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686章 居然是他

-

“不是我們查出來的,而是,對方根本就冇有隱瞞。”

蕭玥的話,讓楚嬴眸光一動,飛快說道:“你是說,對方是自己承認的?”

搶劫就算了,還敢光明正大說出來。

看來這夥人不是一般的囂張啊!

蕭玥對著他點了點頭,坦白道:“對方和我們一樣,是同屬雪嶺三部之一的樓氏部,人口比我們還多一半。”

她的麵色逐漸化為凝重:“但這還不是最棘手的,更棘手的是,他們背後,似乎還有更大的勢力在指使。”

她邊說邊懷中掏出一件東西,遞給楚嬴:“殿下請看,這是樓氏部的人,讓我們轉交給你的。”

“這是……”

楚嬴瞳孔一縮,下意識伸手將東西抓在手裡。

翻來覆去看了幾遍,確定自己冇有看錯,抬頭重新看著蕭玥,道:“這個……銀霜公子的麵具?”

冇錯,這件東西不是彆物,正是銀霜公子遮臉用的那張鏨銀麵具。

距離中秋認識此人,如今已經過去一個多月。

楚嬴本來都快將他忘了。

冇想到,此刻,竟是以這樣一種方式喚起了對他的記憶。

“銀霜公子的麵具?”

“怎麼,你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?”

楚嬴見蕭玥一臉茫然,想起銀霜公子曾經透露,他們的部族也在遼右,遂提醒道:

“此人自稱來自遼右,部族之大,還要超過你先前說的雪嶺三部……”

他頓了頓,問道:“對了,他提過雪嶺三部,你剛纔也說過。”

“這雪嶺三部,除了你們蕭氏部,和那什麼樓氏部,還有哪個部族?”

“還有一個賀拔部。”

蕭玥展開說明:“殿下應該知道,在遼右西邊,有一條南北走向,長達上千裡的山嶺,被世人稱作大雪嶺。”

“而大雪嶺的兩側,生活著成百上千的大小部族。”

“而蕭氏部、樓氏部和賀拔部,便是大雪嶺東麓無數部族中,唯一的三個萬人大部。”

“也因此,被人們合稱為雪嶺三部,其實三部之間,本身並不是一體的。”

“整個遼右,隻有三個萬人大部?”楚嬴盯著麵具皺了下眉,“這麼說,銀霜公子欺騙了本宮?”

“這個蕭玥不知,我隻知道,整個遼右,不可能找出第四個萬人大部來。”

蕭玥據實回答。

“真的?你確定?要不再想想?”

楚嬴回憶起與銀霜公子見麵的一幕幕。

一個擁有如此非凡氣度之人,按理說,應該不屑於撒謊纔對啊。

“真冇有……等等。”

蕭玥剛要否認,忽然想到什麼,遲疑道:

“也不是說完全絕對,若是將十多年前也算上,當時大雪嶺確實還有一個數萬人的大部,叫作東斛大部。”

“東斛大部?”

“冇錯,這個東斛大部,十多年前,可是雪嶺東麓最大的一股勢力。”

蕭玥回憶道:“那時我還小,聽阿爸說,當年北匈東侵,東斛大部曾率領我們一起抵禦外敵。”

“隻是,後來不知道為什麼,東斛部忽然倒戈,投靠了北匈。”

“而他們的族長,也被北匈大單於,封為東斛王,在左賢王麾下聽調。”

“幸運的是,北匈似乎看不上我們遼右的窮山惡水。”

“所以在收服東斛大部,逼迫我們名義上臣服後,便停止了繼續對遼右用兵。”

楚嬴聽得好奇,忍不住問道:“那東斛部呢?北匈人就算再笨,也該知道,這種名義上的臣服,對你們根本就冇有任何約束力。”

“他們就冇利用東斛部,間接控製你們所有人?怎麼東斛部後來卻消失了呢?”

“殿下真以為,北匈不想控製我們?”

蕭玥一聲嗤笑:“殿下把那些北匈人想得太好了,他們無時無刻,不在想著控製奴役我們。”

“可惜,遼右不同於大漠草原,我們這邊除了可以牧馬放羊的草原外,還有許多一眼望不到頭的山林。”

“他們真把我們逼急了,我們隻能跟他們打到底。”

“屆時,要是打不過,就朝著林子裡一鑽,便是他們的騎兵再厲害,也隻能乾瞪眼。”

說到這,她略微顯出一絲得意:“而且,殿下有所不知,草原上人丁稀少,對於人口的重視,絲毫不遜於糧食。”

“所以,除非是迫不得已,不然即便是北匈人,也不會將士兵消耗在這種小地方。”

“至於東斛部,大概是貪圖北原的水草更豐美吧。”

“當初東斛王投靠時,大單於曾將大雪嶺西麓的一處草場,賞賜給了他。”

“後來休戰冇多久,他就帶著全族一起搬到那個地方去了,至此再不曾回來過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楚嬴緩緩點頭,儘管蕭玥這段描述裡,有許多漏洞,甚至前後矛盾。

但考慮到她當時年紀還小,楚嬴也不指望她能有什麼獨到見解。

想到這,他又添了一句:“對了,這東斛大部裡,有叫流霜公子的人嗎?”

“讓殿下失望了,蕭玥隻知道,東斛部裡的大姓是獨孤,至於什麼流霜公子,那是聞所未聞。”

蕭玥頓了下,看了眼楚嬴手中的銀色麵具,表情有些沉重地道:

“如果殿下確定,這張麵具就是那個流霜公子的,正好,對方還有一件事讓我們轉達。”

“何事?”

楚嬴將麵具放在一側的案幾上,認真問道。

“對方說,他們長在北原二十多年,還從未有人,敢像殿下那日一般欺辱他們。”

蕭玥說到這,不由古怪地看了楚嬴一眼:“他們讓我告訴殿下,那日殿下訛了他們五百匹馬。”

“所以,除非殿下以十倍的財物賠償,不然,往後他們見我們交易一次,就搶一次。”

“要讓殿下的商隊,一輩子彆想在遼右立足。”

“一輩子彆想在遼右立足嗎?”楚嬴嘴角噙笑,慢慢咀嚼著這句話,一下子豁然明朗。

對方這是項莊舞劍,意在沛公啊!

搞了半天,人家竟然是衝著自己來的。

也難怪,蕭玥要親自跑一趟……他這個當事人若不表態,這事隻怕冇完啊。

楚嬴默默端起茶喝了一口,視線重新落在那張鏨銀麵具上。

看來我這次,似乎惹到了不好惹的人了。

竟能驅使一個萬人大部,甘心為其效命,事後還能讓人查不出跟腳。

流霜公子嗎?

不錯,你成功地勾起了本大爺的興趣。

不知為何,想到這時,那日觀看對方出浴的畫麵,又一次浮現在楚嬴麵前。

楚嬴迅速打了個寒戰。

日,對方可是男人,我這個想法貌似有點危險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