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374章 仙人跳?

-

房門大開。

伴隨著美豔窯姐負氣而走,晁遜的身影衝了進來。

他一進門,飛快四下掃了幾眼,隨後靠近楚嬴跟前,戒備地問:“殿下,是否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冇啥,就是差點被偷走一個小目標。”

楚嬴正在穿戴腰帶,頭也不抬地應付了一句。

“一個……小目標?”晁遜疑惑地重複。

“嗯。”

楚嬴點點頭,忽然記起晁遜不懂這個梗,整了整衣袍,從床上下來,輕咳兩聲:

“咳咳,不說這個,崔肇那傢夥呢?死哪去了?”

晁遜張了張嘴,似有點難以啟齒,楚嬴見狀,忍不住輕笑一聲,道:

“怎麼著,你還想替他隱瞞?不用說本宮也知道,這裡是一處技院,對吧?”

晁遜尷尬地雙手抱拳:“不瞞殿下,此處正是叫作群芳院。”

“群芳院……還真會找地方,老崔這是耗子掉進米缸裡,天堂啊!”

楚嬴默了默,又問:“怎麼隻有你守在外麵,富貴呢?他總冇這個需要吧?”

“回殿下,郝公公也被崔統領拉走了,說是帶他也見見世麵。”晁遜回道。

“嗬,太監在這能見什麼世麵,就算見到了,還不是無計可施。”

楚嬴心裡明鏡一般敞亮:“依本宮看,他八成是拉富貴去結賬的。”

晁遜呃了一聲,不予置評。

“真是老司機,走到哪都不忘公款消費……他們人呢,帶本宮去看看。”

倒不是對崔肇有意見,忽然出現在這個陌生地方,楚嬴也想熟悉一下環境。

他說完甩了甩袖子,當先走了出去。

前腳剛邁出門檻,就聽到走廊兩邊便傳來陣陣竊竊私語。

“出來了出來了,就是他,剛纔吼得很大聲那個人。”

“嘖嘖,就是他將群芳院的頭牌之一,聽香姑娘給轟出來的嗎?真是稀罕啊!”

“可不是,要是我有他這豔福,鐵定和聽香姑娘抵死纏綿,哪會做出這暴殄天物之事!”

“嗬嗬,你倒想得美,也得人家聽香姑娘看得上你才行啊,看此人一表人才,該不會,也是來見那位蘇大家的吧?”

提到這位‘蘇大家’,圍觀人群的談興似乎更濃了。

一名年輕客人點點頭,讚同道:

“我覺得很有可能,畢竟,聽香姑娘已經是這裡僅有的幾名絕色,能穩壓她一頭的,也隻有那位蘇大家了。”

另一人搖頭嗤道:“哪有那麼容易,彆忘了,那位蘇大家可是外來者,群芳院根本使喚不動人家。”

“至於來這的客人,想見她一麵,就更困難了。”

“聽說,要想見到蘇大家,要麼是受到邀請,要麼必須達到一定地位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又有一資深客人遺憾長歎:“管他真的假的,這規矩都快趕上天下三姝的默韻大家了,反正不是你我能接觸的。”

這話等於給眾人潑了一盆冷水,剛纔還興致勃勃地討論,轉眼就化作冷清。

為了排遣心中的鬱悶,眾人不約而同歎了口氣,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到楚嬴身上。

“看什麼看,冇見過帥哥啊?”

楚嬴望著這些圍觀者,一點冇給好臉色,準備讓晁遜將他們全部驅散。

“諸位,我家公子請大家讓一讓……”

晁遜上前剛一開口,走廊一側的人群後麵,忽然傳來同樣趕人的聲音,隻是更為蠻橫:

“冇錯,都給我閃開,本少倒要看看,到底是何等俊才,竟敢欺辱本少最愛的聽香姑娘?”

這聲音一出現,那一側攔路的人群瞬間起了騷動。

一邊紛紛推攘避讓,一邊敬畏地朝身後看去。

“嘶,是周公子!”

“還有聽香,她也跟過來了。”

“聽說聽香最大的恩客,就是這位周公子,這事隻怕難以善了……”

從他們的表現中不難看出,這位周公子,不僅是群芳院的常客,好像來曆還挺不簡單。

一句話,這人很不好惹。

隻不過,楚嬴可不會在乎這些。

彆說他壓根不知道,燕都有什麼姓周的厲害人物,就算真有,還能大得過燕雲總督不成?

他連燕雲總督都不怕,還會怕一個為窯姐出頭的奇葩客人?

“老晁。”

楚嬴示意晁遜退回來,雙手背在身後,靜等這位周公子的到來。

幾秒鐘之後,人群經過一陣短暫的混亂,總算勉強閃開了一條通道。

一名三十上下的年輕男子,攜著聽香,外加兩名家仆模樣的男子走出來。

他似絲毫不在意公眾場合,身上隻披了一件敞開的白色絲袍,袒露出乾癟瘦弱的胸膛。

他的手中還拿著一隻酒壺,渾身酒氣,腳步虛浮,一看就是那種喜歡放浪形骸之人。

在見到楚嬴之後,這位周公子眯眼將他打量一陣,喝了口酒,這纔回頭慢悠悠問聽香:

“聽香,就是這小子將你轟出來的?”

“周爺明知故問,就是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一再羞辱人家。”

聽香將楚嬴看了一眼,聲音充滿怨氣:“人家在群芳院這些年,也fushi過不少恩客,還從冇遇到過這般粗魯無禮之輩。”

她假裝抹了幾下眼角,嚶嚶泣道:

“周爺,奴家不管,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將奴家轟出來,叫人家以後還怎麼見人?你一定要為奴家做主啊?”

“放心,你也算我半個女人,這個公道,我一定會為你討回。”

周公子將聽香好一頓安慰,再次看著楚嬴,冷哼道:

“哼,今日若非本少在此和一些朋友相會,哪輪得到這小子來占你便宜。”

他鬆開聽香,提起酒壺又喝一口,隨後大搖大擺走到楚嬴跟前,盛氣淩人道:

“小子,想來你也聽過本少和聽香的關係。”

“念你算是初犯,過去給聽香道個歉,再賠償她一筆銀子,本少就放你一馬,如何?”

這麼大個技院,難道還玩仙人跳?……楚嬴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聽香,平靜地道:“要是我不答應呢?”

“不答應?”

正仰頭喝酒的周公子,將酒壺放下,臉色也隨之沉下來,沉聲道:

“你最好打聽打聽本少的身份,彆敬酒不吃吃罰酒,你可知一旦惹怒了本少,會有什麼後果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