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676章 如期而至

-

在知識被壟斷的古代王朝,想要成為一個才華出眾的人,對於普通人來說,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。

但凡寒門出了貴子,人們往往都會用魚躍龍門來形容。

本著物以稀為貴的原則,久而久之,上到王公貴族,下到販夫走卒,都形成了一個共識:

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。

為什麼讀書人會這般備受推崇?

皆因大楚有規定,除開皇帝破格錄取,隻有讀書人纔可以做官。

而做官,在普通百姓看來,便意味著可以‘為所欲為’、‘大富大貴’。

這幾乎也是天下讀書人共同的追求。

為此,他們可以張良拾履、程門立雪……想儘一切辦法拜入名師或頂尖學府門下,以提升自己的學識。

可現在,若是有人告訴他們:

“你們進入這個學院學習,非但不能當官,反而很可能會給彆人做一輩子長工。”

試想一下,這對那些望子成龍的家長,以及渴望出人頭地的學子本身來說。

有幾個可以真正接受?

隻怕大部分都會拒絕……這個學,不上也罷。

而倘若這些被告知的對象,還是一群本就不被重視的女孩子,其阻力更加可以想象。

事實上就是這種情況。

在這些女孩子的家長看來,女子無才便是德。

富人家的女子,就該養在深閨,學習一些女紅針線的手藝,識字倒是其次。

然後等到及笄之年,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嫁了了事。

而冇有這種條件的窮人家女子,則需要早早就替家中乾活,幫襯整個家庭。

譬如替彆人漿洗衣物,割草照料牲口,又或操持家務……隻有這樣,將來才能勉強為自己掙一份嫁妝。

至於讀書?

又不能做官,又不能當飯吃,這不是耽誤孩子的前程嗎?

一開始,哪怕蘇立派出吏員四處‘搜刮’,家中允許前來讀書的女孩,一共也才二三十個。

麵對這種情況,楚嬴怒了。

這些鼠目寸光的家長,也知道什麼叫前程?

身為一個重視教育的領主,他堅決不允許自己的封地裡,有六年義務教育的漏網之魚。

經過和蘇立的一番商議,楚嬴打算采用強製手段。

每個適齡學童的家庭,必須將孩子送到順州書院,接受全新的六年義務教育。

膽敢違背者,田稅加倍。

實在家中困難,需要子女幫襯的,可以免除稅負,甚至給予一定的補貼。

如此雙管齊下,到了今天開學,才勉強湊夠兩百多名女學生。

儘管如此,不少家長仍舊對這個強製入學的政策頗有怨言。

私底下冇少非議,說大皇子殿下胡作非為,乃至嘩眾取寵。

千百年來,就冇見過將女孩子集中起來教育的先例。

而且就算教育出來,不能參加朝廷的選才考試,又能有什麼用呢?

最後隻怕也是一場鬨劇收場,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對於這些流言蜚語,楚嬴統統當作耳旁風。

這些家長不知,但他卻很清楚。

目前擴建的白石灘工業區,每天都會有無數技術崗位的空缺湧出來。

可尷尬的是,這些空缺對應的專業人士,卻少的可憐,有的崗位甚至一個人也冇有。

這極大地拖慢了各種產品的研發和生產進度。

如今的白石灘工業區,不愁銷路,卻缺大量的產業技工。

這個新生的‘工業帝國’,就像一個迅速成長的嬰兒,嗷嗷待哺,急需大量人才進行填充。

而培育人才的希望,就落在第一期這些學員的身上。

尤其是學齡一年的速成班,這些孩子不僅年紀偏大,且或多或少都有一定識字基礎。

楚嬴打算每年招收一批,將他們簡單培養,暫行頂替一部分重要崗位。

等六年之後,第一批義務教育的學生成長起來,就可以源源不斷為工業區輸送人才。

當然,這些人不可能全都送去當產業工人。

其中最有天賦的一部人,楚嬴會對他們進行更高階的培養。

不惜各種資源,努力讓他們成長為接近工程師的水準。

到時候,有了這些‘高精尖’的人才相助,楚嬴的工業帝國纔算真正成型。

而這個體係究竟能爆發出多大的能量?

就連楚嬴也無法想象。

但他深信一個道理……一個工程師,能夠改變一域,一群工程師,就能改變世界。

屆時,當這些學生的家長,看到他們孩子的成就,並且人人都有不菲的報酬時。

楚嬴相信,今天那些誹謗者,終究會對他心懷感激。

“咳咳,今日天氣狀況不佳,本宮就長話短說。”

“孩子們,歡迎你們正式加入我們順州學院,職業技術教育分部。”

“現在,你們年紀還小,不懂得進入這裡學習的意義。”

“但你們隻需記住一件事,那就是,我們是在開拓一項偉大的事業……”

高台上,楚嬴站在‘知識改變命運,教育鑄就輝煌’的巨大橫幅下,一派嚴肅地朗聲訓話。

不過,正當他講到偉大事業這裡,聲音卻突然戛然而止。

台下起了一陣騷動。

眾人正疑惑之時,卻見楚嬴抬高下巴,對著大門口的方向露出冇有笑意的笑:

“你們果然還是來了。”

“誰?”

台下眾人一驚,紛紛回頭朝著大門口看去。

隻見賈勞廉、顏無忌、四大學家家主,以及一大幫儒生不請而入。

和中秋那晚灰頭土臉敗走不同,此時的賈勞廉,一身高冠博帶,腰懸短劍,麵容肅穆。

行走之間,腰板挺得筆直,乍一看,還真有幾分上古儒家先賢的遺風。

除了他之外,在他身後的顏無忌等人,也是統一頭戴儒巾,身著儒袍。

不認識的,還以為他們是某個社團的。

這麼多人聯袂而來,就像電影裡的斧頭幫出巡,光是氣勢,就讓在場許多教習和學子變了臉色。

一行人從側麵走近高台,在距離楚嬴還有三丈時停住。

賈勞廉抬起頭,明明是仰視楚嬴,卻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,冷聲道:

“我們當然要來,要不然,又豈會知道殿下在這裡倒行逆施,妖言惑眾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