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708章 蕭廣泰

-

這群氈房裡走出來的人,有老有少,一個個身穿盛裝,笑容滿麵。

其中一個十四五歲的清瘦少年,在看到蕭玥後,當先跑出來,親切喊道:

“阿姊,你終於回來啦,這次你去大楚,我可是擔心了好久,每天都向大輪王祈禱,就怕你路上有事……”

“哦,蕭騫,你何時學會關心起你阿姊了?”

蕭玥親昵地望著少年,嘴上卻打趣道。

“你這是什麼話?你是我阿姊,我能不關心你嗎?”少年蕭騫瞪大眼睛,一派振振有詞。

“我看你關心是假,想問我有冇有從大楚給你帶禮物回來,纔是真的吧?”

知弟莫若姐,蕭玥一句話就戳破了弟弟的心思。

“那你帶了禮物回來嗎?”

“你看,狐尾巴露出來了吧”

“阿姊……”少年有些惱羞成怒地叫了聲。

“好了,眼下還有貴客要招待,這些小事之後再說,彆再纏著你阿姊了。”

這時,對麵又走出一名氣質沉穩的中年男子。

四十上下,頭戴氈帽,兩鬢垂下條狀髮髻,頷下蓄著一部鬍鬚,又黑又亮。

男人長相和蕭玥有幾分相似,應該就是她父親,蕭氏部第一人,族長蕭廣泰。

將少年從姐姐身邊喝開,中年人哈哈一笑,張開雙臂,當先迎向蕭玥:

“哈哈,我的小月兒平安到家啦,太好了,你阿爸我今晚,總算可以睡個安穩覺了。”

他拉著蕭玥的胳膊,上下仔細檢視了一遍,確定女兒無恙,欣然點頭。

然後,轉過身看向楚嬴一行,豪爽笑道:“哈哈,小月兒,這就是你請回來的貴客吧。”

上前兩步,對著楚嬴一行抱拳,用中原話說道:“在下蕭廣泰,蕭氏部族長,不知諸位如何稱呼?”

“在下銀狐公子,本次全權代表大皇子殿下,前來和族長一起共商大事。”

楚嬴此刻扮演的是銀狐公子,自然不會拿大,同樣走上前拱手回禮。

“銀狐公子?”

當看到楚嬴臉上的鏨銀麵具時,蕭廣泰下意識皺了皺眉:

“閣下既是大殿下派來的代表,為何不能以真麵目示人?”

“阿爸!”

蕭玥趕緊跟過來拉了他爹一把,解釋道:“銀狐公子不服水土,皮膚受不得北原的氣候,所以纔不得已戴上麵具。”

這個藉口,是她和楚嬴事先就商量好的。

說完之後,又踮腳附在蕭廣泰耳畔,小聲說了幾句。

也不知她說了什麼,原本覺得受到冒犯的蕭廣泰,神色一動,對楚嬴的態度,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。

“哈哈哈,原來如此,咱們遼右這邊,氣候確實和北原類似,銀狐公子能堅持來到這裡,實在是受委屈了。”

蕭廣泰笑得一臉殷勤,隱隱將自己放得比楚嬴還矮一截,伸手指著氈房裡麵:

“是在下無知,不瞭解公子身體不適,適纔多有冒犯,還請公子不要見怪。”

我看你不是無知,是你家丫頭告訴你我的真實身份了吧。

楚嬴同樣揣著明白裝糊塗,擺手笑道:“哪裡哪裡,是在下身體不爭氣,和蕭族長冇有關係……請。”

一行人進了氈房,分主次坐下。

讓一幫蕭氏部耆老奇怪的是,蕭廣泰竟然臨時讓人多擺了一桌,讓楚嬴和自己同坐上首。

這般待遇,可不是一般的貴賓可以享受的。

熟悉他們族長的人都知道,這代表在蕭廣泰心中。

這位銀狐公子,有著和他平起平坐的資格,甚至可能,地位還要在其之上。

一群族老暗暗記下這一幕,心中已經為楚嬴貼上,不可輕易招惹的標簽。

“哈哈,難得今日小月兒平安歸來,又有貴客臨門……來啊,上菜,開宴!”

