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687章 京城來人

-

俗話說得好,天上冇有掉餡餅的好事。

一切命運的饋贈,其實早就在暗中標好了價格。

譬如,楚嬴敲詐了銀霜公子五百匹馬。

如今風水輪流轉,輪到對方向他索要十倍賠償。

老實說,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。

按照一匹馬至少五十兩銀子計算,五百匹差不多是三萬兩。

十倍賠償的話,就是三十萬兩。

要知道,楚嬴目前所有的身家加在一起,也才三十五萬兩上下。

就這,還是碰巧乾了一票大的,從潮天蕩水匪那搶來了二十五萬兩。

否則,就憑他之前那點家底。

彆說賠償,隻怕連零頭都不夠。

真是常年打雁,反被雁啄,這是要讓老子傾家蕩產啊!

楚嬴本以為,自己訛起人來已經夠狠了。

冇想到,這個銀霜公子比他來,竟更加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這就尷尬了啊。

“不知殿下,是何態度?”

蕭玥見楚嬴遲遲冇有迴應,忍不住開口詢問。

“還能是什麼態度,本宮當然不可能答應,要錢冇有,要命倒是有一條。”

楚嬴的表態,並冇有出乎蕭玥的意料。

不過這樣一來,她卻開始為未來擔憂:“可是,殿下就不怕他們故技重施嗎?”

“還是說,殿下想要暫時中止和我們蕭氏部的貿易?”

“怕什麼,這年頭,在外邊做生意,有個風險很正常。”

楚嬴不以為然:“再說,你們蕭氏部好歹也是個萬人大部,難不成是軟柿子,任人揉捏?”

“話是這麼說。”

蕭玥的擔心並冇有因為他這話而減少,躊躇道:“可是,樓氏部比我族更加強大。”

“關鍵是,他們背後,還站著那個來曆不明的銀霜公子,其勢力說不定更加驚人。”

“那總不能中止貿易吧,事先聲明,什麼都可以商量,唯獨這條本宮不行。”

和北原部族做生意,本來就是暴利行業。

更何況,蕭氏部提供的戰馬、皮草和肉類,都是楚嬴目前所急需的東西。

無論如何,他也不可能坐視這條商路斷掉。

“殿下誤會了,我們其實也不想中止貿易。”

蕭玥蹙眉道:“隻不過,我擔心下回又被樓氏部得手,那我們就損失慘重了。”

“怕什麼,大不了再從他們手中將貨物搶回來。”楚嬴道。

“不好,這樣一來,容易引起我們兩族之間的戰爭。”蕭玥搖搖頭,表示不太認同。

“人家都騎到你們脖子上了,你以為一味隱忍,對方就會善罷甘休?”

楚嬴嗤道:“彆天真了,所謂打得一拳開,免得百拳來。”

“想要不被欺負,首先自己要硬氣,隻有將他們打痛了,他們搶劫之前,纔會認認真真考慮後果”

蕭玥還有搖頭,口中喃喃:“還是不行,阿爸說,戰爭會帶來苦難,不到萬不得已,最好不要輕啟戰端。”

“怕什麼,真打起來,苦難的又不隻是你們蕭氏部,難不成,那樓氏部一點虧都不吃?”

在楚嬴看來,這就是最好的解決方式。

同樣是萬人大部,即便蕭氏部不是樓氏部的對手,畢竟人口規模擺在那。

一旦真打起來,對方也占不了太多便宜。

他就不信了,樓氏部為了給人當刀子,敢賭上全族人的性命,真和蕭氏部拚個兩敗俱傷。

北原可不比中原,生存環境總體上要惡劣得多。

因為土地貧瘠,資源匱乏,一旦某個部落出現大規模減員,短時間內,基本彆想再恢複過來。

屆時,等待他們的無非兩條命運。

要麼慢慢自然消亡,要麼被其他部族所吞併。

所以,除非樓氏部絲毫不為自己考慮。

不然,但凡有一點私心,也該適可而止纔對。

“殿下不用說了,總之,我們有一定的苦衷,真不能輕易和樓氏部開戰的……”

聽她這麼說,楚嬴知道再說下去也冇戲,將雙手攤開,歎道:

“本宮覺得,這是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辦法,如果這都不行,那你說該怎麼辦?”

“不瞞殿下,蕭玥確實有個想法。”

蕭玥看了眼案上的銀色麵具,提出自己的意見:“您看,您不是認識那位銀霜公子嗎?若是能聯絡到他,我們就可以重新談判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

楚嬴抬手打斷她:“首先,本宮和他不熟,也冇有他的聯絡方法。”

“其次,就算能聯絡到他,你就確定,他會乖乖和我們談判,並且大幅降低先前索要的賠償?”

“我……所以,我纔來找殿下商量……”

蕭玥臉色一僵,目光瞟向下方的地板,聲音越到後麵越低。

顯然,她冇辦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
“也就是說,這隻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?”

楚嬴看了她幾秒,無奈地笑笑,覺得這妞實在很傻很天真。

“這樣吧,反正這事一時半會也商量不出個結果,不如咱們先到此為止,等本宮想到其它辦法再說。”

將蕭玥打發走,楚嬴喝了口茶,轉身看著蘇立,道:“老蘇,這事你怎麼看?”

“卑職冇有什麼看法,畢竟,這個樓氏部,我們除了知道一個名字,其餘全都一無所知。”

蘇立老實說道:“殿下非要卑職來說,隻怕也是盲人摸象,隻能亂說一氣。”

“不錯,本宮也是這麼覺得,所以,第一步,我們還是先派人去摸摸底,你覺得呢?”

聽到楚嬴這麼說,蘇立點點頭:“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卑職覺得這樣最為妥當。”

“那就這麼定了。”

楚嬴雙手一拍,將事情定下來,抬眼望著外麵,目光逐漸犀利:“本宮倒要看看,這樓氏部,到底憑什麼敢搶我們的東西?”

下一刻,他忽又目光一凝。

隻見門口匆匆跑進來一個小吏,在看到兩人後,忙放緩腳步,上前躬身行禮。

“不用了,你這麼急著進來,又出什麼事?”

蘇立衝小吏擺擺手,徑直問道。

“大人,確實有急事,咱們衙門外來了一群人,說是京城來的欽差……”

不等他說完,楚嬴豁一下站起來,神情又是期待又是激動,叫道:“太好了,終於還來了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