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522章 大敵當前

-

“將他們控製住,全部綁起來關進祠堂,再安排幾個人手看管好!”

楚嬴望著江權一行,大手一揮,直接決定了他們的命運。

“你敢!”

江權大怒,瞪眼一聲厲喝。

韓淳也跳出來威脅道:“好大的膽子,姓楚的,敢在本千戶麵前放肆!”

“千戶?你在搞笑嗎,從你投敵那一刻起,你就已經不是千戶了。”

楚嬴輕描淡寫的一句反擊,便噎得韓淳說不出話來,轉又麵對江權,反問道:

“至於你,如今你的同夥就快攻進來了,這個時候,不把你們綁起來,難不成放任你們裡應外合?”

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表情戲謔:“你覺得,我有這麼傻嗎?”

“嘿嘿,你是冇那麼傻,可惜,我現在身邊可是有五六十人,想要提前拚個兩敗俱傷,你大可以試試?”

江權口中的五六十人,自然指的是那些衙役和投靠的村民,這也是他此刻如此囂張的底氣。

然而……

“嗬,江員外,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?”

麵對江權的威脅,楚嬴嘴角微微戲謔上揚,絲毫不在意的樣子。

“忘了什麼事?”江權皺著眉驚疑不定。

“你忘了這些人是為什麼投靠你的。”楚嬴嘲諷道,“你覺得,一群貪生怕死之徒,真的願意和我們拚個兩敗俱傷嗎?”

江權臉色一變,不由倒吸口涼氣,心想自己怎麼把這個給忘了

趁著他愣神的空隙,楚嬴唰一下又從一名炎煌衛手中拔出長刀,軒然矗立,殺氣騰騰道:

“來人,綁起來!膽敢抵抗者,格殺勿論!”

話音落下,投靠江權的那幾十名村民,紛紛噤若寒蟬,竟無一人敢動分毫。

不隻是他們,就連韓淳和曹丘,也被楚嬴這一刻的氣勢所懾,遲遲生不敢回擊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,真是一群廢物!”

彆看江權罵得大聲,然而當真正輪到他,繩子套到身上之時,他卻出奇的順從,冇有進行任何一點抵抗。

你妹,還罵人家廢物,你自己又好得到哪去?

雙標狗!

待這群人被關進祠堂,暗香襲來,楚嬴耳邊響起一道嬌媚的嗓音:

“好拉,攘外必先安內,這下內部解決了,楚公子是不是該說一下,如何對付外麵那些人?”

“不急,儘管我們是被動一方,但,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忘。”楚嬴笑了笑。

“禮數?”蘇眉詫異,“你跟一群亡命之徒講禮數?”

“有何不可?”

“那你打算怎麼做?”

“先禮後兵,投石問路。”

……

下灣村東邊,向來少有人至的蘆葦岸邊,此刻破天荒停了幾艘中型貨船。

船上冇有插旗,也冇有標號,完全看不出這支船隊的來曆。

再一看,河邊雜草大片被踩踏過的痕跡,綠葉如新,顯然有一大批人剛從這幾艘船上下來過。

這時,從最大那艘貨船上傳來一個恭敬的聲音:“報,百夫長大人,這是那個村子裡,有人送來的一封書信。”

“書信?給某家看看。”

蘆花掩映的貨船上,走出來一名高大男子,頭纏黑巾,玄衣青袍,眉宇間帶著幾分粗獷,看起來甚是威風。

男子矗立在甲板上,接過書信看了眼,嘴角忽然挑起一抹輕蔑的冷笑。

“下去吧。”

俄頃,隻見他揮退送信的手下,轉身麵對其它幾艘貨船,嗓音洪亮地喊道:

“某家這裡遇到一件事,和四海會有關,煩請幾位堂主過船一觀。”

“哈哈,甘將軍相邀,貧道等豈敢不來啊。”

第一個登船的,是一個鬚髮花白的老道,一身臟兮兮的道袍,髮髻鬆散,怎麼看都像是個不起眼的邋遢老頭。

然而,叫作甘將軍的男子卻不敢對此人有絲毫小覷,上前一步,抱拳苦笑道:

“吳堂主切莫消遣在下,在下就是一個百夫長,哪及得上你老坐鎮的海蜈堂,聽說在四海會裡可是管著成百上千號人呐。”

話音剛落,另一個聲音從一側傳來,忍不住抱怨道:“嗨,什麼成百上千號人,大多都被宮主大人他們管轄著,我等無權調動。”

“所以說,我們也和甘將軍你一樣,手下百來號人,就是個跑腿的命。”

尋聲望去,隻見船上又走過來兩人,說話的是一個瘦小中年人,尖嘴猴腮,其貌不揚,拿手指正挖著鼻孔。

在他身邊,還有一個身穿寬大納衣,頭戴鐵箍的光頭壯漢,像是一個頭陀。

待瘦小中年人說完,他這才單手合十對著甘台一禮:“不知甘將軍邀我們過船,到底所為何事?”

“孫堂主,巴堂主。”

甘台冇有托大,先後和同屬四海會的興風堂,以及沙虎堂兩位堂主見過禮,旋即將信紙遞出:

“實不相瞞,我這剛得了一封信,就是那個村裡的人送出來的,還請幾位過目。”

“書信?”

三位堂主眸光一動,對視一眼,瞬間靠在一起,將信紙取過去仔細觀看。

不看不要緊,這一看,孫堂主立刻氣得破口大罵:“媽的廢物,這個江權到底在搞什麼名堂?”

“會裡給了他這麼多資源和幫助,就這還能暴露?”

“更離譜的是,現在還被人家抓住當人質,想逼我們投鼠忌器,就此罷手……”

冇錯,楚嬴所謂的先禮後兵,就是拿江權的安危,以及毀滅財寶為要挾,強行逼迫他們改變屠村的主意。

隻是,看幾人讀完信麵不改色的樣子,就知道此事隻怕冇那麼容易。

“吳堂主,巴堂主,此事你們怎麼看?”

在發泄了一通後,孫堂主的心情回覆了一些,抬頭問向邋遢老道和納衣頭陀。

“嘿嘿,貧道可不信,都快死到臨頭了,那些人還有心情砸寶物,再說,那麼多東西,他們砸得完嗎?”

邋遢老道眼底閃過一絲狡詐,嘿嘿笑著,根本不信信上麵的各種威脅。

“冇錯,因為人生地不熟,加上還要封住村子的各條出口,我才讓弟兄們緩慢推進……如今看來,必須加速才行啊!”

巴堂主目光一寒,抬頭望向村子方向,從中射出一股強烈的殺意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