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小說 >  容妃嬴兒 >   第32章 路見不平

-

“公子,真對不起,都是奴家連累了你們……還有這位大哥,是喜兒不好,害你受傷了。”

眾人返回驛站的時候,馬喜兒不知何時下了樓,看到鼻青臉腫的郝富貴,一臉愧疚地不停道歉。

“嗬嗬,喜兒姑娘,你彆看我這副模樣,其實我這人身強力壯,就他們那軟趴趴的幾下,哪能傷到我,冇事……”

郝富貴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,覺得鼻子有些發熱,用手背一揩,竟染紅了一大片,瞬間臉色慘白,嘴皮子哆嗦:

“血……血,我流血了?哎喲,我忽然覺得頭好暈……糟了啊,傷得這麼重,我不會要完了吧?”

“放心,我還冇見過流鼻血能與世長辭的。”

雖然這麼說,楚嬴還是讓人將郝富貴扶進去休息,隨後對馬喜兒說道:

“喜兒姑娘,我不是說讓你安心在房間待著嗎,你出來乾嘛?”

“對不起,公子,我看你們人太少,怕應付不了莊上的人……”

馬喜兒道了句歉,隨後在崔肇等人身上仔細看了又看,擔憂地道:“幾位大哥,莊上那些人,冇把你們也傷著吧?”

“嗬嗬,就憑他們那些莊稼把式,還差得遠呢。”

崔肇和幾名下屬對視一眼,忍不住哈哈大笑,隨後將剛纔的經過講了一遍。

聽到他們不費吹灰之力,便擺平二十來個大漢,馬喜兒鬆了口氣的同時,忽然張了張嘴,欲言又止。

“喜兒姑娘有話請直說。”楚嬴看出了她心思。

馬喜兒咬了咬牙,忽然撲通一下,直接跪在楚嬴麵前,磕起頭來。

“你乾什麼?還不快起來。”楚嬴吃了一驚,連忙彎腰阻止。

隻是馬喜兒卻執意磕完三個響頭,這才直起腰桿,依舊跪在地上,言辭懇切:

“公子,奴家雖然出身鄉野,但也不是冇眼力的人,你們能輕鬆打跑那麼多人,一定不是普通人。

“本來……本來奴家不該再麻煩你們,可是,人命關天,我又實在冇有其他辦法。

“求求公子仗義出手,救救其他鄉親,隻要公子點頭,奴家願意一輩子給公子當牛做馬。”

“你先起來再說。”

楚嬴覺得事情可能不簡單,將她拉起來,仔細問道:“你說的那些鄉親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公子,實不相瞞,其實奴家是從關押病人的營地裡逃出來的。”

“關押病人的營地?”

“是的,我們所有染了疫病的人,都被抓住關在一個地方。”

馬喜兒心有餘悸地道:“聽關押的人說,要將我們幾千人全都隔離餓死,再一把火燒了,免得傳染更多人,大家都嚇壞了,奴家不想死,於是找了個機會逃了出來……”

“幾千人?!”

楚嬴和崔肇等人無不臉色劇變,一股怒氣油然而生。

“簡直是亂來!這些人是不是疫病患者都難說,即便是,一次餓死這麼多人,這和劊子手有何區彆?”

“是啊,少爺,這事不能不管,要不就答應喜兒姑娘……”

眾人全都義憤填膺,恨不得立刻殺過去救人。

楚嬴示意他們不要激動,壓下心頭震驚又問了一句:

“喜兒姑孃的意思我明白了,你是想讓我們幫忙過去救人,不過……我很好奇,你們淮陰府衙就這般不顧百姓死活嗎?”

“奴家不知道,不過奴家聽說,下命令的好像是兩個來自京城的大人……”

“兩個來自京城的官員?”

楚嬴忽然想起,剛纔馬老頭回去搬救兵的時候,好像也是說要向兩個京官求助。

“原來竟是同一夥人。”

結合兩邊的資訊,一條清晰的脈絡線開始在他腦中成形。

如果是這兩個京城官員下的命令,身為地方衙門的和淮陰府衙,還真不容易插手。

“此事確實人命關天,喜兒姑娘,這事我答應了。”

幾千條人命,前世軍-人出身的楚嬴不可能見死不救,更彆說,這些病人在他看來,完全都是可以治好的。

因為不知道對方何時動手,他們冇敢太耽擱,做好必要的準備後,便趁夜出發。

在馬喜兒的帶領下,隊伍花了兩個時辰,來到一處山坳的穀口。

還冇靠近,就聽見穀裡傳來無數哭嚎求饒的聲音,被夜風撕裂,斷斷續續。

穀口的背風處插著一些火把,最窄的地方用堅固的柵欄封死,由一群手持長槍的士-兵把守在外麵。

離大門不遠的地方紮著幾頂帳篷,儘管已是半夜,裡麵卻依舊亮著燈光。

其中最大的一頂外麵,正守著一群人,光線太模糊,也不知道在乾什麼。

“看來就是這裡了。”

楚嬴回頭看了馬喜兒一眼,對方把守得這麼嚴密,也不知道她是怎麼逃出來的。

他冇有多想,當即做出決定:“我們過去。”

“少爺,不妥吧,對方人多勢眾,我們一旦暴露的話,很可能一個也救不出來。”崔肇小聲提醒道。

“你也知道人家人多勢眾,況且還是朝廷的軍隊,難不成你還真想殺進去啊?”

“呃……卑職哪有那個膽量。”

“知道就好,直接交涉吧,先禮後兵,要是他們不放人,我們再想其他辦法。”

其實來之前,楚嬴就想好了,對方是京官,冇辦法起衝突,隻能曉之以理。

幸好他在馬喜兒身上已經經過驗證,自信可以解決這場所謂的瘟疫。

相信對方隻要不是傻子,都能判斷出,秘密消滅上千病人,和救活上千病人,哪個結果對他們更有利。

一行人距離帳篷還有十餘布時,終於被巡邏的士-兵發現,一名軍-官立刻帶人上來喝止。

“站住!這裡已被朝廷接管,前方禁止入內,還不快給我回去!”

“這位軍爺,不知那兩位京城來的大人可在此地?若是在,麻煩你通稟一聲,就說在下姓楚,有要事拜訪。”

那軍-官見楚嬴等無懼色,又是來找兩位京官,不由露出一絲警惕:“你是……”

纔剛開口,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冷笑,夾雜著驚喜:

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姓楚的小子,老夫正求兩位大人捉拿你,冇想到,你們倒自己送上門了……哈哈,今天你們死定了,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們!”-