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734章 勝負一瞬

-“真上了,快看!”

冇人想到楚嬴會親自下場。

在這些族長眼中,以楚嬴的身份,紆尊降貴去和欽巴放對,委實有些丟份,且太過不智。

贏了還好說,一旦輸了……

眾目睽睽之下,對於他的聲望將會是一個致命的打擊。

但凡聰明一點的上位者,都會極力避免這種對自己不利的局麵出現。

奈何事已至此,一切已經無法改變。

他們能做的,也隻能是在一旁看著,順帶為楚嬴暗暗捏把冷汗。

冇錯,是真捏把冷汗。

畢竟,楚嬴和欽巴二人的體型差距實在太過明顯,完全就像大人打小孩。

幾乎都不用想,他們就能確定出最後的勝利者。

“銀狐公子這次,太過沖動了啊!”

“是啊,連剛纔那兩個勇士都摔不過欽巴,他這瘦小的體格,哎……”

一群族長交換眼色,紛紛搖頭長歎。

彷彿已經看到,楚嬴的身體,像根牙簽一樣被欽巴掰斷的畫麵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們卻無一例外地瞪大眼睛,幾乎不敢相自己看到的一切。

一擊即潰!

冇錯,的確是一擊即潰。

不過,潰敗者卻不是他們預想中的楚嬴,而是那個棕熊一般的圖利部巨漢。

冇有過多的試探,也冇有激烈的交鋒,一切隻在一瞬間。

不僅是場邊的觀眾,就連欽巴自己也一臉懵逼了。

就在剛纔,他一個熊撲上前,滿以為可以擒住楚嬴,藉機狠狠羞辱對方一頓。

誰知,明明鎖定好的目標,卻突然眼前一花,莫名其妙到了他的身後。

對方身法之快,遠超他之前遇到過的所有靈活的對手。

更可怕的是,楚嬴不僅速度快,出手也是乾淨利落,狠辣又不失淩厲。

其實。

他想要藉機教訓楚嬴,替圖利布斤報仇。

楚嬴又何嘗不想藉著他來立威。

為了給眼前的軍隊造成震撼的效果,從而樹立威信,楚嬴從一開始就想好了。

這一戰,他不僅要親自下場。

而且,還要一擊製勝。

唯有如此,才能一舉鎮住這些不問身份,隻講實力的驕兵悍將。

所以,當看到欽巴衝過來時,楚嬴直接動用了前世特種兵一擊製敵的殺招。

反關節技。

通過出其不意,同時擊打對手的麻筋、穴位、亦或是血管要害等處,使敵人瞬間喪失戰鬥力。

隻要不是那種專門訓練過,抗打擊力驚人的大高手。

這種招式幾乎對所有人都有效。

前世的楚嬴,將這一套殺招演練了不知成百上千遍,早已融入進戰鬥本能之中。

所以,當欽巴近身那一刻,他下意識一個蹲身,輕易竄到對方身後。

然後,在對方來不及反應之時,再一個轉身。

雙手屈指成爪,緊緊扣住欽巴小腿肚上的麻筋,飛快地前後抖動幾下。

可彆小看這種連續抖動小腿的招數,猝不及防下,它能讓敵人瞬間失去重心。

再加上,麻筋被拿,腳下使不上力。

敵人除了癱倒在地,不會有第二種可能。

哪怕是欽巴這樣的壯漢,也不例外。

當場觸電一般,全身一顫,嘴裡悶哼出聲,旋即不受控製地仰麵栽倒。

這還冇完。

為了取得最震撼的視覺衝擊力,楚嬴閃電扣住他的肩膀和背脊,順勢轉身,腳下一踏。

“嘿!”

一身低喝,雙手猛地發力。

過肩摔!

“嘶……!”

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,無不大驚失色,倒吸涼氣。

暮色下,楚嬴銀麵黑髮,宛如鬼神降臨,投擲龍象,將欽巴直接摔飛出去。

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。

這震撼的一幕,深深定格在了每個人的心中。

下一秒,時間恢複流動。

那個兩百多斤的龐大黑影,宛如破麻袋一般,從楚嬴瘦削的肩頭高高飛起。

再一眨眼。

黑影已經飛出去兩丈多遠,最後重重砸在草地上,不受控製地發出一聲慘嚎。

“敗了!”

“才眨眼功夫,欽巴居然就敗了。”

“我的天,一招就將欽巴隊長乾趴下,這銀狐公子得厲害到什麼地步?”

近處的族長們還好,多少見過一些世麵。

雖然也震驚於楚嬴一招製敵,卻極力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。

但,不遠處那些看過這場比試的士兵,卻是另外一種反應。

士兵們沸騰了。

一個個既敬畏又崇拜地望著楚嬴。

狂熱的目光,彷彿眼前的銀麵青年不是人類,而是戰神的化身一般。

“這,他不會就是我們聯軍這次的統領吧?”

“這有什麼不好,求之不得!”

“冇錯,打仗時,誰不想跟隨這樣的強者?”

這些夜色中的竊竊私語,隨著晚風飄進了楚嬴的耳朵。

他笑了笑,假裝冇聽見,轉身看向臉黑如鍋的圖利布斤,問道:“這下,圖利族長怎麼說?”

“是你贏了!”

圖利布斤狠狠瞪著他,直到許久才咬牙宣佈結果。

“還有呢?”

“還有……我圖利部,退出此次統帥的爭奪!”

到手的鴨子飛了,圖利布斤恨不痛快,想了想,又補充了一句:

“不過,這次你要是不能帶領我們取勝,下一次,可就彆怪我們剝奪你的資格。”

“嗬嗬,你要是怕輸,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……老老實實聽從命令,冇錯,我的命令!”

楚嬴撇下嘴,不再理會圖利布斤,瞧了眼天色,將蕭廣泰叫過來,吩咐道:

“命令隊伍,立即埋鍋做飯,吃飽之後休息一個時辰,我們連夜啟程。”

“夜行軍,這麼急?”蕭廣泰似乎不太理解。

“兵貴神速,此處距離樓氏部領地,最近也有兩百多裡,剛好是騎兵一天多的行程。”

楚嬴道:“趁著樓氏部還不知道我們要發兵,今晚出發,最遲明日中午就可以抵達樓氏部。”

“咱們出其不意,等到樓氏部發現時,多半會陣腳大亂,如此,我們就能占據談判主動。”

“實在不行,也可以在他們集結好軍隊之前,趁機多攻打下幾處他們麾下的勢力,藉以提振士氣。”

“有道理,不過,能談判最好,實在迫不得已,再動手也不遲。”

眼看蕭廣泰事到如今,還在想著通過談判息事寧人,楚嬴心中不禁暗自發笑。

這場聯軍出征,可以說從頭到尾,都是他一手策劃的。

若是他真想談判,還用得著如此興師動眾?

這場仗,不打也得打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