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422章 湖心風起

-

“對對對,往左邊一點,嘶……舒服!”

臨近傍晚,日頭一點點西斜,幾縷夕陽的斜照鑽進涼亭,灑落在年輕的大皇子身上。

楚嬴一隻手扒住桌子保持平衡,將身體後仰,目光在亭子頂端四處遊弋。

另一隻手,則指揮著身後的郝富貴為他按摩肩頸,不時發出一兩聲舒爽的**。

不得不說,這胖子太監手指雖然粗胖了些,不過這按揉的手法倒是十分巧妙。

穴位,節奏,力道的拿捏,完全可以媲美專業水準。

搞得楚嬴明明頸椎冇有問題,此刻一頓按揉下來,反而懷疑自己可能真出問題了。

想到這,他實在忍不好奇問了一句:“不錯啊富貴,難不成你們禦膳房,當初還教人按摩?”

“嗬嗬,殿下說笑了,那地方怎麼會教這種東西?”

郝富貴撇嘴一聲輕笑,又搖了搖頭,似對之前的棲身之地十分不屑。

“那你這按壓手法……怎麼找位置這麼準?”

“奴婢冇當廚子前,可是專門分解豬牛羊的庖丁……不瞞殿下,這人啊,其實和豬牛羊差不多,尤其這頸椎關節……”

本來楚嬴一通馬殺雞做得挺舒服,結果聽他這麼一說,脖子後麵頓時一陣涼颼颼發冷。

“好了好了,差不多了,暫時就這樣吧。”

楚嬴擺手製止郝富貴,扭動幾下脖子和肩膀,嘴裡時不時噝噝吸著涼氣。

一直到他重新坐直身體,關道成這才露出一縷關切,打破許久的沉默:“殿下好些了嗎?”

“好多了。”

“那是不是說……這下可以點頭了?”

還在這等著呢?這老狐狸可真有耐心……楚嬴端起酒杯,故意露出拘謹的笑:

“關總督還不明白嗎?這和點不點頭沒關係,所謂無功不受祿,幾萬兩的彆院,太貴重了……本宮怎麼好意思白要?”

“嗬,殿下隻是什麼話?你此番前來,是接受下官的邀請,下官自然要有所表示。”

關道成說完,一旁的蔣弼忙捧起酒壺給楚嬴添酒,一邊討好地笑道:

“這隻是大人的一點心意,還望殿下不要推辭。”

他接著笑嗬嗬解釋道:“其實,殿下也算不上白要,畢竟,順州的地盤著實比較重要。”

“不僅連接塞外險地,關係也是錯綜複雜,之前,大人就一直為了此地的治理煞費苦心。”

“今後還請殿下能夠通力合作,一起將咱們大楚的北疆經營得更加牢固,如此,也不失為一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啊!”

“這話說得好,關總督禦下有方,咱們必須乾上一杯,請!”

楚嬴滿臉讚賞地抓住杯子,邀關道成一起舉杯。

“哈哈哈,殿下請!”

關道成將酒豪氣飲儘,藉機又給了蔣弼一個眼色,後者繼續為楚嬴添酒,同時嗬嗬笑道:

“嗬嗬,這麼說,殿下是同意了?”

“同意什麼?”

“自然是收下大人送的彆院啊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

楚嬴的拒絕讓關道成主仆臉色俱是一僵,冇等他們詢問,隻見楚嬴繼續義正言辭道:“蔣長史都說了,經營好北疆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。”

“既如此,本宮身為大楚皇子,自是責無旁貸,又豈能因此而收受賄賂?”

蔣弼皺了皺眉,擠出一絲笑容:“不是賄賂,殿下明鑒,這隻是大人的一點心意。”

“嗬嗬,蔣長史這麼在意,莫非是擔心本宮拒絕了這個,就不再和關總督合作?”

楚嬴夾了一筷子菜放進嘴裡,笑著擺了擺手:“放心,關總督的心願,也即是本宮的願望。”

他放下筷子,忽然對關道成拱手道:“此番本宮回去之後,定會全心全意經營順州,請關總督直管放心。”

“當然,本宮也會記住今天的談話,萬一順州真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難題,屆時,本宮向關總督開口,還請一定要多多協助。”

這一番話,連消帶打,直接將兩人之間的‘合作’說成了‘協助’。

等於是在告訴關道成,順州是我楚嬴的地盤,我自己會經營,不勞外人插手。

你想合作?

冇問題。

真出了事,實在摟不住,我會例行程式找你這個上級‘合作’一下,共同解決困難。

除此之外,你就彆想太多了。

這話一出,湖心亭裡陷入短暫的沉默。

關道成慢慢將嘴裡的食物咀嚼完,又喝了半杯酒潤了潤喉嚨,這才抬眼看著楚嬴。

他的目光看似平靜,實則無時無刻不流露出一絲戲謔,給人一種肆無忌憚的味道。

良久,他略寬的嘴唇勾起一抹意味悠長的笑:“殿下應該知道,下官要的合作,不是這個合作?”

終於不裝了嗎?……楚嬴心裡譏笑,表麵卻故作不知:“那是什麼合作?”

“殿下這不是明知故問嗎?”

“不問問,本宮怎麼知道關總督的胃口有多大?”

“嗬嗬,殿下放心,下官的胃口冇你想的那麼可怕。”

關道成又夾了一筷子菜,邊吃邊說:“一般來說,有下官一口吃的,就一定不會讓殿下餓著。”

楚嬴聳了聳肩:“那可難說,你吃肉,本宮喝湯,那也餓不著,可關鍵是,湯裡冇營養啊。”

“營養?”

關道成愣了下,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詞,不過轉念便猜到了意思,不禁對著楚嬴搖頭譏笑道:

“原來燕都城北,三萬兩修建的彆院,在殿下眼裡,竟隻值一些湯水……如此看來,殿下的胃口纔是真的不小啊!”

楚嬴也嗤道:“關總督這話本宮就不愛聽了,本宮胃口再大,那也是吃自家一畝三分地裡的食。”

“不像有的人,自己的碗裡明明肉都堆成山了,偏偏卻還惦記著彆人鍋裡的那點油水。”

“不惦記不行啊!殿下知道我總督府上下一共多少人?朝裡朝外需要維繫的又有多少人?”

既然話已經挑明,關道成也懶得再裝,直接攤牌:“每天一睜眼,成千上萬的人等著下官伺候。”

“這碗裡的肉看著是多,可真正能落在下官嘴裡的,也冇幾口了……所以,還請殿下看在這麼多人討生活的份上,能多多勻出一點油水出來。”

“哦。”楚嬴嘴角戲謔愈發明顯,“如果本宮勻不出來呢?”

“常言道,先禮後兵,若是殿下執意不知抬舉,那就請恕下官得罪了!”

關道成臉一沉,放下筷子,恰是日暮夕陽,湖麵上忽然刮來一陣冷風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