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800章 抓捕遊街

-

“燕都已經封了?!”

崔舜隆窩在一處農戶家中,旁邊的老農不停發抖,縮在角落之中看著滿屋的大漢。

本來大多數的百姓都是由北原兵安送回家,但一對一護送畢竟耗時良久,他們這些地處偏僻的也不好意思給炎煌衛等人添麻煩,便自行回家了。

冇有想到一回家就對上幾柄大刀直接橫在脖子上。

下一刻就看見藏在屋內的崔舜隆。

那一瞬間他雖為老農,卻也恨不得直接撲上去生啖其肉生食其血,結果就被人暴打一頓。

差點冇活下來,現在訊息也不敢傳出去,隻能任憑幾人在屋內撒野。

“這個楚嬴居然這麼狠毒,半點後路也不留?!”

崔舜隆纔不管一個小老百姓怎麼想,他憤恨地拍桌而起,心中更是將楚嬴恨到了骨子裡。

但凡他還能再請動高陵國大君,一定要將楚嬴抓起來千刀萬剮!

“王榮那邊聯絡上了嗎,怎麼說?”

他鼻子裡麵哼出兩團氣,憤憤言道。

“……王大人那邊冇有回訊,倒是他家下人出來說——”

幾個府兵相互對視一眼,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。

“說!”

崔舜隆奮力一拍桌子。

“說如今主子已然落魄,就不要聯絡王大人了,這要是讓王大人背後的人也惹上麻煩,到時候來追擊的就不會隻是一個小小的順義侯,讓您自己權衡輕重。”

所謂王榮背後的人到底是誰,崔舜隆心知肚明,他臉色忽青忽紫,最後憤憤坐下,全然不像是對待楚嬴那般囂張跋扈,雖然被楚嬴打敗,但明顯在崔舜隆的心中,還真冇有將楚嬴當回事。

“不就是太子的人嗎,有什麼了不起的!”

崔舜隆吭哧吭哧地喘著粗氣,如果王榮不肯幫忙,那他要怎麼離開燕都?

“今天晚上去偷襲幾個鄉下人,把他們劫持成人質,反正楚嬴那小子心慈手軟,用這個手段正正好。“

崔舜隆冷笑。

正在此時此刻,木門傳來輕輕的敲擊聲,屋內瞬間全部沉默下來。

誰也不敢保證在外麵的是不是一支大軍。

冇人敢上前開門。

最後在崔舜隆的目光示意之下,老農民被人從地上一把抓起,刀刃直接抵在他的背後。

“開門,不該說的話不要說,明白?”

老農就算是想要擊倒崔舜隆也冇那個力量,再加上誰還能不畏懼死亡,老農也隻能哆哆嗦嗦地按照府兵說的話去做。

當木門一開,老農心中瞬間悲喜交加。

喜的是,來者是楚嬴。

那個拯救了燕都全部百姓的大殿下。

悲的是,來人隻有楚嬴一個。

這樣一來,彆提把他救下來了,楚嬴自己都很難活下來。

“大爺,能討碗水喝嗎?”

楚嬴看上去笑眯眯的。

老農不斷地朝著他使眼色,背後的刀刃卻抵得更深,刺破了他蒼老的皮肉,近乎紮進他的骨頭裡麵。

楚嬴卻好像絲毫冇有察覺,依舊笑眯眯地站在門前。

裡麵的崔舜隆在狂喜。

原本他還想抓幾個鄉下人做人質,好逃出去,現在他可以直接抓住楚嬴原地翻盤!

誰能想到在這戰爭期間,楚嬴會愚蠢到這種程度,自己送上門來。

“大殿下,快走!”

老農心中分外糾結,他為了活下來,連崔舜隆縮在自己屋子裡麵都忍了,連先前高陵兵的羞辱都忍了,但如果為了活下來就讓楚嬴陷入危險,他還冇有那麼無恥。

他忍不住失聲喊道。

身後的府兵立刻就要出手刺穿老農的脖子。

一息之間,楚嬴已然出手,單單一拳就將老農背後之人擊倒在地。

他不是什麼單純的蠢貨。

會追擊到這裡,也不是什麼巧合。

崔舜隆一路逃竄至此地,路上有多急切,留下的線索就有多明顯。

在晁遜那學了這麼長時間的武學,可不是什麼花拳繡腿。

他拳風烈烈,瞬間將人擊倒,一手便將老農拉拽過來。

當然,動作並不算輕柔。

老農背後還帶著傷,撞在地上發出痛呼,但這一切他都顧不上,他想要爬起來告訴楚嬴屋內還有著無數的府兵。

然而下一瞬,楚嬴就已經闖入屋中。

府兵一擁而上。

嘭!

巨響之中,楚嬴雙拳猶如雷霆之勢,輕而易舉地便將一眾人等擊倒在地,拳風所到之處無一不倒。

十幾個府兵根本就不是楚嬴的對手。

一兩息之間,還站在屋內的人除了楚嬴,隻剩下瑟瑟發抖的崔舜隆。

他不複之前的囂張輕蔑,哆嗦著坐在椅子上,渾身上下都在顫抖,雙腿之間有液體流動。

堂堂北鄉侯,居然在楚嬴的赤手空拳麵前落到如此禁地,滑稽可笑至極。

在這短短一日之內,崔舜隆幾經大起大落,他嘴角抽搐麵容扭曲,隱隱有中風的趨勢。

“所以說,這把年紀了就不要想著搞事情。”

楚嬴冷笑,輕輕拍了拍崔舜隆的腦袋。

“你居然敢——”

崔舜隆眼睛瞪大,不甘心地低聲嘶吼,對於楚嬴的不敬之舉以然大怒,卻無法動作。

“彆囉嗦了,你的命還等著燕都百姓來審判呢。”

楚嬴並不給崔舜隆再說話的機會,他徑直地從腰間解下繩子,直接套在了崔舜隆的脖子上。

“走吧大侯爺,現在已經到了你遊街的時候了。”

崔舜隆曾經幻想過自己當上帝王之後,如何遊街享受百姓們的尊從,從來冇有想過會敗在楚嬴的手下,更冇有想到自己會以如此落魄的姿態遊走大街小巷。

彼時彼刻,曹玉堂的文書,也終於傳到京城之內。

朝堂之上楚喆一係和楚鈺一係照例吵得沸反盈天,更是因為接下來高昌西域使團即將來進參拜的事情鬨得不可開交。

曆朝以來,迎接高昌西域使團的多為未來帝王,再不濟也是太子身份,儘管也有人奪位失敗,但依舊可見迎接西域使團的人物重要性。

雖無實質權利,卻也是一種無形默認。

往幾年楚鈺定會養精蓄銳,減少和太子的衝突,但自從楚嬴離開京城之後,楚喆莫名受挫數次,於他而言是一次機會。

另外,最近楚喆好似心神不寧,更是讓他有種誌在必得之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