隨著蕭廣泰一聲令下,陣陣引人垂涎的酒肉香氣,瞬間充斥整間氈房。

布簾掀開,一名名青春洋溢的草原少女,手捧托盤魚貫而入。

手把肉、烤全羊、韭菜花、麥餅、酸奶、馬奶酒……遼右民風粗獷,飲食也是這般樸實無華。

“哈哈,我們這的菜肴,比不得中原精緻,不過勝在量大管夠,大家儘情吃,儘情喝。”

李海等一群炎煌衛小頭目,早已迫不及待,一聽這話,個個開啟了饕餮模式。

一邊啃得滿嘴流油,一邊大呼過癮。

“銀狐公子,來者是客,在下先敬你一杯。”

蕭廣泰身為主人,可謂麵麵俱到,讓楚嬴很有好感,舉起酒杯回敬了一口。

隻是,這一口下肚……

一股濃烈的奶腥味夾雜著潲水味,再加上一絲寡淡的酒味,說不出來是什麼怪異味道,讓楚嬴差點臉都綠了。

楚嬴心中直呼大意。

這個時代,連釀酒工藝都還冇有成熟。

所謂的馬奶酒,自然也不是他前世喝過那種味道。

可是……這特麼也太難喝了吧!

“銀狐公子,你這是……怎麼了?”

蕭廣泰看他似乎不太舒服的樣子,放下酒杯,關心地問了一句。

“唔,咕……冇有的事,就是第一次嘗試馬奶酒,覺得……覺得風味獨特,嘔……”

為了表示對主人的尊重,楚嬴強行將這口酒嚥下去,胃裡頓時一陣翻江倒海。

感受到陣陣噁心上湧,為了不至於嘔吐,他又飛快割了一塊手把肉塞進嘴裡,企圖將這股噁心壓下去。

然後。

一股強烈的腥臊味,沿著鼻腔直沖天靈蓋,讓楚嬴差點冇閉過氣去。

臥槽!

這特麼是人能吃的?

這羊都冇騸過的好嗎。

楚嬴拿出此生未有的勇氣,一邊緩緩將肉嚼碎下嚥,一邊慘白著臉打量郝富貴和李海他們。

這群牲口,似乎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腥膻。

一個個狼吞虎嚥,還不時吮吸著手指,吃得那叫一個香。

媽的,原來這群傢夥這麼好養活,虧我還讓老崔定期給他們開小灶。

嗯,確定了,以後這筆錢省了。

冇辦法,誰讓這群傢夥將快樂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。

一個人痛苦多冇意思,大家一起痛苦,纔是真的幸福。

萬幸的是,雖然吃不慣這裡的酒肉,但席間提供的固體酸奶和奶茶,倒是挺合楚嬴胃口。

靠著這兩樣,楚嬴勉強撐到了宴會結束。

是夜。

向來身強力壯的楚嬴,久違地上演了一出黃河在咆哮……

“喂,蕭琰嗎?”

“是我,你是誰?”

“七年前,艾米麗大酒店裡的那個女孩,你還記得嗎?”

蕭琰一聽到“艾米麗大酒店”,呼吸便為之一窒,顫聲問道:“真是你?你……你在哪兒?”

七年了!

他等這個電話,等了整整七年!!

雖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,但那個如曇花一樣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女孩,卻讓他始終無法忘懷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,也不苛求任何東西。我……我隻是放心不下艾米。”女人頓了頓,深吸一口氣道:“艾米……是你女兒。”

“什麼!我女兒?”

蕭琰驚呼一聲,心絃瞬間繃緊。

“她今年六歲了,很可愛,也很像你。希望在我走後,你能替我好好照顧她。”

“她很怕黑,晚上喜歡抱著洋娃娃睡覺……”

聽著女子的話,蕭琰心中一突,急忙打斷她道:“你彆想不開,有什麼事和我說,我這就過來找你,我來幫你解決。”

“冇用的,你鬥不過他們的……”女人苦笑一聲道:“我將艾米送到……”

女人的話還冇說完,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“你以為你躲得了嗎?”

接著便是一聲尖叫,以及砰的一聲巨響。

那是手機落地的聲音!

蕭琰心中咯噔一聲,彷彿心臟被人狠狠敲了一下,急忙大喊道:“喂,喂……”

冇人回答!

唯有噪音呲呲地迴響著,信號中斷了。

“該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