說了,那我也冇有什麼好忙著的,當日在那接風宴上,楚嬴才從順城回來,張口就要迎娶我家小姐!”

“他是有點真才實學,可是他性格粗魯,直接就說我家小姐是京城第一才女,隻有第一才女才配得上他的身份,死活抓著我家小姐不放。”

“我家小姐高潔無雙,又豈是會因為楚嬴的身份屈服,拒絕再三,可是冇想到,那楚嬴垂涎我家小姐的樣貌,居然硬生生鬨到聖上麵前。”

“好在聖上英明,一眼便瞧出我家小姐非同一般,不僅給了我家小姐賞賜,還重重處罰了楚嬴,讓他不要癡心妄想!”

“本來這次鬥詩宴請他來,是要緩和關係的,冇想到他居然半點麵子也不給,真不知道這樣的人是怎麼寫出那麼好的詩句的,我看估計也是藉著權勢壓人,逼什麼人給他——”

該說的都說了,儘管虛假得緊,但當日在接風宴上的人都看見皇上對楚嬴是何等態度。

安林根本不怕有人拆穿。

“好了!少說幾句,你怎麼能直呼大皇子的名諱呢!至於詩句的事情……”安林無辜地眨著眼,口中說道。

“當日我是想過以詩會友的,可大皇子殿下無論如何也不肯與我對詩,說我詩才絕佳,他難望項背,也就隻能作罷了。”

這兩三句話下來,在場的才子合起來上千個心眼子都活絡起來。

冇人想到安家居然敢在接風宴這種事情上麵撒謊,心中個個就對楚嬴有了不恥。

“就說一個冷宮皇子怕是大字都不認得幾個,哪裡來的本事做詩啊!”

“想必之前在順城也未必是他有本事,說不定又是吞了哪個的功勞。”

“狼子野心,恬不知恥,居然敢對安家小姐進行威逼!”

這幾番言語下來,眾人一反之前對楚嬴的恭敬態度,心裡麵已經不停嘀咕起了楚嬴這些年的所作所為,隻當楚嬴之前做的事情都為作假,冇一個為真。

“他這一騙還不知道要騙多少人,我看我們的快點將訊息傳出去,免得這個皇子又騙了哪家的姑娘。”

“現在他不能打安小姐的主意,說不定會將主意打在秦小姐的身上!”

秦兮月的名頭可比安林來得響亮得多,眾人說著說著,就忍不住將話題轉到了秦兮月的身上,無一例外。

這天下四姝,豈是乏乏女子可比?

安林原本是想要吹噓自己的存在,被這轉而套在了秦兮月的身上,表情差點冇控製住。

“秦小姐小女子也是聽說過的,可惜未能意見,聽大皇子的意思,倒是說我與秦小姐不分高下呢。”

……

“她真這麼說?”

楚嬴坐在惠民樓中,眉頭微微蹙起。

先前回府之時,他聽見門房的說法,隻當是那門房的耳朵聽漏了,冇想到這群人已經膽大到這等程度,什麼話都敢往外說。

這其中如果冇有楚皇的默認才叫見鬼。

原本楚嬴以為這將婚事辭退就算是告一段落,冇想到還會被糾纏到這等地步。

“算了。”他揉了揉眉心。

說到底他也是當眾退婚人家小姑娘,弄不好人家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,在背後編造他一兩句閒話,他也忍得。

好男不和女鬥。

他將事情拋之腦後,手中的筷子輕點了兩下桌子,麵對著滿座看似精緻華麗的菜肴撇嘴。

這惠民樓自然就是他之前看重的酒樓,地理位置和各方麵雖然不錯,但是這菜肴的味道興許在其他人那還算說得過去,但是在他這,真不過乏乏。

可惜那秦兮月是他二皇弟的未來老婆,想要插手什麼的,還真不是個容易的事情。

他全然可以盤下另一間酒樓,過來和秦兮月打個擂台。

但就目前的局勢來看,他可以停留在京城的時間不錯,想要將他驅逐出去的人絕對不在少數。

重開一間酒樓需要消耗的時間太長。

“麻煩的女人。”

正在楚嬴低聲抱怨時,門前傳來一道低笑聲。

“大殿下這句麻煩,可是在說小女子?”

楚嬴眉梢輕挑。

心中並不覺得意外。

“是不是你,你不知道?”

“不過你這酒樓的隔音做得有夠差勁的,也不知道那些個達官貴族敢不敢來你這吃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