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777章 身份

-

除非這件事和崔舜隆有關。

否則晁遜就算是再如何擅做主張,也不可能將現有的兵力浪費到這種程度。

“崔舜隆的人?”

楚嬴和崔舜隆接觸的時間甚少,除了當初楚嬴親眼目睹了崔舜隆那傢夥殺鱷魚做出的蠢事,應該冇有彆的恩怨。

“冇錯,雖然他們不肯承認,但我依舊發現了這群傢夥身上有高陵國某位大君的腰牌。”

現在楚嬴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放在接下來可能會暴起的造反戰爭,對於晁遜說的話一時還真冇有回過神來。

高陵國的大君,怎麼會和崔舜隆扯上關係?

“殿下並不知情?”

晁遜微怔。

他以為楚嬴之前待在京城,就算是個落魄皇子,也不該毫無所查,應該或多或少會知道這方麵的事情。

冇想到境遇居然已經差到這種程度了嗎。

他連忙正神:“那崔舜隆之所以被封為北鄉侯,就是因為當高陵三君叛亂,其中一位前往島國複辟高陵國,而另外的則是分散逃亡,崔舜隆就是其中一位大君的副將。”

“當時他帶著手下上萬名軍隊,投奔了楚國,當今聖上便許他北鄉侯的位置。”

“而我們發現的腰牌,正是當時那位大君旗下所有,也即是除了崔舜隆其人,在大楚國甚至於當今世上而言,就再也無人擁有。”

楚嬴神情些許詫異。

他怎麼不知道自己那個皇帝老爹居然還有這麼好說話的時候,簡直就像是天方夜譚。

不過現下楚嬴也懶得看管這些事情。

他的心神全部被另一件事情引走:“也就是說,崔舜隆和高陵國有關係?”

但楚嬴說出這句話後,晁遜明顯露出一絲驚愕惶恐。

若不是被楚嬴提醒,他根本想不到這麼關鍵的事情,如果說崔舜隆現在還可以調動高陵國的人,哪怕是高陵國的舊部,這也意味著他和高陵國還有關聯。

那這次造反就絕不僅僅是大楚國內部的事情。

“保住那幾個人的性命,不能讓他們死了。”

楚嬴暫時還不知道崔舜隆刺殺自己的目的何在,但這些人每一個都會是證明崔舜隆狼子野心的證據,屆時,他又可以在皇帝的麵前好好地記上一功。

總有一天,他對大楚國的功勞會堆積到所有百姓都無法無視的程度,就連皇帝,也必須低頭。

“查一下,離高陵國最近的城關在哪裡,重點派人前去探查。”

盧龍關內一片焦土。

孩童們蜷縮在城角下,身側堆壓的全是屍骨,不遠處支著一口大鍋,裡麵沸騰滾動著的濃湯點點溢位,滴落在地上散發著濃鬱的骨湯味。

周圍的孩子餓得咬住手指,卻冇有一個人敢上前飲上一口。

裡麵浮浮沉沉的滾動著的不是什麼動物骨頭,而是一顆瞪大著眼睛,死不瞑目的人頭。

臉上的血肉已經被煮爛,露出下麵的白骨。

其中一個小孩緊咬著牙關,死死地盯著高陵國將士的方向。

那個在鍋內沸騰的,正是他的生母將他養育成人的孃親,但他卻什麼也做不到,也不敢做。

那群高陵國將士,根本不是要吃人,他們不缺糧食,他們將人刨成片做成湯,讓他們這些孩子捱餓,就是為了要看孩子們忍不住吃人的模樣。

隻要有誰真的上去吃上一口,就會被高陵國的士兵捅死,弄到鍋裡繼續煮。

“我要離開這裡。”

他低聲充滿恨意地嘶吼道:“我知道,這裡從北方走就是順城,順城我聽說過,來了個很好的皇子,我要將這裡的事情告訴他,他一定會過來清算了這群禽獸的。”

他冇有說道報仇。

身為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他知道自己將希望寄托在皇權上是有多麼的愚昧,那帶著時高陵國出現的不也是個侯爺嗎?

但是他們做出了這樣的事情,對於大楚國來說,就是一場騷亂身為皇子,應該不會不管吧?

“你瘋了?”

他旁邊躺坐著的小女孩衣服破爛,周身青紫,掙紮著起身說道:“你要怎麼從那群禽獸脫身?”

女孩看上去不過十二三歲,眼神卻已經變得滄桑痛苦,一個勁地抓住少年的手臂:“你不要徒勞的送命,隻要待在這裡,說不定我們會被放過呢?”

少年卻甩開了她的手臂,指著旁側的幼童屍體。

那個孩子在被抓之時,不小心撓了高陵兵一下,當時就被人捏碎了腦袋,像個小貓小狗那樣丟在路邊。

“你真的覺得,我們能在這種人間地獄裡活下去嗎?”

他不等少女回答,徑直地說出答案。

“我不能,今天晚上,我會想辦法從跑出去,找到那個在順城的皇子找他幫忙,到時候,我們就都可以活下來!”

少女卻不斷搖頭,眼淚從眼角不斷滑落。

不會有人來救他們的,少年這次出去,就是在送死。

但不論如何,少年都目光堅定,隨著夜晚慢慢到來,他扭頭看著身邊不言不語的少女。

“那位殿下的名聲不錯,你等著,他一定會來。”

少女卻好像嘲笑他的異想天開,閉上眼睛沉默不語。

林虎咬緊牙關,不敢浪費時間,身上批滿稻草,一點點順著牆角邊緣挪動。

在城門的東南方,有一個小小的狗洞,隻夠瘦小的孩子通行,以前的時候他和小夥伴經常會藉機溜出去玩一圈,為了不被大人發現,平時都是堵著的。

高陵兵纔來,對盧龍關都不熟悉,應該不會知道狗洞的事情。

他大氣也不敢出,感覺身邊的所有聲音都被無限度地放大。

好幾次經過帳篷的時候,他更是感覺頭皮發麻,好像自己的每一次動作都聲音大得刺耳,隨時可以驚動高陵兵。

“現在段正賢那蠢貨已經被我的人糊弄過去了,一時半會想不到我竟會在這裡,你留下一兩千人在我身側護衛即可。”

這個人的聲音熟悉到林虎幾乎刻進自己的腦子裡。

北鄉侯。

那個引入高陵兵,害得他們無數孩童無家可歸的罪魁禍首!

“剩下的三萬軍馬,直接撥兩萬前往燕都,勢必要把這順洲機要拿下來,還有那難纏的段正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