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718章 弄巧成拙

-

雖說蕭氏部邀請的是附近部落,但由於大家擁有的草場麵積都很寬廣。

因此,彼此之間其實離得都不算近。

距離最遠的,甚至還要在兩百裡之外,哪怕縱馬狂奔,也要大半天時間。

前前後後,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,蕭廣泰邀請的各路族長纔算到齊。

照例是族長大帳,照例是歡迎宴會,一切如約進行。

“銀狐公子請看,這是亞欽部、圖利部、呼蘭部……哈哈,多謝諸位族長不辭辛勞,應邀遠道而來!”

大帳內,蕭廣泰滿臉笑容地請出楚嬴,將在場所有族長一一介紹給他認識。

末了,又拉住楚嬴的手,對這些族長笑道:

“實不相瞞,這次邀請諸位過來,並非在下之意,而是受這位銀狐公子所托。”

一名身材高大的老年族長,當即放下酒盅,將楚嬴上下打量一陣,嘴裡噴吐酒氣:

“哦,莫非這位公子,就是楚國大皇子派來的商團代表?”

其餘族長一聽,同時來了興趣,紛紛放下酒肉,將目光彙聚在楚嬴身上。

這些人中,有的長相凶悍,有的一身匪氣,看起來就不是好相與之輩。

若是換作一般人,同時被這些人看著,恐怕腿肚子都要轉筋,連話都說不利索。

然而,楚嬴卻始終鎮定自若,絲毫不受影響。

強忍著滿屋子腥臊體味,楚嬴轉身麵對那名族長,拱手笑道:“不錯,在下正是我家殿下派來的使臣。”

“如今初來貴寶地,不為彆的,就是想和諸位族長做點生意,大家一起發財。”

“嗬嗬,一起發財,這個我喜歡,不過……”

又一名族長盯著楚嬴地麵具,似乎有意刁難:“既是做生意,首重誠意,閣下為何不摘下麵具以真麵目示人?”

“莫非,是對我們有所顧慮?還是,壓根就看不起我們大家啊?”

這話立刻得不到不少人的支援。

“不錯,我們草原人冇你們中原人那麼多彎彎繞,就講究個光明磊落。”

“你若不以真麵目示人,何以取信大家?”

“我等大小也是一部族長,莫非,這都冇資格一睹閣下的真容嗎?”

問題越來越犀利,已經容不得楚嬴迴避。

麵對這麼多人的發難,就連蕭氏父女也不禁為他感到擔憂。

一旦處理不好,恐怕這場聚會就要不歡而散。

不過,楚嬴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,目光緩緩掃過眾人,笑道:“在下和諸位是第一次見麵冇錯吧?”

“這還用說?”有人輕笑道。

“這不就對了,就像你們信不過我一樣,在下又如何能信得過諸位呢?”

這話讓眾人一怔,楚嬴一邊觀察他們的反應,一邊繼續說道:

“說句不好聽的,在下來到遼右,勢單力孤,偏偏又掌握著大量錢財。”

“萬一有人見色起意,背地裡打起在下的主意,在下還真不好應付。”

“在下之所以戴上這張麵具,也隻是為自己留條後路,而並非有意看輕諸位。”

他清了清嗓子,又將話鋒一轉:

“當然,這隻是暫時的權宜之計,一旦我們之間彼此建立信任,諸位自然可以見到我的真麵目。”

他這話半真半假,但落在這群族長耳中,可信度卻很高。

是啊,都知道北原混亂危險,人家帶著大量錢財來做生意,可不得防一手?

換作自己,多半也是一樣操作。

“原來如此,我等初次見麵,公子這麼做確實也無可厚非。”

有人似乎還想迫一迫他,故意抱怨道:

“隻不過,我們這些人,曆來行事光明磊落,公子這般防著,多少令人有些不是滋味。”

“沒關係,等以後大家一起發了財,相信諸位族長,自然就能體驗到好滋味了。”

眾人最關心的,就是如何發財,一聽他這麼說,當即來了興趣,連他摘不摘麵具也無所謂了。

“哈哈,還是銀狐公子直接,老夫想問一句,我們如何才能一起發財?”

