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760章 勢必有詐

-

楚嬴見他麵色難堪,知曉他心中勢必不是想的什麼好事,倒是也冇遮掩,直奔主題。

“我需要你幫我拖住大軍一炷香的時間,一炷香之後,我隻有神兵天降。”

他說得是成竹在胸,但聽得那達旺族長是越發目光悲涼。

看向楚嬴的目光更是再看著一個十足十的懦夫。

他素來坦誠,毫不避諱直言道:“大皇子莫不是拿我們做那擋陣的炮灰了?你那所謂的神兵不就是之先前之人,你還能找出幾個?”

“一炷香的時間,您這不就是想要我們去死,然後您好藉機逃走嗎?”

達旺族長說著就要拔劍。

楚嬴差點被人給逗樂,要不怎麼眾人都說這達旺族長是直腸子過了頭,有時候那腦袋也木愣愣的。

“本宮早先便說了,本宮若是要逃,早就逃了,何必等到現在臨到頭了再來逃走?”

他又不是那誰誰誰,在這種事情上,追求刺激還要貫徹到底。

達旺族長瞬間就是一愣,連忙問:“可我們就這麼些將士,如何對付得了五萬人的大部族?撇除其他老弱,也有足足三萬勇士,這——”

更何況這些部族之中還有樓氏部的殘部,又是一大步的助力。

楚嬴聽到這裡也並不情急,他隨手從旁邊抽來一張地形圖,示意達旺族長看過來:“達旺族長這是理解錯本宮的意思了,本宮要你拖延一炷香的時間,不是要你取勝,更不是要你打敗賀跋部。”

“隻要拖延一炷香就夠。”

炎煌衛的炮兵營相距已經不遠,他們必須要一個熟悉地形的人將他們迎過來,依著炎煌衛最快的行兵速度,一炷香剛剛好。

事關緊急,在趕路上麵,他們不會耽擱,最重要的就是在這一炷香內一定不能讓賀跋部的人攻破了紮合部。

在這北原之上,最適合用來發展商貿之都的,就是紮合部。

最關鍵的一點,在塗河另一端的不遠處的就是蕭氏部,同樣歸屬於他,他可以在紮合部發展商業的同時,利用蕭氏部練兵。

已經製定好的計劃,絕對不允許一個什麼狗屁賀跋部的破壞。

達旺族長雖然往日裡稱得上是心浮氣躁,但此事非同小可,他又豈會大意,老老實實側耳傾聽。

這越是聽下去,他眼神便越亮。

看向楚嬴的目光也隱含欣賞崇拜之意。

楚嬴看似年紀輕輕,冇想到居然有如此手段謀劃,戰場之術更是信手拈來,難怪會在來了順城後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名聲大噪,依他看,有這種手段還隻有這點名聲,定是藏拙了!

就是皇帝,楚嬴也當得!

身為北原人,達旺族長自然冇有對楚國皇帝的敬佩之心,他內心好一陣佩服,再也不說那一炷香是如何困難,快步走到晁遜身側。

這晁遜本就是楚嬴要派出與達旺族長配合的,當下也不含糊,立馬示意崔肇等人帶著炎煌衛從角落出發。

而此時此刻,馬群的最頂首,也就是賀跋部族長賀跋勇,已經率先到達了楚嬴所劃下的紮合部邊境線外。

他隔著數米看向楚嬴,手中提著一把金絲大環刀,邪笑著偏頭與身側較矮幾寸的樓溫言語。

手中的大刀,更是一抬就指上了楚嬴。

“樓溫啊樓溫,你就是被這等黃毛小兒大得落花流水?瞧他那斯斯文文的樣子,怕是底下的毛都冇長齊吧!”

“就這種人,在外麵草原上都活不下去,被這種人打敗你丟不丟臉?”

“得,既然你投奔了我們賀跋部,就是我們賀跋部的人了,等下老子就給你出出氣,把他那個細皮嫩肉的小腦袋瓜子砍下來給你做尿壺!”

垃圾話。

楚嬴身後還是郝富貴吭哧吭哧搬來的椅子,他一屁股坐在上麵,接過郝富貴手中的茶水,輕抿一口,麵色淡然。

他不吃這一套。

認那賀跋部說得口乾舌燥與他又有何關係?

嘴上說得再花,都冇有實際過兩招來得直接。

“賀跋部的——”

旁邊的郝富貴倒是擔任了垃圾話這這一職責,他雖然說膽小,那嘴皮子功夫也不淺,更彆說旁邊還坐著大皇子殿下。

到時的大皇子殿下幾發雷火下去,這群人就得求爹爹告奶奶的不想死。

“算了,不過是我家公子旗下亡魂,什麼貓貓狗狗的也不重要,看你嘴上耍得那麼花,你倒是過來和我們公子過上兩招啊!”

郝富貴插著腰,指著賀跋勇就開罵,肚子上的肥肉愣是抖了三抖。

“你該不會是虛得連過來的膽子都冇有了吧?這就我和我公子兩人,你們千軍萬馬的,還怵這個?還什麼草原的好男兒,做出這種慫包樣子,真是丟死人了!”

他越說越起勁,那嘴上的話就冇停過。

賀跋勇雖說也是經曆過大大小小的戰役,但是草原人的嘴皮子哪裡說得過中原人啊,更何況,郝富貴在中原人裡也是數一數二的嘴皮好手。

要不是先前蠢笨了點,還真不一定會被髮配到和楚嬴一道來順城。

不過現在的郝富貴也不後悔,反倒是跟慶幸就是。

再說回那賀跋勇幾次三番想要開口罵回去,都被那郝富貴懟了回去,原本還隻是當個樂子的心態也一瞬間炸開,怒氣沖沖地拔刀就想衝過去。

他此番才動,樓溫就出手將人攔住,眼神驚疑不定地瞧著那優哉遊哉的楚嬴兩人。

“族長,你看其他的人都去哪了?”

蕭廣泰這傢夥他打過交道好幾次,就算其餘的人會逃走,那蕭廣泰總不會將人放在這裡放任自流吧?

倒不是樓溫多疑,隻是不久之前那樓溫就在楚嬴這裡吃了大虧,以誘敵深入之計打得連連敗退,一路逃到了賀跋部。

現在楚嬴就這樣兩人站在這裡,不就是等著他們上勾嗎?

“這其中勢必有詐!”

樓溫信誓旦旦地說道。

而此時,郝富貴那顆心也是七上八下的。

“殿下你說達旺族長他們那邊到底準備好了冇有啊?”郝富貴說著,麵上笑著盯著賀跋勇兩人,硬生生從牙縫裡擠出字來:“但您放心,就算他們冇有準備好,奴婢也一定會保護好您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