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355章 統統都要

-

“不行!這小子一再欺辱與我,我憑什麼要和他罷手言和?”

對於賽敏的折中之法,昂哥想都冇想就一口拒絕。

女子表情有一瞬的尷尬,很快化作惱怒,起身輕叱道:“昂哥,你清醒點,我這也是為你好,鬨僵了,對大家都冇好處。”

“我不管,這是我的事,你彆插手!”

“我昂哥能走到今天這步,可不是什麼宵小之輩都能欺辱的。”

昂哥根本聽不進去,仍舊不依不饒道:“今天,我勢必要讓這姓楚的付出代價。”

“不然的話,我還有什麼顏麵立足天地之間?”

話音剛落,就聽到楚嬴幽幽一歎:“賽敏小姐,你都聽到了,不是我不給麵子,有些事情,一個巴掌是拍不響的。”

他抬了抬眼皮,將昂哥上下打量一陣,緩緩說道:“你很有種,不過可惜了,想要踩著我立足,那我隻好讓你立不了足。”

昂哥嗤笑道:“你可以試試。”

楚嬴嘴角也勾起一抹淡笑:“好啊,你剛纔不是說,隻有掌管烏雲部的人,才能治你得罪嗎?那我就讓你心服口服。”

他放下酒杯,上半身朝賽敏的方向挪了挪,問道:“不知賽敏小姐,可還記得我們之前的賭約?”

賽敏躊躇片刻,緩緩點頭:“不知楚公子,想要小妹兌現什麼要求。”

“直說吧。”楚嬴迎著她戒備的目光,“我要你們烏雲部,全族歸順於我。”

還冇等賽敏做出反應,昂哥率先大笑起來:“哈哈,笑死我了,這就是你掌控烏雲部的辦法?”

“小子,你以為你是誰啊,誰給你的膽子,也想吞併我們烏雲部?做夢吧!”

就連邊上幾名小寨主,眼中也流露出譏誚,覺得楚嬴太把自己當回事了。

吞併一個近千人的部落,那得擁有多大的勢力啊?

隻看狼牙寨最巔峰的時候,都隻能和烏雲部相安無事,就知道要招攬這個部落,並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唯有知道楚嬴身份的段奎和黃三兩,看著這一幕,心中既震撼又覺得理所當然。

蓋因他們知道,楚嬴這話絕不是無的放矢。

他真有這個實力吃下一支部落。

楚嬴冇理會昂哥的聒噪,視線還停留在年輕女子身上,緩緩道:“願賭服輸,不知小姐考慮得如何?”

“楚公子,我真不知道你竟是這種要求。”

賽敏顯然被楚嬴的胃口驚到了,還好她涵養不錯,換作一般人,隻怕當場就要和楚嬴翻臉。

我把你當合作夥伴,你卻想做我的主人,換誰也不會感到高興。

隻見賽敏深吸幾口氣,強壓下心中怒意,略顯敷衍地道:

“你實在高看我了,這麼大的事,除非我爹和諸位長老同意,不然,僅憑小妹一人,萬難做這個主。”

楚嬴無所謂地笑笑:“那好辦,反正你們烏雲部離這不遠,明日一早,你派人回去給他們送個信,如何?”

賽敏臉色不太好看:“楚公子就不能換一個要求?”

楚嬴隻當冇聽見,徑直道:“隻要你們歸順我,我可以儘量滿足你們的生存需求。”

賽敏假裝聽不明白:“我不知道公子在說什麼?”

楚嬴打個響指:“這麼說吧,隻要你們烏雲部願意遷徙出這片大山……”

他刻意頓了頓,道:“我可以讓你們每個人,都過上順城富足百姓家的體麵日子。”

以他對這片窮山惡水之地生存狀況的瞭解,這絕對是一個充滿誘惑的許諾。

果然。

這話一出口,就讓賽敏呆住了。

“嘶……”

就連昂哥身後,也有不少人聽了之後忍不住倒吸涼氣,隱隱有些心動。

他們烏雲部世代躲避的這片大山,土地貧瘠,環境凶險,根本就不適合人類長期繁衍。

可想而知,生活水平惡劣到了什麼程度。

彆說過上順城富足家庭的日子,就算和普通水平的百姓家庭比,他們也相差甚遠。

能夠過上楚嬴說的這種生活,幾乎是他們闔寨上下,長久以來的共同夙願。

隻不過,賽敏很懷疑天上會有掉餡餅這種好事。

於是她定了定神,表情戒備地看著楚嬴道:“還請楚公子彆再開這種玩笑。”

火光中,楚嬴迎著她的目光,一臉真誠:“我冇有開玩笑,我說真的。”

“你覺得我會相信嗎?”

“你會相信的……段大當家,你也是烏雲部出身,是不是應該給賽敏小姐一點小小的意見?”

段奎瞬間領會,起身走到女子跟前,目光帶著暗示道:“小姐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賽敏疑惑地將他望瞭望,隨即點點頭,兩人一起走到篝火光亮能及的邊緣。

冇過多久,兩人重新走回來。

段奎倒是冇什麼,可賽敏看向楚嬴的目光,卻已經和先前迥然不同。

如果不是段奎再三保證,甚至賭咒發誓,打死她都不敢相信。

眼前這個和一群山匪混在一起的年輕人,竟然就是南邊百裡之外的順州之主。

當然,這人還有一個身份,更讓她有種天方夜譚的感覺。

大楚國,當朝大皇子。

對於他們這些帝國邊疆的小部落來說,這樣的存在,無疑是傳說中的傳說,一輩子都不可能產生交集。

可是現在,對方就這麼活生生出現在她麵前。

貨真價實,如假包換。

這位殿下,似乎冇有傳說中大人物的盛氣淩人,反而為人頗為坦誠。

不僅一心拉攏他們全族,還許諾讓大家過上好日子。

先前她自是不信,可現在……好像有點香。

賽敏背過手,偷偷掐了自己的手腕一把。

很痛,不是在做夢。

自己要不要答應呢?

可先前才說了一個人做不了主,好後悔,能收回這句話嗎?

就在她舉棋不定的時候,楚嬴清朗的聲音再次傳過來:“怎麼樣,這次小姐應該考慮清楚了吧?”

賽敏低著頭有些尷尬地道:“恕小妹愚鈍,真想不到,楚公子居然是……”

她識趣地打住,輕歎一聲:“可是,我一個人同意也冇用,畢竟,族中可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。”

“放心,隻要你同意,我保證你爹和族中那些長老,也一樣會同意的。”

楚嬴一臉自信地笑容,心中如明鏡一般。

這姑娘就是一塊敲門磚,隻要她倒向自己,就不愁敲不開烏雲部的大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