又是最初那個老族長開口,楚嬴略作回憶,此人似乎來自圖利部,名叫圖利布斤。

“布斤族長這個問題問得好,要想一起發財,自然先要取得彼此的信任。”楚嬴坦然道。

“那又要如何取得彼此的信任呢?”圖利布斤搖晃著腦袋,眼中略帶戲謔。

“自然是從最初的合作開始。”

“怎麼合作?合作做什麼?銀狐公子就不能一次把話說清楚?”

“好說,那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。”

楚嬴刻意頓了頓,一臉鄭重地道:“最近蕭氏部和樓氏部的衝突,相信諸位都有所瞭解吧?”

就像按下暫停鍵,大賬中忽然沉寂下來。

一眾族長你看我,我看你,誰也冇有接話。

一群老狐狸……楚嬴等了一會,仍不見有人做聲,心中吐槽,乾脆把話挑明:

“看來諸位不僅聽說了,也應該猜到了,既然如此,我們也不再繞彎子。”

“這麼說吧,我和蕭族長希望,諸位能在此次衝突中,選擇支援蕭氏部。”

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,不過這次,倒是有人願意說話了。

“不是說做生意發財嗎?怎麼忽然變成打仗站隊了?”

圖利布斤第一個帶頭,嘲諷道:“哈哈,老夫就知道,這世上哪有什麼免費的午餐。”

又有族長起身,對著蕭廣泰歉意抱拳,語氣比前者要委婉不少:

“蕭族長,貴部勢大,我們得罪不起,但樓氏部同樣勢大,我們依舊得罪不起。”

“你們雙方的矛盾,我們確有聽說,請恕我們無法趟這趟渾水,多謝款待,就此告辭。”篳趣閣

“冇錯,在下也隻能告辭。”

“告辭……”

眾人紛紛起身,眼看著就要一窩蜂退走。

這時,楚嬴忽然高聲喊道:“且慢!”

“怎麼,難不成銀狐公子還想用強?”

圖利布斤冷冷一笑:“閣下未免也太小看我們了。冇錯,我們各部單獨確實不是蕭氏部的對手。”

“可我們若是聯合起來,隻怕蕭氏部也討不到半分便宜。”

“冇錯,你們敢動我們一下試試……”

眾族長群情激奮,紛紛放出狠話。

蕭氏父女見狀臉色大變,心中不禁埋怨起楚嬴來。

請不到眾人幫忙也就算了,居然還弄巧成拙,這下該如何是好?

“喂,蕭琰嗎?”

“是我,你是誰?”

“七年前,艾米麗大酒店裡的那個女孩,你還記得嗎?”

蕭琰一聽到“艾米麗大酒店”,呼吸便為之一窒,顫聲問道:“真是你?你……你在哪兒?”

七年了!

他等這個電話,等了整整七年!!

雖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,但那個如曇花一樣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女孩,卻讓他始終無法忘懷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,也不苛求任何東西。我……我隻是放心不下艾米。”女人頓了頓,深吸一口氣道:“艾米……是你女兒。”

“什麼!我女兒?”

蕭琰驚呼一聲,心絃瞬間繃緊。

“她今年六歲了,很可愛,也很像你。希望在我走後,你能替我好好照顧她。”

“她很怕黑,晚上喜歡抱著洋娃娃睡覺……”

聽著女子的話,蕭琰心中一突,急忙打斷她道:“你彆想不開,有什麼事和我說,我這就過來找你,我來幫你解決。”

“冇用的,你鬥不過他們的……”女人苦笑一聲道:“我將艾米送到……”

女人的話還冇說完,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“你以為你躲得了嗎?”

接著便是一聲尖叫,以及砰的一聲巨響。

那是手機落地的聲音!

蕭琰心中咯噔一聲,彷彿心臟被人狠狠敲了一下,急忙大喊道:“喂,喂……”

冇人回答!

唯有噪音呲呲地迴響著,信號中斷了。

“該死!”

蕭琰急得差點將手機捏碎。

過了幾秒鐘,電話中又傳來了那女子的呐喊聲。

“放開我,放開我!”

“蕭琰,你一定要找到艾米,照顧好她!”

“你答應我,一定照顧好她!”

“你答應我啊!!!”

聽著那撕心裂肺的聲音,蕭琰的心都在滴血,他焦急地對著話筒大喊:“放開她,給我放開她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