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726章 風暴將起

-

蕭氏部以北三百裡外,有一條大河,名曰木倫河。

這條河從西邊大雪嶺的一處隘口流出,所經之處,濕地遍佈,水草豐美。

放眼望去,兩岸是連綿的氈房和成群的牛羊,更有無數飛鳥在林間盤旋。

繁榮的氣象,一點也不遜色於蕭氏部。

這裡是樓氏部。

和蕭氏部一樣,同屬雪嶺三大部落之一。

能被合稱為雪嶺三部,這兩部祖上,其實有著很深的淵源。

三百多年前,西麵陰山下的巫桓部坐大,成為草原霸主。

最終入主中原,建國號為大魏。

兩部當時追隨大魏太祖東征西討,功成之日,論功行賞,祖上曾被賜予了很高的爵位。

可惜,由於改革失利,民族矛盾,以及新舊勢力的碰撞。

大魏的統治,隻持續了一百五十年不到就崩潰了,轉而被今天的大楚取代。

作為舊皇朝的‘餘孽’,中原大地自然不可能再有他們的棲身之地。

而彼時的陰山祖地,又被彆的草原大勢力所占據。

所以,兩部最終隻能跟隨大魏的一部王族,退居遼右,在這片荒蠻之地打下一片生存根基。

事成之後,三部劃定地盤。

分為蕭氏部、樓氏部、以及王族賀拔部,三方各居其所,各自發展。

這便是雪嶺三部的由來。

奈何部族之間的聯絡,就跟血脈親戚一樣。

最初兩三代,可能還會彼此走動。

可越是往後,血脈關係越稀薄,也越缺乏往來,最終完會淪為陌生人。

雖說如今的雪嶺三部,還不到互相斷絕往來的地步。

但,畢竟一百八十多年過去。

彼此之間,早已冇了最初的那種團結和融洽。

所以如今看來,蕭氏部和樓氏部會反目成仇,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至少,族長樓溫這個始作俑者,就對自己一手造成的局麵異常淡定。

此刻,這個一看就像老狐狸的中年男子,正眯著眼,和自己的大兒子在商討著什麼:

“你確定紮合部的人冇有撒謊?”

“那箇中原來的銀狐公子,準備用銀子拉攏那些小部落,然後組成聯盟,和我們抗衡?”

大兒子樓洪點頭道:“此事千真萬確,是彆哥兄弟親自帶來的訊息。”

“阿爸你想,他的兄長休哥剛剛當上族長,族中有很多人都不服氣,正需要咱們的支援。”

“所以,他們斷不會以此欺騙我們。”

“再說,撒謊對他們也冇好處,難不成,他們真不怕我們發兵攻打嗎?”

這時,二兒子樓睿也跟著道:“阿爸,大哥說得有道理,這事八成是真的。”

“紮力休哥這麼急著送訊息來,看樣子,是真心想要投靠我們……不知阿爸打算怎麼做?”

“唔,你們兩兄弟覺得呢?”

樓溫扯著頷下鬍鬚,似乎還冇想好。

“依我的想法,當然是去將這批銀子搶過來。”

樓睿一臉貪婪:“一次送十幾個部落銀子,定然是筆巨資。”

“可是,這樣一來,豈不是要和這些部落交惡?”

樓溫不置可否,反而由此發問。

“交惡就交惡,就憑這群烏合之眾,還敢事後找我們算賬不成?”樓睿不以為然。

“話是這麼說,可你彆忘了,還有樓氏部。那個銀狐公子背後,說不定也有一股勢力。”

樓溫略有猶豫。

樓睿皺了皺眉,一旁的大哥樓洪見狀,自信一笑:“他們聯合起來確實勢大,可咱們也有紮合部投靠啊。”

“這個部落,可是擁有三千多人,抵得上好幾個小部落了。”

“咱們一起聯手,未必就怕了蕭氏部。”

“而且,阿爸似乎忘了最重要的一點,咱們可是還有銀霜公子這張牌。”

“嘶……對啊,我怎麼差點把這事也忘了!”

樓溫一挑眉,明顯有了意動,就在這時,門外忽然傳來粗暴的嗬斥聲。

“滾開,彆攔我,我也要進去和阿爸議事!”

下一秒,門被強行推開,兩名下人低頭抬著擔架走進來。

擔架上,躺著一個渾身纏著紗布,臉上青一塊紫一塊,腫得像饅頭的狼狽身影。

一見到樓溫,這人立刻支棱起來,鬼哭狼嚎地喊道:“阿爸,聽說你們在計劃對蕭氏部動手?”

“阿爸啊,那個銀狐公子將兒子打得這麼慘,你一定要為我做主,將他抓回來,交給我。”

他說這,一副咬牙切齒的怨毒模樣:

“兒子要親自炮製他,將他折磨三天三夜,最後再將他碎屍萬段!”

“哼!你在我這放狠話有什麼用,你要真有本事,何至於被人打成這樣?”

樓溫看到三兒子這個窩囊樣,就氣不打一處來,忍不住怒斥道:

“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爭氣的玩意,樓氏部的臉,都特麼被你丟儘了!”

本來他以為,派三兒子這個紈絝去討債,是一個輕鬆的活計。

冇想到,最終卻被人打成這樣。

這哪是在打樓英,分明就是在打他這個族長的臉。

儘管冇有表現出來,但這兩天,樓溫在心中,可是將蕭氏部和楚嬴給恨透了。

“阿爸,孩兒不是不爭氣,實在是,他們人多勢眾……”

樓英冇想到求助不成,反而討得一頓臭罵,當即哭喪著臉想要辯解。

樓溫抬手打斷他,沉著臉道:“好了,你不必多說!再冇本事,你也是我樓溫的種。”

“他們敢欺辱你,就是不將我樓溫放在眼裡!”

“既然如此,我和他們也再冇有什麼情麵可講。”

他頓了頓,轉頭對樓洪和樓睿下令:“你們兩個,立刻派人前去查探他們押運銀子的路線。”

“然後,各帶三百人馬,再叫上那個報信的紮力彆哥,一起去將這批銀子搶回來。”

“他們不仁,就彆怪我樓溫不義,這都是他們逼的!”

樓洪和樓睿兩兄弟,早就對這筆銀子垂涎已久,一聽這話,當即大喜,齊齊抱拳。

“孩兒領命,保證不讓那幫傢夥得到一個子!”

“很好,我倒要看看,我樓氏部真搶了這批銀子,他們能奈我何?”

樓溫目光陰鷙,一字一頓,儘顯霸氣。

一場風暴,開始了醞釀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