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447章 集體針對

-

“堂上老婦不是人,九天玄女下凡塵。”

“生的兒女都是賊,偷得蟠桃獻母親。”

彷彿冇有看到關道成母子尷尬又陰沉的臉,楚嬴寫完之後,故意大聲又唸了一遍。

隨後,拎起對聯吹了吹墨跡,示意侍女將其呈到關老太君麵前,笑著問了一句:

“嗬嗬,區區拙作,貽笑大方,不知老太君可還喜歡?”

這副對聯,先後被唐伯虎和紀曉嵐使用過,會造成怎樣的結果,楚嬴心知肚明。

之所以這麼問,就是為了膈應對方。

你不是諷刺我白吃白喝不送禮嗎?

好,那我就送你一份大禮。

喜歡嗎?

關老太君自然是不喜歡的。

盯著侍女手中的對聯,雙手死死抓住扶手,差點把肺都氣炸了。

如果不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她又實在找不出楚嬴的破綻,隻怕早就跳起來,將這副對聯撕成粉碎。

然而就這麼接下這份‘大禮’,她又實在咽不下這口氣。

於是,乾脆閉上嘴巴不說話。

氣氛陷入尷尬。

“老太君怎麼不說話?”

楚嬴露出一絲戲謔,繼續乘勝追擊:“你老若是不喜歡本宮這份禮物,沒關係,隻管吱聲,本宮還可以再寫一副。”

“不然的話,一旦有小人造謠,人家還真以為本宮堂堂皇子,隻會白吃白喝,那影響多惡劣啊,你老說是吧?”

“你……你說誰是小人?!”

關老太君被他這句話氣得咬牙切齒,下意識拍了下扶手。

“老太君,本宮說的是小人,又不是老人,你這麼激動乾嘛?”楚嬴一臉無辜和迷惑的樣子。

“我……”

關老太君這才發現自己失態,尷尬地張了張嘴,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楚嬴心中冷笑,表麵卻一副釋然的樣子,點頭笑道:

“看來誤會是解開了,對了,老太君,你還冇說喜不喜歡這副對聯呢?”

“老身,老身……”

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眼看關老太君再次卡殼,一個聲音忽然替她解了圍:

“大皇子殿下何須多問,老太君喜不喜歡這副對聯,難道不是明擺的事嗎?”

“嗯?”

楚嬴抬起眼皮,撇頭看去,正好看到四大學家那桌人裡,站出來一個英俊的年輕公子。

“這不是京城燕都才子之一的袁兄嗎?怎麼,不知袁兄有何高見啊?”

“高見談不上,隻是以在下一點淺薄學問,想要點評一下殿下這副對聯。”

經曆了昨日拒絕楚嬴一事,袁敏行此刻再麵對楚嬴,似乎比先前更多了幾分自信,拱手道:

“請恕在下直言,殿下這副何聯,前後轉折固然巧妙,甚至令人拍手叫絕。”

“然而,單論文才,實在粗俗淺白,難登大雅之堂,若用於送禮賀壽,隻怕就更加不合時宜。”

袁敏行這番話說得十分奇妙。

既迴避了楚嬴對聯中的諷刺之意,照顧了關家母子的臉麵,又精準打擊了楚嬴這個對手。

這還冇完,袁敏行似乎打定主意要給楚嬴一個難堪,又拱手向周圍的賓客請教道:

“敢問在場的諸位,在下的點評,可有什麼不妥之處?”

借勢?

楚嬴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目的。

不愧是燕都四大才子,竟然還會藉助輿論攻勢,將自己的點評坐實。

平心而論,若是換一個地方,這些人顧忌楚嬴的身份,還未必有人敢聲援他。

然而,今日這裡是關老太君的壽宴,不怕楚嬴,想要拍關道成馬屁的大有人在。

尤其,還是四大學家帶頭支援袁敏行的情況下,這些人就更加無所顧忌。

首先就是袁敏行之父,袁家家主袁同,一本正經地捋著鬍鬚表示讚同:“不錯,犬子雖然狂妄了些,但勝在實事求是。”

“依老夫之見,大皇子殿下這副對聯,確實缺少文采,貿然作為賀禮,確有一些不妥之處。”

又有周家家主周川點頭道:“袁世侄不愧是年輕一輩翹楚,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,仗義執言,此聯隻堪遊戲玩笑,哪有什麼文采可言?”

其餘人也紛紛附和。

“袁公子,袁家主和周家主說得冇錯,殿下這份賀禮確實缺乏誠意。”

“冇有文采的東西,硬要主人收下,這不是強人所難嗎?”

“聽聞前日殿下在天香閣,曾作一牡丹詩技驚四座,人皆稱為急才,如今看來,隻怕多有不實啊……!”

冇錯,和楚嬴想的一樣。

袁敏行一個人的觀點,或許冇什麼說服力。

但將這麼多人發動起來,眾口鑠金,那產生的效果就不一樣了。

至少眾人這樣一番輪番否定,本來一些中立的,又或覺得楚嬴對聯還不錯的人。

在聽了他們的品評之後,也開始對楚嬴這對聯的質量產生了懷疑。

其實,不管是這些人,還是楚嬴,都冇有完全洞悉到袁敏行的目的。

袁敏行敢於冒著得罪一國皇子的風險,站出來否定楚嬴的作品,絕不隻是幫老太君解圍這麼簡單。

在無人注意的時候,他已經和顏無忌,以及四大學家的家主,互相交換了好些個眼色。

很少有人知道,作為聞名一方的儒門勢力,四大學家和顏家的關係,遠比一般的學派交流還要親密。

這一點,從四大學家的嫡係後輩擁戴顏無忌,就可以窺見一斑。

作為顏無忌目前最討厭的人,楚嬴無疑站在了四大學家的對立麵。

所以,袁敏行站出來針對他,是勢在必行,或者說,是順手為之。

因為按照他們之前的計劃,本就要趁著今日老太君的壽宴,讓顏無忌送上一篇賀詞,幫他彰顯文才,一舉揚名。

同時,也洗刷掉前日天香閣輸給楚嬴一籌的恥辱。

如今,楚嬴自取其辱,非要送上一副對聯作為賀禮,這對顏無忌和四大學家來說,正是意外之喜。

正好藉著這個機會,將他踩下去,藉機讓顏無忌一飛沖天。

心中早有定計的袁敏行,一看越來越多人支援自己的觀點,趁機向關老太君道:

“老太君,不知晚輩所說,可還契合你老的心思?”

關老太君有了台階,臉色緩和一些,點頭道:“袁公子說的不錯,把老身的心裡話都說出來了。”

頓了頓,趁機對楚嬴道:“請殿下恕罪,雖然這對聯是殿下一番心意,但大家都這麼說了……老身若再收下,豈不淪為笑柄,請恕老身拒絕殿下這份大禮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