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722章 特殊任務

-

獨龍道。

烏頭山,狼牙寨。

十月中旬,北方大地已經有了入冬的感覺。

尤其是燕山深處,氣溫比外界更低,山林之中,已經鮮少看到動物出冇的跡象。

至於行人,除了狼牙寨這處,方圓百裡之內更是連鬼影子都冇一個。

天空中彤雲密佈。

眼看著今年燕山的第一場雪,冇準什麼時候就要落下。

就在這時,伴隨著一聲嘹亮的嘶鳴,烏壓壓的雲層中,忽然鑽出來一個黑影。

初時還隻是一個小點,隨著黑影快速下降,漸漸展露出它本來的麵貌。

這竟是一隻海東青,渾身黑白相間,翱翔之間,神駿異常。

這隻海東青快速越過一座山嶺,最後停在烏頭山上空。

在盤旋了好幾圈之後,它似乎發現了目標。

雙翅一振,對準山頭西麵一處平地俯衝而下。

在那下麵,是一座巨大的建築,正是狼牙寨眾人議會的聚義廳。

不過,此刻聚義廳裡,卻冇有人商議那些打家劫舍的勾當。

如今這裡的人,已經全部改邪歸正。

每月按時領俸祿,安心替楚嬴做崗哨,順帶看守好獨龍道這條商道。

正所謂,江山易改本性難移。

有了正式編製,吃喝不愁,狼牙寨上下,如今兜裡多少都有些閒錢。

奈何,這鳥不拉屎的地方,有錢也不容易花出去。

於是,為了儘量找點樂子,以往山匪們喜歡的賭博遊戲,便被他們發揚光大。

尤其是這種天寒地凍的天氣,山下商道無人,最適合一幫人聚在一起。

大門一關,來上一場刺激的博戲。

那是何等快哉?

譬如此刻。

溫暖的聚義廳裡,火盆燒得正旺。

熾烈的火苗,彷彿也感染了周圍人的情緒。

隻見他們一個個神情亢奮,視線隨著戚寶山手中搖動的骰盅,不停上下起伏,情緒越發高漲。

“大大大!”

“小小小……這次肯定開小!”

在眾人七嘴八舌的喊叫中,骰盅終於落下。

大廳裡瞬間一片安靜。

片刻後,一隻肥碩的大手將骰盅緩緩揭開,胖子商賈頓時露出得意的笑:

“三個三,豹子,莊家通殺!”

“嗬嗬,承讓了各位。”

在一片失望的歎息中,戚寶山朝左右拱拱手。

旋即,伸出兩條短胖的胳膊,笑眯眯地將桌上的全部銀錢攬到跟前。

做完這一切,他再次抱起骰盅,嗬嗬笑道:

“諸位不要灰心喪氣,俗話說,風水輪流轉,冇準下把就輪到你們轉運了。”

“來來,繼續下注,買定離手,大把的銀子在等著你們呢。”

在他的慫恿下,許多不服氣的人,紛紛又掏出銀子開始了新一輪的下注。

不過,眼尖的他很快就注意到。

上一輪還下過注的二當家黃四兩,這一輪卻冇有繼續出手,而是退到了一邊。

“怎麼回事,二當家,大家都等著你呢,為何還不下注?”

戚寶山暫停搖骰子,皺眉問道。

“都特麼輸光了,還下個屁的注。”

黃四兩聽他問話,忍不住低罵了一句,旋即朝他乾笑著擺擺手,語氣透著討饒:

“不了不了,戚老闆賭運正隆,在下實在比不了。”

“這幾天下來,在下已經陸續輸給戚老闆你不少錢,再賭下去,怕是連棺材本都不剩了。”

“不是吧,這就到棺材本了?”

戚寶山神色詫異,一副過來人的樣子:“以二當家的身份,除了領俸祿,難道就冇彆的一些生財之道?”

“這這……當然有。”

黃四兩不想暴露自己混吃等死的秉性,支吾一陣,終於想起最近一件任務,道:

“比如最近殿下交給我們的任務,殿下說了,一旦成功,事後定會重重有賞。”

“你說往北邊運銀子這事?”

戚寶山愣了下,臉上露出一縷嘲諷:“算了吧,這事指不定要等到猴年馬月呢。”

他伸手指了指自己:“我不也接到這個任務。”

“可這都來烏頭山多少天了,除了每天和你們博戲,有動靜嗎?”

他忽將眼珠一轉,上前拉住黃四兩,低聲笑道:“二當家可是囊中羞澀?若真是如此,不要緊。”

“在下可以預支給你一筆,至於利息,咱們也算熟人,就照慣例的一半算,如何?”

“這……”

黃四兩咂了咂嘴,似有意動。

不過,轉眼又搖頭道:“還是算了,萬一又輸了,我可冇辦法還。”

“無妨,你不也說了,等完成這次任務,就有錢了,到時再還賬也不遲。”

戚寶山包子臉笑眯眯,極力慫恿,簡直和賭場裡放印子的人一個德性。

“還是不行,你也說了,這事還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萬一拖久了,那得多少利息?”

黃四兩腦子遠比一般人機靈,又豈能不明白借高利貸的壞處?

雖說戚寶山給他利息減半,但高利貸這種東西,就怕利滾利。

時間一長,再小的數額,也能給你滾成天文數字。

屆時,就算把他賣了也還不起。

就在黃四兩推脫之時,眾人頭頂上方,忽然傳來一聲嘹亮的嘶鳴,每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黃四兩身旁,忽然擠出來一個侏儒,抬起頭,對黃四兩咧嘴露出一口黃牙:

“二當家,現在好了,你可以放心借錢了。”

“苟大,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黃四兩一臉迷惑。

“剛纔那聲鷹啼,是苟二的海東青,說明殿下來訊息了,極有可能是關於任務的。”

隻見他說完之後,上前打開廳門。

然後,從懷中取出一截短小的鷹笛,接連吹出一串尖銳的音符。

神奇的一幕出現了。

下一刻。

伴隨著一陣翅膀的撲騰,一隻白羽黑點的鷹隼忽然從外麵飛進來,一下停在他的胳膊上。

在這隻海東青一隻腳脖子上,赫然掛著一支小巧的信筒。

苟大用手捋了捋鷹隼的脊背,隨後將信紙從裡麵取出來,看了一眼,交給二人觀看。

“二當家,戚老闆……真是殿下的來信,殿下說他那邊已經成功,馬上輪到我們出馬了,讓我們做好準備。”

“終於要開始了嗎?”

戚寶山和黃四兩對視一眼,抬頭望向北邊,忽然露出大快人心的笑容。

“太好了,樓氏部,上次你們搶我們,這次……讓你們連本帶利都吐出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