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680章 埋下種子

-

楚嬴一聲雷來,引動九天雷霆,徹底震撼了所有人。

也將雷電法王的威武英姿,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,深深烙印一群年幼學生的心目中。

“哇啊,原來殿下竟是雷電法王,簡直帥呆了,有木有?”

“剛纔那道閃電好嚇人啊,不知道我們在這,能不能學到殿下引雷的本事。”

“是哦,要是能學到這個,我一定拚命學習……”

誰也冇有想到,率先打破沉默的,竟會是一群年幼的孩童。

在孩子們一顆天真爛漫的心中,能引動雷霆的楚嬴,無疑就是這裡最靚的崽。

也是他們此刻最為崇拜的超級大英雄。

他們嘰嘰喳喳,興奮地討論著。

都希望能通過學習,將來也能像楚嬴一樣,帥氣地招來雷霆,讓所有人都刮目相看。

其中,又以站在學生隊伍中的王小蠻、李鄉、以及晁和三人最為激動。

尤其是王小蠻,逢人就拉住對方,然後抬手指著高台之上,一臉驕傲地宣稱:

“看到那個雷電法王冇有,帥吧,我師父!”

一開始,被拉住的同學大多都會半信半疑。

但,隨著王小蠻自報家門,以及亮出楚嬴送的禮物,在事實麵前,眾人終於選擇相信。

隨後,年齡最小的學生隊伍後麵,便出現了奇怪一幕。

一個個已是總角之年,比小豆丁大出好幾歲的學童,爭先恐後拜倒在她麵前。

一個個口稱大姐,頗有種菜鳥遇到大佬,巴巴上前求帶的討好味道。

不到一會,小豆丁身邊便聚集了一大幫‘狗腿子’。

對於這些投靠自己的‘小弟’,身為大姐大的小豆丁,自然不會弱了氣勢。

對每個人都許下美好的承諾:“放心吧,我王小蠻年紀雖小,卻最講義氣。”

“今後有我小蠻大姐罩著你,保你無人欺負,學業有成,將來順利畢業。”

小豆丁何等聰明,拉攏這些幫手的同時,自然也不會忘了利用大姐大的身份,為自己謀福利。

“不過呢,光我一個人講義氣也不行,得你們大家也講義氣纔可以,你們說是吧?”

立刻就有不明覺厲的學童出聲詢問:“小蠻大姐,我們要怎樣做纔算講義氣?”

“很簡單,為我們大家做貢獻,比如多帶點好吃的,好喝的,好玩的,統統交給我,由我統一保管……”

聽到王小蠻這麼說,立刻就有人表示,明天一定要帶些蔥油烙餅過來。

小豆丁嘴角流出一絲晶瑩,對那小孩不吝讚道:“不錯,你就很講義氣。”

有同學不服,當場叫嚷道:“蔥油餅算什麼,我要帶大雞腿來。”

小豆丁眼睛一亮,口水幾乎快要包不住,接連吸溜幾下讚揚道:“很好,你的義氣更令我感動。”

又有家境富裕的女孩子表示要帶桂花糕。

小豆丁雙目爆閃,口若懸河地宣佈:“太好啦,你就是最甜的……咳咳,最講義氣第一人!”

當然,像小豆丁這樣趁機拉幫結派的終究是少數。

大多數孩子,都在一臉憧憬地討論著,如何可以擁有楚嬴這樣的本事。

就連楚嬴自己也冇想到,用風箏引雷,竟誤打誤撞激發了孩子們的學習興趣。

眾所周知,一個人能走多遠,很多時候,都來自他小時候立下的誌向。

這種小時候自發產生的興趣愛好,可以說每一種都難能可貴,對未來會有巨大的影響。

楚嬴不知道這些學生將來能走多遠。

但,趁著他們產生興趣,他決定再推他們一把。

想到這,楚嬴暫且放下找顏無忌他們兌現賭約的念頭,邁步走到高台最前方。

“咳咳,大家安靜,本宮有話要說。”

楚嬴清了清嗓子,雙手抬高緩緩下壓,待場中徹底安靜,這纔不疾不徐地開口道:

“首先,你們是不是覺得,本宮能引動雷霆十分帥氣?”

“是的啊,真的好神奇,好帥氣!”

小孩子不會隱瞞,一個個滿眼星星地稱讚道。

楚嬴要的就是這種反應,趁機將話題一轉:“那你們知不知道,這其實不算什麼。”

“在這個世界上,還有遠比引動雷霆更帥氣的東西。”

“還有比引動雷霆更帥氣的東西?!那是什麼?請殿下快快講來。”

六百多名學生,一下又被勾起興趣。

楚嬴微笑,朗聲問道:

“你們見過比房屋還大的鋼鐵大船,載著足夠上萬人吃上一年的糧食,在海中行駛嗎?”

孩子們搖搖頭。

“你們見過十餘丈長,可以載著上百人翱翔天際,日行萬裡的鋼鐵大鳥嗎?”

孩子們再次搖搖頭,但有人眼中已經出現憧憬。

“你們見過巴掌大小的盒子,卻可以和萬裡之外的人,麵對麵聊天嗎?”

孩子們又一次搖搖頭。

他們已經發現,楚嬴說的每一樣東西,都在挑戰他們想象力的極限。

其中許多人對此充滿質疑,但還是有一部分孩子心生嚮往。

殿下說的這些東西,真的存在嗎?

如果有,又該怎樣才能讓它們出現呢?

小小的心靈中,一顆探索的種子已不知不覺埋下。

楚嬴正說著,一個嘲諷的笑聲忽然傳來,隻聽顏無忌自以為是地戳穿道:

“大家彆被殿下給忽悠了,鋼鐵何等沉重,用這個做船,隻怕還冇出航船就沉水裡了。”

“至於鋼鐵做的大鳥,更是無稽之談,估計隻有傻瓜纔會相信它能飛起來。”

“更離譜的,是那個萬裡外麵對麵聊天的盒子。”

顏無忌臉上滿是嘲諷:“殿下該不會是被剛纔那道雷給嚇到了?”

“要不然,怎麼會將神話傳說中的千裡眼和順風耳,也當作現實講出來?”

這話讓許多孩子身體一震,紛紛抬頭望著楚嬴,眼神透著三分困惑二分掙紮和一分失落。

因為這場神蹟,他們很想相信楚嬴。

但現實中顏無忌的話,又讓他們忍不住去懷疑。

如此在相信和懷疑之間來回徘徊,最終讓他們陷入了認知迷茫的境地。

這種分裂的想法很折磨人,對小孩子的心神,多少都會造成一些不良的影響。

楚嬴眼底閃過一道寒意,麵無表情地望著顏無忌,緩緩道:“你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什麼?”顏無忌不以為然。

“無知……其實是一種罪。”

楚嬴不帶一點感情的聲音,聽上去更像是既定的審判。

“那又如何?”顏無忌仍肆無忌憚。

“既然有罪,本宮就有權對你施以懲戒,來人,給我將顏無忌拿下!”

楚嬴的聲音陡然嚴厲,對付這個討厭的傢夥,還得用這招最好使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